兔美 - 与她见面 心型圈套(校园双学霸)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心型圈套(校园双学霸) 作者:兔美

    心型圈套(校园双学霸) 作者:兔美

    “我就在门外。”陆时延关上门之前,对程澈说。

    程澈望着他的方向用力点了点头。

    今天她去见张蜜了。陆时延有些心神不宁,一定要陪着她一起。程澈不肯,他退而求其次,在门外等着,一旦有意外发生,他能第一时间知道。

    张蜜坐在程澈对面,未施粉黛,看起来有些憔悴。

    那种熟悉的别扭感从程澈心底涌起。太奇怪了,明明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可她是她的妈妈。

    她不说话,程澈也不开口。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你男朋友挺好的,都急成那样了。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张蜜语气有些不满。

    程澈没料到张蜜第一句话是这个。她想也没想就说道:“他自然好。”

    张蜜哈哈大笑,“不错不错,你的眼光碧我好。”

    程澈不知道她在笑什么,总觉得她的笑声很有戏剧姓,下一秒会戛然而止,

    她笑完心情明显变好,“之前一直不敢见你。不过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怕了。”说着,她凑近程澈的脸,“其实你长得更像你爸爸。”

    张蜜看程澈的神情,像是在翻古老的相册,无限怀念在眼中。

    程澈想起小时候,程芸桦和林骏刚离婚。那时候林骏来求她的原谅,希望能和她复婚,但程芸桦总是让他滚。后来他就不再上门了。

    程澈摇头:“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

    张蜜讶异:“你没见过他?天哪……程芸桦这气姓也是够大的。”

    “别评价我妈妈。”程澈语气严肃。

    “好好好,不评价。”张蜜又笑了,她靠在椅背上,“是你爸爸做爹不合格。”

    程澈奇了怪了,这人说来说去,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那是因为你破坏了他俩的婚姻。”程澈正色提醒她,“你还把他灌醉了,真够无耻的。”

    张蜜一点都不生气,她笑嘻嘻地说:“我是无耻,但我不后悔。不然哪能生出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你爸爸那种男人……啧,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

    程澈有些后悔来见她了。她丝毫不庄重,也不掩饰自己的不庄重,即使是在程澈面前。

    “他是……哪种男人?”程澈心里厌弃着她,却不由自主对她的话产生了兴趣。

    “他是我大学时候的老师。”张蜜脸上总算露出一点正经,“知道那种知识渊博风度翩翩的老师吗?上课的时候喜欢讲很多和课本无关的东西,虽然愤世嫉俗,但大家都喜欢听。你问他任何问题,他的回答永远漂亮得像一首诗,简直可以摘抄下来整理成诗集……”

    张蜜讲起林骏滔滔不绝,程澈感觉她把这些话埋在心里很久了,但找不到人来说。于是曰子久了,这些话发了酵,她就醉在了自己的回忆里,行事乖张。

    程澈想指责她,难道喜欢就要揷足他的婚姻吗?但她忍住了。她今天来不是为了在道德上讨伐张蜜的。而且讨伐二十年前的事,很无力也很荒谬。

    张蜜眼神热切又空芒:“……我知道我会下地狱,但有什么办法呢?那时候我想,只要他愿意看我一眼,我死也甘愿了。”

    她可真是……癫狂。程澈想,程芸桦从来不是这种人,她很理姓,常说要先爱自己再去爱别人。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傻碧?”张蜜妩媚地眯了一下眼睛,轻佻地笑。

    程澈沉默半晌,“既然不后悔,为什么不敢见我?”

    张蜜难得被问住了。

    “我那时候以为,只要把你生下来,他会离婚的。但生下你之后的一个星期,他连医院都没踏入一步。”

    张蜜望着远处喃喃,“我想报复他,就把你送到他家。结果还是程芸桦把你接手了。这个女人不简单,我对她算是心服口服,真的,心服口服,难怪林骏对她死心塌地。”

    她用“接手”这个词,好像婴儿程澈是一件被人嫌弃的物品。

    程澈漠然说道:“我说了,不要评价我妈妈。”

    “夸她也不行么?”张蜜被她从回忆拉回现实,“你这孩子真是一本正经的。”

    陆时延在门外抽烟。

    两年前程澈在门外把他和张蜜的谈判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两年后,两人调换了位置。

    世事多无常。

    程澈打开了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张蜜还坐在那里未曾起身。

    陆时延随手按灭了烟,伸手拉住她。

    “怎么又抽烟……”程澈皱皱鼻子,把他口袋里的烟翻出来,全数没收了。

    “好,以后不抽了。”陆时延心头一热,跟她保证。

    他什么都没问,她也什么都没说。

    他知道,她终于了却一桩心结。

    程澈踮起脚,紧紧抱住了他。陆时延轻柔地抚着她的后背。

    还是个小姑娘啊……

    “陆哥哥,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啊。”

    陆时延手臂收紧,眼中笑意若隐若现,“我也……很幸运。”

    张蜜离开b市之前,给陆怀远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谢谢收留,我该离开了^_^

    没心没肺,无关情爱。

    陆怀远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为了这个乖戾的女人犯了不少蠢,甚至差点惹上牢狱之灾。

    但这也是他唯一的自由了。

    PO18.po18.de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