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谢明夷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爹他没有自理能力的。”顾长庚拎着自己的小包裹,站在门口看着前来接自己的叔侄二人,说道。

    顾霖一大清早目睹了自己这个苦命侄儿被赶出家门的一幕,心情有些复杂,叹息道:“你放心,我会安排好人照顾你爹的。”

    顾长庚微微松了口气,转身朝着紧闭的院门大喊,“爹,你真的不跟我走吗?或者我们都留下?”

    “不走,不留!”里面传来顾柏冷硬的声音。

    顾长庚懂他的意思,他不会跟自己走,而自己也不要留下。

    心里略有些惆怅,在固执这一块,真的没人比得上顾柏。

    这一世,十四载,顾长庚没有离开清河县的主要原因就是照顾顾柏,但他不能永远留在这里,他还要去找自己的道侣,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出去看一看也好,说实话,顾长庚对这个世界的状况不过一知半解,甚至不清楚当今皇帝是谁,只知国号为楚,北有游民,南有凶蛮,东有沙匪,西有海寇。

    当初开国帝王建国也不容易,后面连续出了几个能君,才让大楚渐渐稳定下来,如今四方虽仍有摩擦,但基本都是小打小闹。

    当今皇帝爱好墨笔丹青,登基之后,大肆提拔文官,再加上各地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武士失去了用武之地,大楚文风逐渐浓厚。

    不少目光长远的勋贵王侯,都选择与书香门第的清流世家联姻,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走上文士之路后能有人帮衬。

    靖远侯府就是这样,这些年迎娶过府的基本都是三品以上文官家的嫡女。顾长庚的大伯顾郴今年三十又八,十三岁定亲,成亲却是拖到了二十二岁,无他,只因女方年幼,足足比顾郴小了七岁,顾郴为了等她及笄,硬生生成了这个时代的大龄未婚男青年。

    但因为女方家世清贵,父亲更是当朝太傅,真正的天子之师。顾郴再不爽也只能忍着,甚至不敢在成亲之前纳妾收通房丫鬟。

    不过幸好,女方过门之后头一年就怀孕了,还一举得男,总算让顾郴他娘安了心,他爹也正式上书请封顾郴的世子之位,因为曾经救驾,上任帝皇特赐靖远侯府三代不降爵的荣光,顾郴是第二代。

    几年之后,老靖远侯因为年轻时征战在外,耗损了身子,一场风寒就去世了,顾郴也理所应当地成了新的靖远侯,接替了老爹的位置。而顾柏还留在顾家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后面又过了几年才知道自己老爹已经驾鹤西去的事实。

    顾郴的嫡长子名顾长泽,今年十六,长相能力都没的挑,唯有一点,让现任靖远侯夫人魏氏担忧不已。

    他的婚事。

    因为当年顾郴成亲晚,顾长泽出生的时候,他那一辈的孩子都五六岁了,娶妻比自己小五六岁正常,大一两岁也能接受,可大了超过三岁就不太好了。

    故,顾长泽十岁之后,他娘就操碎了心,不断地翻京城有名媒婆的小册子,开宴会找人打听,就希望找一个家室相当年纪相当的儿媳妇。

    最终,找是找到了,各方面都非常好,唯有一点,性别不对。

    不过性别不对也不是大问题,大楚礼法并非不许男妻的存在,历代皇后都有过男后,何况侯府呢。况且有男妻的人家,后院总是要平静一些,一是男妻无法生子,一般不会阻止丈夫纳妾,二来男子终究是男子,少与女子争风吃醋。

    找到的这人名谢明夷,比顾长泽小两岁,最重要的是家世好,母亲是忠亲王府的嫡女,父亲是江南谢家的嫡长子,任江南道监察御史,前不久因解决了地方私盐流通一案,圣上特下旨将其调来京都,现任御史台大夫,正三品大员。

    魏氏这就上了心,参加宴会时拐弯抹角的打听,其他几位夫人也是人精,看出魏氏的意思就不着痕迹地将情况透露给她。

    其中一位夫人是谢明夷母亲的手帕交,回去后就将这件事告诉了谢夫人。

    谢明夷是早产儿,自小身子弱,他母亲也担心他日后娶妻麻烦,听好友这般说道,顿时动了心思,心想自己儿子体弱多病,大夫也说此生恐难有子嗣,索性嫁与男子,抱养一个孩子记在名下,往后也能享受天伦之乐。

    这一来二去,两位当家主母都有意结亲,靖远侯和谢大人也阻止不了,就眼睁睁看着她们互相交换了两个孩子的庚帖,下了礼,定了亲。

    本来这门亲事魏氏满意得很,然而两年前,谢明夷十二岁的时候,谢家夫妇回江南祭祖,路上遇见了盗匪,双双毙命,仅留谢明夷一人,被忠亲王府接过来抚养。

    谢明夷身上的价值瞬间消失了一大半,再加上整个忠亲王府除了谢明夷外祖父——忠亲王本人之外,没什么人待见他,这也就造成了谢明夷府中尴尬的处境。

    忠亲王已经七十多了,也保不了谢明夷几年,可以说忠亲王一死,谢明夷就彻底孤苦无依了。

    这样的情况下,靖远侯府怎么可能还愿意娶谢明夷当自家世子的男妻呢?

    但悔婚也要有个章法,无缘无故的悔婚是要招人口舌的,传到圣上耳朵里也不好听,所以这次魏氏就想趁着老夫人六十大寿,邀请忠亲王府的人过来,商量一下将这件事彻底解决。

    *

    忠亲王府那边的人怎么想,尚且不知,只说顾长庚这边,坐着马车一路颠簸离开了清河县,看着马车外流动的景色逐渐陌生,顾长庚倒还真的生出几分不舍之情。

    “听你父亲唤你长庚,却不知是哪个庚字?”顾霖见小侄儿表情惆怅,想他应是第一次离家不习惯,对未知有些恐惧,便想与他聊聊。

    顾长庚挑了挑眉,答道:“戊己庚辛的庚。”

    听到这个答案,顾霖倒是有些诧异,不由坐直身体问道:“你对天干地支有了解?”长庚侄儿不是没读过书吗?

    “略懂一二。”

    “那你能与三叔说说吗?”顾霖有了几分兴趣。

    顾长庚双手靠在脑后,瞥了他一眼,说道:“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正准备侧耳倾听的顾霖,听到这个简短的答复,迟迟等不到下文,忍不住问道:“没了?”

    “你还想知道什么?”顾长庚懒散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之前的闷闷不乐。

    顾霖作为六元及第的状元,也有一般读书人的爱好,譬如,好为人师,“天干地支的来源,历法纪年的算法,以及对应的生辰八字,可知?”

    “不知。”顾长庚眨了眨眼,深觉这个三叔有毛病,自己又不是算命的,干嘛要学天干地支的计算?

    顾霖见他不知,意料之中却还是有些失望,他是一个真正爱好读书的人,游记杂书,话本野传,他都有涉猎,可惜家里的两个侄儿虽说有读书的天赋,却都只钻营科举考查的部分书籍,无关之书皆被认为无用之物,平时想带着他们读读其他书,增长些见闻,却总是被大哥大嫂阻止。

    好不容易又来了个侄儿,虽然这个年纪再读书有些迟了,但大器晚成的人也不是没有。

    振作起来,顾霖继续问道,“长庚侄儿,你可知你名字的意思?”

    顾长庚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知道啊,长庚,又被称为启明,天上的一颗星星。”

    “没错,长庚星又被叫做启明星,于日出之前升起的晨星,有启发智慧,指引方向之寓意。”顾霖赞叹道,“可见二哥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对你抱有重望啊。”

    顾长庚双目放空,他才不信老爹给他取这个名字,是对自己抱有期待呢,他猜,是因为自己生于庚午年,直接取了“庚”字,配上字辈“长”字,就成了自己的名字。

    说起来,自己之前也叫这个名字,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顾霖继续说道:“你们这一辈,长泽,长青,长庚,还数你的名字取得最好。”

    一旁的顾长青实在忍不住了,嚷嚷道:“三叔,你夸堂弟就夸他,干嘛拿我名字做筏子啊,我和大哥的名字也是有寓意的好吗?”

    “什么寓意?”顾长庚问。

    “我哥长泽,意为君子如水,温润而泽,配上‘长’字,又多了一重福泽绵绵的寓意。”顾长青傲然道,“至于我,长青,意为青葱茂林,郁郁生机,再加上,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我父以‘青’字作为我名,便是希望我将来能超越他!”

    顾霖额角跳了跳,直接给了他一个暴栗,骂道:“你就瞎编!”

    “我没瞎编!”顾长青抱头委屈道。

    “你的名字是我取的,有什么寓意我能不知道吗?”

    顾长青一听,又有了精神,忙问道:“啊,三叔,原来我名字是你取的啊,那到底是什么寓意啊?”

    “没寓意!”顾霖没好气地说。

    “哦。”顾长青丧气。

    这个年代,一般的勋贵世家给次子取名都是往小了取,怕因为名字过于贵重,抢了嫡长子的福分,将来兄弟阋墙。

    长青?原是长轻才对。

    他不忍侄儿背上这样的名字,就提议说取谐音“青”字。

    就连他自己,不也如此吗?

    顾郴出生时,算命先生批命,说靖远侯府这一辈皆为火命,但火命之人易燥易怒,所以名字里反而不能有火,木温和宁静,且木生火,故取名当有木。

    大哥顾郴,“郴”字做勇敢、顶天立地之意,望他能撑起靖远侯府。

    而自己顾霖,“霖”字意为连绵大雨,恩泽草木,只是希望他将来能扶持兄长,在侯府的恩泽下,吃饱喝足就行。

    至于顾柏,就更不用提了,顾郴兄弟两最起码都是双木,到了他,只有一木了,取松柏坚韧高洁之意,只希望他能做一个不争不抢的君子吧。

    顾霖想,长庚侄儿名字这般好,去了府中,恐有人不满啊。

    一时,顾霖也没心思与侄儿谈心了,马车里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顾长庚倒是不以为意,他留了五十两放在傻爹的枕头下,剩下的钱财都买了一些草药,准备进行一次药浴。

    这次药浴之后,他的经脉就能彻底打通,生出剑气了。

    有了剑气,他就能以剑气为引,撬开自己的须弥洞天。

    虽然在天雷的摧残下,他的储物戒都被毁了,但他元神绑定的须弥洞天还是在的,只不过一直藏于虚空之中,没有灵气和修为,只能勉强感应到。

    须弥洞天一直都是他的道侣打理,具体有哪些东西,他也不是很清楚,但唯有一点,顾长庚很在意,他的本命剑——霜无,也在洞天里。

    最后一道天雷劈下之前,顾长庚看到霜无快碎了,索性将之收入洞天,以身挡雷,当然,妄想以身挡雷的结果就是身死道消。

    谁知道最后一道天雷比前面九百九十八道加起来还恐怖啊?!顾长庚愤愤不已。

    ※※※※※※※※※※※※※※※※※※※※

    大家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