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寿宴(上)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时间流逝,转眼就是靖远侯府老夫人的六十大寿。

    谢明夷一大早就起来了,他之前买的玉佛被摔碎了,不得已又买了一个,不过这个玉佛成色不比上一个,大小也不如,当一般的寿礼倒是足够,但两家有婚约,他拿出这个就有点掉价了。

    他已经做好被嘲笑的准备了,谁让他身上的钱不多了呢。

    “谢公子,王爷让你去一趟。”一个小厮突然走了过来。

    谢明夷一怔,他大概知道外祖父叫自己过去的原因。

    忠亲王府后面的礼堂。

    自从忠亲王上交兵权,身体一落千丈之后,就喜欢待在这里,喝点小茶,再叫个戏班子过来听点小曲,他已经老了。

    “明夷见过外祖父。”

    白发垂垂的老人家躺在座椅上,睁开浑浊的双眼,“明夷来啦。”

    谢明夷走了过去,握住老人干枯的双手。

    老人笑了,问:“寿礼你可准备好了?”

    “我已经......”谢明夷正欲开口,就被打断了。

    老人摆了摆手,“莫哄我,我想着老大媳妇也不会给你准备的,这么多年了,她如何待你,我也看明白了。”

    谢明夷垂下了头,不语。

    老人叹了口气,说:“我老了,护不住你多久了。”

    谢明夷眼眶突然红了,“外公!”他何尝不知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但真正说到这件事,还是难以接受。

    忠亲王一生大部分都在战场上,好不容易儿女都成了家,自己也退了下来,准备安享晚年,女儿女婿却意外丧生,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之间,老态尽显。

    临了了,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外孙。

    想到外孙的婚约,忠亲王看着外孙,认真说道:“明夷,你和顾家小子的婚约,这次寿宴,你亲自去解除。”

    “顾家小子我见过,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到现在都不曾退亲,只是因为顾忌你那些在军中任职的叔伯,以及外面的名声,所以你必须主动退婚,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这样他们才会放心。”

    谢明夷想到舅舅说的话,不由迟疑道:“可之前舅舅说婚约不会退。”

    忠亲王一听,猛地抓紧外孙的手,急道:“你舅舅亲口说的?”

    谢明夷点了点头。

    忠亲王缓缓躬下身子,剧烈的咳嗽起来,谢明夷慌得不行,拍着外公的后背,想去倒热水,却被老人紧紧抓住,“明夷啊!”

    “外公,我在。”

    “明夷,你舅舅心狠啊。”忠亲王后悔了,当初不该同意这门婚约,也不该把谢明夷接到王府。

    谢明夷愣住了,他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什么。

    老人脸上的精气神仿佛一瞬间耗尽了,“靖远侯府不退婚,定是有了别的算计。”

    “什么算计?”

    “瞒天过海,李代桃僵。”

    换亲?谢明夷明白了,之前他还想着自己这边换个人,没想到最终却是那边换了人。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了,退亲之后还不是要嫁给另一个人吗?

    忠亲王摇了摇头,说:“本来按照靖远侯府的想法解除婚约,他们对你有愧,说不得要补偿一二。早年灵觉寺欠了靖远侯府的人情,留下了一个信物,我去找他把这个信物要过来当做补偿,就能去灵觉寺找空远大师给你调养身体了。”

    灵觉寺的空远大师,医术高超,尤其擅长调养先天不足之症,先皇特赐妙手仁心之称。

    只是空远大师喜欢四处游历,治病救人都看缘分,除了灵觉寺的方丈,没人找得到他。

    “可惜,如今靖远侯府应该是不准备退婚了,准备换个人履行婚约,只是这换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忠亲王冷笑道,“若这个主意出自后院妇人之手,指不定会想些龌龊法子害你!只是你舅舅既然那么说了,就代表已经和靖远侯府商量好了,躲是躲不过去了。”

    谢明夷说不清自己的感觉,他应该是难过的,但没有,他心里一片冰霜。

    老人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也别想着顶替婚约的那人有多好,你舅母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若这人是个好的,只怕她还不答应呢。”

    谢明夷露出一个讽刺的笑,“舅母向来不喜欢我。”

    老人闭上了眼,“何止是不喜欢啊,你母亲在世时,她就常常与你母亲为难,现在......唉,也不知她哪来这么大的怨恨!还有你舅舅,也是个心狠的人!就由着那毒妇把你往火坑里推!”

    谢明夷冷漠地想,只怕舅舅更恨我,没来由的,恨之欲死。

    “这次寿宴,我给你准备了寿礼,待会儿让温常给你送过去。”老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记住,婚约若是解除最好,但万一真的如我们所想,靖远侯府找了个混人顶替婚约,你就让温常护着你离开,离开这个京城,一个人过日子是苦了些,但总好过一生不得自主。”

    谢明夷沉默片刻,缓缓点下了头,他知道,没别的法子了。

    “只是外公没用啊,这些年南征北战,所得的银钱都分给那些阵亡将士的家属了,你外婆的嫁妆也全给了你舅舅,你母亲的嫁妆倒是被谢家退了回来,但都在你舅母手上,如今我倒是什么也给不了你。”忠亲王苍老的脸上全是自责,他老了,儿子翅膀却硬了,现在想照料外孙也做不到。

    “不用给我什么,外公身体健康,明夷就十分开心了。”谢明夷安慰道。

    回到房间,外公的护卫温常送了一个盒子过来。

    谢明夷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幅画,是欧阳大学士早年的作品——仙童贺寿图,画下面压着一张地契,是京城郊外的一个庄子。

    谢明夷知道,这就是那个老人能给自己的所有了。

    一个国家的战神,晚年迟暮,只有一个庄子能留给自己最疼爱的后辈,说出去都没人信,但这就是英雄白发的悲哀。

    “谢公子,夫人小姐已经在马车上等你了。”丫鬟在催了。

    “小姐?哪位小姐?”谢明夷眸光微闪,王府里的小姐都是庶出,是不够格参加寿宴的。

    丫鬟笑道:“还能是哪位小姐?三小姐呗,二小姐婚期近了,夫人让她在家绣嫁衣呢。”

    温如梦?谢明夷低喃着这个名字,突然笑了。

    原来不止靖远侯府打着李代桃僵的注意。

    谢明夷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一笑,就如春雪消融,万物复苏一般,那丫鬟看的脸都红了。

    *

    到了府外,两辆马车停在那里,谢明夷直接朝后面一辆马车走去,他好歹是男人,跟自己舅母表姐一辆马车总归是不好的。

    “明夷来了?”前面马车传来孙氏淡淡的问话。

    一名丫鬟回话:“已经上马车了。”

    “来了都不知道和我这个长辈请安,不知礼数的东西!”孙氏骂道。

    谢明夷握紧了手,他记得刚来王府,每日都去给孙氏请安,却被孙氏斥责说把病气带进了她的院子,让自己以后没有她的允许,不要进她的院子,也不要请安。

    如今却成了他不知礼数。

    *

    靖远侯府今天特别热闹,老夫人的六十大寿,京城里有权有势的人家几乎都派了女眷过来贺寿。

    “长庚,你的寿礼到底是什么啊?”顾长青一脸好奇,这两天看着堂弟拿着一把小刀,在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上划拉,也没出门买寿礼,他都快急死了。

    “这两天,你不是看到了吗?”顾长庚不解,这两天这个二傻子一直呆他身边,看他雕琢血珊瑚,怎么又来问?

    顾长青瞪大了眼睛,“就,就你那玩意儿?”

    “不然呢?我又没钱买,只能自己动手了。”

    “可你那,也太.......”顾长青不知怎么形容,那东西上面就像糊了一层多年的老泥,怎么看也不适合当寿礼啊。

    “不是你说的,寿礼看重心意,我亲手做的,怎么样,心意重了把?”顾长庚故意逗他。

    顾长青有点纠结,话是那么说,但也不能太掉价啊,“那,那你给我看看,我把把关。”要是真的太糟糕,就把自己的寿礼换给他,自己送一份之前抄的佛经好了。

    顾长庚瞅了他一眼,随手掏了一个木盒子扔给他。

    顾长青手忙脚乱地接过,一看这盒子,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木盒,一两银子一百个,顾长青更不对里面的东西抱有希望了。

    打开,一阵浓郁的气血之光冒了出来。

    顾长青愣住了,只见里面一个血红的小猴子,手中托着一个寿桃,吊在一棵桃树上,活灵活现,仿佛是由极品血玉雕成的。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股庞大的气血啊,他轻轻吸一口,都感觉浑身燥热了。

    要是习武之人看到了,岂不上来抢夺?!

    “长,长庚。”顾长青手有点发抖,虽说现在习武之人不多,但一般世家子弟都会练行气内修之法,普通人家也会练食气炼体之法,食气、行气,这里的“气”指的就是气血啊。

    之前自己大哥习武,顾长青见到父亲特意请了御医给大哥调配了丹绒气血丸,红红的一颗,就价值千金。

    那这,堂弟的寿礼,气血如此磅礴,岂不是无价之宝?

    顾长青的手更抖了,“你这个,太贵重了。”

    还贵重?顾长庚头疼,万年血珊瑚蕴含的气血之力,在前世足以让一个普通人走上炼体九重,他昨夜已经吸取了将近八成的气血之力,身体又磨练了一次,能一次发出六道剑气了,心想着剩两成也差不多,吸光了就不好看了。

    “还好吧,红艳艳的,多好看!”顾长青端详着自己亲手雕刻的小猴子,越看越喜欢。

    顾长青猛地合上盖子,“你知不知道,这对练武之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不管是内修还是外修,气血之力都是必不可少的!”

    “是吗?那刚好,你父亲和你大哥不都是习武的吗?”顾长庚摸了摸下巴。

    “好什么?”顾长青怒目大吼,随后又颓了下来,怏怏的说:“我是说,你也是习武的,你干嘛不自己用?当成寿礼送了出去,就不是你的了。”

    顾长庚笑笑,“不是就不是呗,我又不差这玩意儿。”气血之力虽强,但对他而言,唯一的作用就是磨炼□□,承载剑气,等到了后期,剑气无形,他就要开始凝练自己的剑势了。

    剑势,其实在武道里,就是人剑合一之境。

    顾长青见堂弟执意如此,也只能把盒子还给他,小声道:“午时寿宴才开始,还有的等呢,我们先去岁和园逛逛,来参加宴会的公子小姐都被安排在那了。”

    岁和园,离寿宴举办的鹤归园不远,年纪大的女眷都在鹤归园与老夫人聊天,这些跟着来的后背,就被管家带到了岁和园。

    大楚的男女之防不是太重,正常的交流谈话还是可以的。

    顾长庚被拉到了岁和园,眼前一片莺莺燕燕,头晕。

    随便扯了个理由,顾长庚就自己走到一方无人的小亭子睡觉了。

    “表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无聊吗?”

    顾长庚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声,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湖边站着一男两女,正在说着什么。

    两个少女面对着这边,一个身姿娇小,容貌精致可爱,另一个却是一副娇蛮相,男的只看到一个背影,挺拔而消瘦。

    顾长庚突然对那个背影有了好感,莫名其妙的,就是觉得他哪怕后脑勺,都比旁边两个少女要好看。

    “我喜欢一人独处。”听到这个声音,顾长庚愣住了,他知道那人是谁了,谢明夷,他一见钟情的对象,虽然后来被打击到了。

    顾长庚趴在围栏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心上人的背影,心里小人在嘤嘤嘤,他怎么就跟自己堂兄有婚约呢?大楚律法里抢婚不知道算不算犯法啊?要不拐过来私奔?不行不行,顾长庚,你要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

    “听说世子也在呢,表弟不去看看吗?”那名娇小的少女笑着问。

    另一个娇蛮少女眼里满是嫌恶,“想必他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世子不喜欢他,这才一个人躲在这里,如梦,我们不要理他。”

    “那怎么行呢,母亲说了,要好好照顾表弟的。”温如梦声音温温柔柔的,“况且,表弟虽与世子有婚约,但两人并未见过,这次趁着侯府老夫人寿宴,自然要带着他去见见未婚夫的。”

    “他哪里配得上世子?一个男人,凭着一纸婚约就想扒着世子不放?”少女气急,口不择言道。

    谢明夷有点烦,这个表姐不去结识其他的公子小姐,反而带着她的好友田蓉围着自己转,事出反常即为妖,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他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对上了一道目光,他顿住了脚步。

    这世间最巧的莫过于,你在这里驻足眺望,而他,刚好此刻回眸。

    ※※※※※※※※※※※※※※※※※※※※

    顾长庚:我要抢婚。

    魏氏:不,这门亲事,我们直接送给你。感谢在2020-03-26 15:14:15~2020-03-27 18:2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