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要下聘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三日后,靖远侯府与忠亲王府结亲的消息再次传遍整个京城。

    与之前不同的是,婚约变成了侯府堂少爷顾长庚与王府表少爷谢明夷,以及,侯府大少爷顾长泽和王府小小姐温如梦。

    同时,忠亲王府小小姐温如梦被嫡母记在名下,成了嫡出。

    一时之间,京城中人津津乐道。

    “喂,堂弟,你就这么...真的跟谢明夷定亲了?”顾长青纠结道。

    顾长庚躺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谢明夷的庚帖,喜滋滋道:“你娘都把他的庚帖转交给我了,这亲当然定下了。”

    “不是,你为什么要娶他啊?一个男人?还跟我大哥订过婚。”顾长青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废话!当然是我喜欢他。”顾长庚翻了个白眼,“再说了,你哥都能娶他表姐,我这个做堂弟的为什么不能跟他成亲啊?”

    “那你为什么喜欢他啊?”

    顾长青十分不解,年少轻狂的年纪,根本不懂爱恨情仇。

    顾长庚心情倒是不错,没有怼他,只故作深沉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呕!”

    顾长青作呕吐状,还是半大孩子,听到这种情话只有嫌弃。

    “对了,我娘已经在准备我大哥聘礼了。”顾长青突然想到。

    “哦。”顾长庚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模样仿佛一只黑猫,缩回了自己的利爪,在阳光下打着呼噜。

    顾长青无语,“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顾长庚睁眼,略思索道:“莫不是还要我添妆?”

    “我哥是娶妻下聘,又不是嫁人,添什么妆啊!”顾长青崩溃。

    “那没什么想问的了。”顾长庚再次闭眼。

    顾长青:“.......”

    他真想扯着堂弟的领口大吼,我哥的聘礼已经在准备了,你的呢?!!!

    真是没见过这么心大的。

    “堂少爷,夫人叫您过去一趟。”一个丫鬟走了过来。

    “我娘叫你?”顾长青眉头紧锁,莫不是为了聘礼一事?说实话,顾长青还是了解自己母亲的,并不觉得她愿意给堂弟出一份丰厚的聘礼。

    “我先过去了。”顾长庚倒是不多想,摆摆手就跟着过去了。

    进了魏氏的院子,一看,巧了,孙氏也在。

    这两人关系倒是莫名其妙好起来了。

    “见过大伯母,温夫人。”顾长庚行礼道。

    魏氏点头,“长庚,你来府上多久了?”

    “七日。”

    魏氏喝了口茶,淡淡道:“你与谢公子已经交换了庚帖,婚约已定,可准备什么时候下聘啊?”

    “对啊,你大伯母今日请我过来,就是商量下聘一事,长泽这边自有你大伯母操心,但你父母皆不在身边,老夫人年纪也大了,不好操劳,你自己就要多上点心才行,托太久让明夷急了就不好了。”孙氏掩唇笑道。

    顾长庚似笑非笑道:“大伯母,你和温夫人急什么?我又不像堂兄已经快十七了,我才十四,成亲还早着呢。”

    魏氏有些不悦,说:“以你的年纪自然不急,但先下聘,把婚期定下来再说,而且我专门请了京城最好的媒婆,到时候你和长泽的聘礼一起送过去,也省事。”

    “那,大伯母怎么想的?”顾长庚眨巴眨巴眼,可以先定婚期?那倒是不错。

    魏氏:“自然是你快点准备下聘的东西啊。”

    顾长庚一脸天真,“大伯母,你不给我准备吗?”

    魏氏气笑了,不屑道:“长庚,你虽然是侯府的堂少爷,但到底是外人,古往今来,断没有叔伯婶姨给侄儿准备聘礼,给侄儿娶媳妇的事,所以,这聘礼,还是要你自己想法子才行。”

    孙氏在一旁笑眯眯的,说:“其实我们忠亲王府对聘礼要求不高,明夷也不是虚荣之辈,你俩既然有了婚约,那你即使在路边捡块石头充作聘礼,我想明夷也是乐意接受的。”

    顾长庚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捡块石头?这话也说得出口!要是明夷不接受,那就是虚荣之辈了?表面还是云淡风轻的说道:“那我去找奶奶,自古以来,多得是祖母给孙子准备聘礼的例子。”

    “你!”魏氏一时气息不稳,站了起来,“老夫人年纪大了,长泽的婚事,我都没让她操心,如何能操心你的婚事?况且,老人家身上的钱财都要留作养老,怎么能拿出来补贴你?你还有没有点孝心?”

    顾长庚诧异,“原来,大伯不给奶奶养老啊。”

    “谁...谁说的!”魏氏猛地一惊,气急道:“你大伯再孝顺不过了,自然要给老夫人养老。”大楚对孝道还是很看中的,子告母,无论缘由,先杖责五十,要是没死再继续上告,而父母长辈告子孙后代,一告一个准。官员如果在孝道上有缺,除非替皇上挡刀,忠大过了孝,否则这辈子都不能升迁了,还要担心被贬。

    “既然大伯给奶奶养老,那奶奶愿意出钱补贴喜爱的孙儿,有问题吗?”顾长庚一脸无辜。

    魏氏指着顾长庚,气得说不出话来。

    孙氏倒是个聪明的,眼见魏氏被一个小辈逼得无法反驳,直接说道:“老夫人自己出钱补贴孙儿,自然没有问题,但这补贴的金额多少就有问题了,自古以来,可没有老人家拿长房的钱财去补贴二房小辈这么一说的。”

    魏氏也反应过来了,笑道:“长泽是长房嫡孙,将来要继承整个侯府的,长庚你的父亲虽然只是庶出,但毕竟与老夫人有了母子情分,勉强算是二房,你若想从老夫人那里得到什么,也要知道,老夫人的孙儿可不止你一个。”

    如果顾长庚真的从老夫人那里抠出了什么,那她也要为长泽和长青讨些好处。

    顾长庚嘴角抽了抽,道:“行吧,我自己准备聘礼,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希望温夫人答应。”

    孙氏有些疑惑,说:“什么条件?堂少爷不妨先说。”

    “是这样的,我这个人呢,向来是不肯吃亏的。”顾长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肩道:“虽然我可能凑不了多好的聘礼,但我还是希望王府出的嫁妆和我给出的聘礼是等同价值的。”

    孙氏笑了,刚想答应,就听到顾长庚又说,“我来京城也这么多天了,明夷在王府过得怎么样,我也大致清楚,温夫人估摸着是不愿意给明夷准备多少嫁妆的,我可不想我千辛万苦下了聘,结果就带回来十之一二,那我岂不是也太亏了。”

    “堂少爷大可放心,我还做不出贪外甥聘礼的事。”孙氏脸色铁青,心里却在嘲笑顾长庚不会做人,她对谢明夷再如何差,为了忠亲王府的面子上,几台嫁妆还是出得起的,倒是这侯府堂少爷,又能拿的出多少聘礼呢?几百两?不寒酸就不错了。

    “你这话说的,人家忠亲王府还能在这事上,让你吃亏不成?”魏氏叹息,乡下来的眼皮子就是浅,白瞎了那张脸。

    “口说无凭。”顾长庚摇头。

    孙氏真的没脾气了,她好歹也是名门望族出身,还会出尔反尔不成?

    “你要如何?”

    “写个字据,对了,大伯母,你作担保,也留个名吧。”

    顾长庚一本正经的拿出纸笔。

    魏氏:“......”

    孙氏:“......”

    *

    收好字据,顾长庚心满意足地地离开了,魏氏和孙氏二人面面相觑。

    “你这侄儿,倒是让人别开生面。”

    “乡下孩子,对钱财自然谨慎。”

    “呵呵。”

    *

    老夫人寿宴结束后,管家对照名册清点了寿礼。

    管家姓陈,是侯府的家仆,今年也快五十了,算是看着顾长泽兄弟两长大的,对两位少爷感情深厚。

    陈管家打开了一幅画,是欧阳大学士的,名册上对应的名字是谢明夷,陈管家了然,看来这位王府的表少爷对之前的婚事还是上心的,不然也不会拿这么珍贵的画作来讨好老夫人,只是可惜,婚事还是退了。

    陈管家不免叹了口气,自家少爷是干大事的,娶个男妻实在不妥,退婚也在意料之中。倒是堂少爷,天天没个正型,听说大字都不识一个,谢公子嫁他太委屈了。

    “嗯?这是堂少爷的寿礼?怎么混在这里了?”陈管家突然看到了一个盒子,上面刻了顾长庚的名字,但是名册上没有他的名字。

    靖远侯府的人,送的寿礼都是自家人当面给老夫人的,虽说这次寿宴结束的太仓促,但后面都会亲手拿给老夫人的,可能是堂少爷刚来,不懂规矩,直接把寿礼放在了宾客送的贺礼里面。

    想了想,陈管家还是拿起这个盒子,准备拿给老夫人说一声,万一老夫人以为堂少爷没准备寿礼,就不好了。

    ※※※※※※※※※※※※※※※※※※※※

    电脑坏了,拿去修了,不好意思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