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缘定三生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两位小哥,进庙求支签?”

    顾长庚回头,只见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小老太,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是一个头发丝都透着精致的优雅婆婆,一头银发却不见半点沧桑,眼神甚至有几分天真。

    “这位老人家,您是?”谢明夷行礼问道。

    小老太颔首,“我是这儿的庙祝,姓李,大家都叫我李婆婆,你们是一对未婚夫夫?”

    居然是一位女性庙祝?

    顾长庚谢明夷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大楚虽然允许女子上学,出来开个店铺什么的,但庙祝这种职位是要去官府登记的,从未见过女子担任。

    谢明夷问:“李婆婆,听说这儿问姻缘很灵。”

    “月下仙人本就执掌姻缘,这世间太多痴男怨女,因为姻缘二字纠缠一生,何其悲苦?”李婆婆叹了口气,道:“来这儿问姻缘的人很多,灵不灵我这个老婆子也不太清楚,只能说心诚则灵吧。缘分缘分,有缘就有分啊。”

    李婆婆口中的最后一个“分”字却是分别的分。

    相聚是缘,离别也是缘。

    谢明夷所有所思,顾长庚倒是不在意这些,在他眼里,不管是缘分还是什么,手中持一柄剑,万物皆可强求。

    走进月老庙,只见一座栩栩如生的月下仙人雕像,摆在殿中的高台上,地上放了两个蒲团,殿中间是一个大香炉,烟雾袅袅。

    此刻蒲团上已经跪了一名女子,正闭眼祈祷。

    顾长庚一看那女子的侧脸,心道巧了,这位醉月阁的花魁怎么也在这里?还求姻缘?

    “你认识她?”谢明夷注意到了身边人的神情变化,小声问道。

    顾长庚凑近他耳边,说道:“她是醉月阁的花魁。”

    谢明夷目光一厉,“你去过醉月阁?”

    顾长庚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的,“就一次,顾长青硬拉着我,我才去的。”

    “没有作诗给喜欢的姑娘?”谢明夷瞥了他一眼。

    “我喜欢谁你还不清楚吗?你和我,一见钟情,天生一对。”顾长庚还是很机智的,完美避开作诗这一点。

    谢明夷嘴角扬起,心情大好,但该提点的还是要提,“醉月阁背后是大皇子,你出身侯府,最好不要卷进来。”

    顾长庚乖巧点头,心里却有了淡淡的疑惑,醉月阁背后是大皇子,顾长青去醉月阁好像还是顾霖带他去的,莫非顾霖看好大皇子?

    哎呀,脑壳疼,这种事交给道侣操心就行。

    这时,跪着的醉月阁花魁站起了身,也没往外走,直接绕过高台,从后面的院门进去了。

    这种寺庙一般后面都会有居住的地方,中间隔个小院子,但一般来求神拜佛的香客,是不会进去的。

    看来醉月阁和月老庙真的有联系啊,顾长庚摸摸下巴,想了一下就抛之脑后,兴致勃勃地拉着道侣开始摇签。

    谢明夷对这件事还挺慎重,跪坐在蒲团上闭着眼,认真地摇着手中的签筒。

    “明夷,你心里在想什么?”顾长庚闲不住,不一会儿就睁开眼睛,盯着谢明夷的脸看。

    真好看啊,我道侣。

    谢明夷不理他,继续摇。

    顾长庚拨弄着道侣的长发,绕在指尖,嘴巴叭叭不停,“你不说我也知道!定是祈求月下仙人,让我们永结同心、心心相印、百年好合、白头偕老、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相敬如宾、早生贵子、夫唱夫随......”

    “啪!”一支签掉了出来。

    素白干净的手将木签拾起,谢明夷无奈的看了身边人一眼,前面几个词还是好的,后面什么鬼?相敬如宾、早生贵子都出来了,还夫唱夫随?

    “走吧,去解签。”

    李婆婆接过木签,一看就笑了。

    “月下仙人姻缘签一共六十一支,抽灵签时要摒除杂念,专心一致。你们这支签排列二十五,签文倒是有意思。”

    “什么?”谢明夷悄悄把手塞进顾长庚掌心,心里有点紧张。

    他希望是上签,不,上上签!

    “结发夫妻结连理,缘定三生缘不息。”李婆婆赞叹,“好签啊,当属上上!”

    “真的?”谢明夷喜滋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李婆婆斩钉截铁道:“当然,这签文很清楚,缘定三生,你们上辈子、上上辈子都是结发夫妻,天生一对啊!不过这只签,摇到的一般都是那些破镜重圆、分离再聚的老夫老妻,像你们年轻的小两口,还是头回见。”

    顾长庚张大了嘴巴,这里,这么灵的吗?

    也不对,明明只有上辈子,怎么还弄出个上上辈子?

    莫非,在修真界就已经是第二世了?只是忘记了第一世?

    顾长庚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是对的。

    缘定三生,天生一对——

    这倒是,挺让人害羞的。

    谢明夷小眼神不断地瞅身边人,却见他表情严肃。

    你怎么不笑?还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你不喜欢我吗?谢明夷忍不住轻轻推了他一下。

    顾长庚一把搂住他,认真道:“别闹,我在思考很严重的问题。”

    “什么问题?”

    “我们这辈子到底是第二世,还是第三世。”

    谢明夷:......

    谢明夷:“时候不早了,我们该下山了。”

    说实话,爬两个多时辰山,就写个绸带求只签——他居然还挺满意的。

    两人告别了李婆婆。

    走到姻缘树那里,顾长庚自觉地蹲下身,让谢明夷上来。

    谢明夷乖乖地趴在顾长庚的背上,看着他一步一步沿着石阶下山。

    “你累不累呀?”

    “不累。”

    “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

    “那我放你下来?”

    “不许。”

    谢明夷搂着顾长庚的脖子,有理有据的狡辩:“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上山都那么累了,何况下山。”

    “瞎说,明明下山更轻松。”顾长庚反驳道。

    “我不管,就要你背。”谢明夷偷笑,第一次感受到任性的快乐。

    顾长庚勾起唇角,“我又没说不背你。”

    “谢明夷。”

    “嗯?”

    顾长庚突然连名带姓的叫他,谢明夷有点不习惯。

    “不是缘定三生,我们是生生世世,在一起。”

    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的照在顾长庚的脸上,只看到满满的坚定与温柔。

    谢明夷愣了下,随即笑道:“好啊。”

    顾长庚侧头,看了看那两边,道:“现在已经过了申时,没什么人了。”

    谢明夷:“?”怎么突然话题跳这么快?这时候不应该许下海誓山盟,倾诉终身吗?

    “我带你飞!”

    谢明夷:=(Д)= 救命!

    清风拂过,少年脚尖轻点石阶,背着另一个少年,凌空而起。

    耳边传来风的呼啸,谢明夷闭上眼,紧紧地搂着下面人的脖子,大声道:“你慢点!”

    顾长庚咧开嘴,既然在飞,那就要带道侣飞到天上去!

    穿过石阶,越过两边的草木,两人直接出现在蓝天白云下。

    “明夷睁眼!不要怕!”

    “我没有怕。”谢明夷艰难地睁看眼,往下望去,只看到金亭山在自己脚下,京城在自己脚下,所有的一切,都在脚底。

    谢明夷心一颤,立刻闭上眼,妈呀,第一次知道自己恐高。

    “看,有鸟飞过来了。”顾长庚脚踝处缠绕着清风,这是剑势——风,这段时间从须弥洞天捞出来不少好东西,他已经能凝练出三种剑势了。

    谢明夷睁开眼,却没有看到顾长庚说的鸟。

    “在哪儿?”

    “在我们下面。”

    低头,只见一群飞鸟盘旋空中,原来他们现在飞的比鸟高。

    身边飘来一朵白云。

    谢明夷忍不住伸手,却捞了满手的水雾,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像个孩童。

    “会不会有人看到?”谢明夷担忧道。

    顾长庚思索片刻,说道:“会,看到一个小黑点。”

    谢明夷放心了,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武者哪怕飞檐走壁,也不可能像顾长庚这样飞在天上。

    但,就像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脑中的天行九针,世间总是有不少秘密的。

    乘风归去,执手成双。

    *

    回到忠亲王府,天色已近黄昏。

    谢明夷:“我外公想见你。”

    顾长庚:=(Д)= 救命!

    ※※※※※※※※※※※※※※※※※※※※

    谢明夷:让你吓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