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风不止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炉里烧的檀香是安神的,偏偏顾长庚如芒在背,手上捏着一颗棋子,不知往哪下。

    谁让,心上人的外公就坐在对面呢?

    顾长庚知道,整个忠亲王府,只有面前的这位老人是明夷心中的亲人,所以一定要在外公面前留个好印象。

    “外公这一步,走的甚好!”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好在哪?”忠亲王抬眼,面无表情的问。

    顾长庚:......

    我要是说这一步很臭,你会不会让明夷退亲?

    顾长庚好歹是剑道之主,不说符阵器丹样样精通吧,但这凡世间的琴棋书画玩的还是很溜的好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忠亲王——谢明夷他外公,是个臭棋篓子啊!

    明明已经让了半壁江山了,居然还能让自己找到机会东山再起。

    自己明明不想东山再起,还特意送一子给他吃,他居然还傻乎乎的还礼,一还就是三子!

    顾长庚想说:外公,你不适合边下棋,边和我聊人生。

    一盏茶的功夫。

    忠亲王颤抖着把棋子收好,他想不通自己前面势头大好,后面却一败涂地!

    这小子,阴险!

    故意前面输子,降低自己的警惕,后面好绝地反击。

    “明夷,去泡两杯茶。”忠亲王冷哼一声,棋盘上赢不了,现实中还治不了这小子吗?

    谢明夷去泡茶了。

    房里只剩一老一少两人。

    “小公子年纪不大,棋力颇深啊!”忠亲王皮笑肉不笑道。

    顾长庚打了个寒颤,“外公——”

    “谁是你外公?”忠亲王目光冷厉。

    顾长庚:不是,下棋的时候,我都叫了多少声外公了?棋下完了就翻脸?

    “忠亲王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铁骨铮铮的剑修,屈服了。

    “嗯。”忠亲王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丝,他最烦这种顺杆爬厚脸皮的人,还没成亲,就外公外公的叫了起来。

    “本王叫你来,主要是有一件事,让你做。”忠亲王苍老的面孔,在烛光下显得暮气沉沉,“做不到,你就别下聘了。”

    顾长庚整个人一惊,不是,什么意思啊?自称本王就不说什么了,还阻止自己下聘?

    明夷不在,就欺负人!

    “您说。”

    忠亲王缓缓开口道:“下个月初的南苑狩猎,你知道吧,明夷会参加,你也想个办法跟去,保护好明夷。”

    “放心,我会保护他。”顾长庚一口答应,心里却在嘀咕什么南苑狩猎,他一点都不知道,算了等回去问问奶奶和顾长青。

    忠亲王还是不放心,“记住,你别告诉明夷,到了南苑与他碰了面再说。”

    “明白。”

    “还有,不管文武,你将来科举也好,从军也好,或者干脆种田行商,这些都可以,但你好歹要干好一行,能照顾好明夷。”忠亲王总算说了心底话,他是发现了,自己外孙是真心喜欢这个臭小子。

    顾长庚乖巧点头。

    忠亲王年纪越大,就越放不下自己外孙,“你说说你,快十五了,除了有个侯府堂少爷的身份拿得出手,你还有什么?明夷跟你在一起图什么?图你一事无成还是两袖清风?”

    顾长庚嘴巴微张,不是,他怎么就一事无成,两袖清风了?

    这时,谢明夷端着茶进来了,笑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聊他未来的发展。”忠亲王眉眼舒展开,渴了口茶,道:“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明夷,送客。”

    顾长庚:......

    不是,你好歹让我喝口茶。

    谢明夷带着顾长庚走到之前翻墙的地方,天色已经昏暗了。

    两人没说话,都有些闷闷不乐。

    顾长庚低声道:“我走了。”

    “嗯。”

    “我真的走了。”

    “走吧。”

    顾长庚垮下脸,小声道:“你都没有舍不得我,要知道我轻轻一点就能飞过去,隔着这个墙,你是不能看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的。”

    像他,就完全不想走。

    谢明夷做思量状,道:“那你想怎么样?”

    “不知道。”顾长庚低头,脚尖碾着泥土。

    其实他想留下来,就待在谢明夷的屋顶上,守着他。

    谢明夷无奈,“明天又不是见不到了。”

    “一晚上呢。”顾长庚可怜兮兮样。

    谢明夷叹了口气。

    突然凑近,仰头,在顾长庚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好啦,回去吧。”

    顾长庚喉咙滚动,目光有一瞬间的呆滞。

    谢明夷,他的道侣,居然亲他了!!!

    表面云淡风轻的顾长庚,若无其事的指了指另一边脸,道:“你为什么不亲这一边?你是不是觉得我这边脸不好看?”

    我真是个机灵鬼!就是嘛,亲人怎么能只亲一边呢?多不对称!

    谢明夷立马又亲了他一口,在另一边脸。

    顾长庚终于满意了,看着不好意思地道侣,心中顿生勇气,直接上前啪叽两口,盖在谢明夷两边脸上,喜滋滋道:“以后亲我就要像这样,两边都要。”

    “嗯。”

    感受着脸上的湿润,风一吹凉丝丝的,谢明夷有种擦脸的冲动。

    真不是他嫌弃,而是顾长庚亲个人居然还噘嘴,结结实实的两口,把口水都带出来了。

    “我走啦,今晚委屈你孤枕难眠了。”顾长庚一脸不舍,他想他今晚应该也会辗转反侧。

    谢明夷:不,今天很累,沾床就睡。

    谢明夷:“回去吧,天已经黑了。”

    *

    顾长庚离开了王府,走在大街上,闻到各家各户飘出的饭菜香,整个人愣住了。

    他带谢明夷出来一天,居然都没有带他吃饭!!!

    他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一点,不吃不喝也不觉得饿,但谢明夷还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啊!

    顾长庚脸色难看,立马跑到附近的酒楼买了饭菜。

    然后匆匆赶回去。

    他是去送饭的,绝不是为了见谢明夷找的借口。

    谢明夷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毕之后打发走丫鬟,整个人摊在床上。

    “好累。”

    他看着床上的纱幔,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突然笑了起来。

    抱住被子,谢明夷打了个滚,心脏砰砰的跳,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了。

    而那人,刚巧,他也喜欢。

    今天偷溜出去,也不知道温如兰想了什么办法,居然瞒过去了。

    谢明夷从未想过,温如兰会有一天帮自己。

    ——世事无常

    “咕!”

    谢明夷肚子叫了。

    大半天没吃东西,他饿了。

    闭眼,睡觉。

    睡着了就不饿了。

    很难想象,应该锦衣玉食的大家公子,会忍耐饥饿。

    “扣扣!”

    突然,紧闭的窗户被什么敲击,发出声响。

    谢明夷起身,打开窗户。

    就看到离开不到半个时辰的少年,笑着出现在他的窗外。

    顾长庚将手中提着的吃食递给谢明夷,愧疚道:“我都忘了带你吃东西,我真是太粗心了,你饿不饿?在府上吃过了吗?没吃的话吃我这个!他家饭菜味道还可以的。”

    谢明夷看着他,只觉得心脏处涌出了一股暖流。

    一把扯住顾长庚的领口拽近,凑上去“啪叽!”两口,糊他一脸口水。

    顾长庚眨眼,反应过来后抬手就想擦,湿乎乎的,多难受啊。

    “不许擦,让它自己干。”谢明夷瞪他。

    “好吧。”顾长庚委委屈屈的放下了手,暗地里用剑势——风,在脸附近徘徊,争取快点吹干。

    顾长庚跳进窗,第一次进了道侣的房间。

    不大不小,东西不算陈旧,但也没什么新买的东西。

    谢明夷已经打开了饭盒,三菜一汤,还是热的。

    当即就吃了起来,嗯,真香。

    顾长庚一看他吃得香,肚子里的馋虫也被勾了起来,坐到谢明夷身边,缠着他喂自己。

    “给我夹个这个,啊——”像个孩童张大嘴巴,顾长庚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谁让筷子只有一双呢。

    谢明夷则是考虑到顾长庚跟自己一样,也没吃东西,就好脾气的随他,自己一口再喂他一口。

    两人吃的很开心。

    而另一边温盛则就不开心了。

    他刚刚收到消息,南苑狩猎的后宫随同名单出来了。

    后宫妃嫔,只有宸贵妃和淑贵妃获了旨意跟随。

    当朝皇帝本身就不是个好女色的,后宫妃嫔数量也不算多,一共也就十来个,生下子嗣的也就六七个。

    宸贵妃膝下有大皇子和五皇子,虽说五皇子痴傻,但有大皇子在,也没人敢瞧不起她。

    淑贵妃则是二皇子和七皇子的生母,二皇子天资聪颖,算是皇上最喜欢的儿子。

    这些都无所谓,温盛则唯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荣贵人没有得到跟随旨意?

    皇上不是最喜欢荣贵人了吗?

    温盛则表面上和四皇子交好,但实际上他是六皇子一脉的。

    他一直觉得,最受皇上宠爱的妃嫔,所生的孩子也应该是皇上最看重的。

    爱屋及乌,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大楚开国帝皇是在马上打来的天下,虽说这些年大楚崇尚文学,但武力也是皇室评断一个皇子的一个重点。

    往年的南苑狩猎,哪位皇子能取得好成绩,皇上必定嘉奖,若是皇子生母在场,也会一同获得奖励。

    这次,荣贵人居然连去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温盛则的面孔在烛光下显得有些诡谲,幽幽道:“以色侍人终不长久啊。”

    帝王心,无常情。

    只是,树欲停而风不止啊。

    ※※※※※※※※※※※※※※※※※※※※

    感觉审核好慢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