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红灯笼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前面就是林庄头住的院子了吧?”

    顾长青看着前方隐匿在夜色中的小院子,迟疑道。

    那方院子位于庄子的北面,刚好靠着后山,黑漆漆的,竟是一点灯火烛光也无。

    “这么早就睡了?”顾长泽神色不变,心里却觉得不对劲,“去敲门。”

    几人走到院门口,轻轻叩击门扉。

    “扣扣!”

    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沙沙。”

    里面传出了动静,像是谁拖着脚步缓慢的行走。

    “来了。”

    这是刘婶的声音,顾长泽微微松了口气。

    朽化的门发出“嘎叽”的声响,门开了。

    刘婶提着一盏红灯笼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她面色青白,双眼无神,浑身颤抖,她张口道:“是少爷啊,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声音僵硬而沙哑。

    顾长泽被刘婶的相貌惊到了,半饷才说道:“刘婶,林伯不在吗?”

    “老林......”刘婶嘴唇蠕动,忽然失去焦点的眼睛流下了一行泪水,“对,老林,我要去找老林。”

    说着,刘婶颤巍巍地转身,向院子里走去。

    几人对视一眼,心情有些沉重,连忙跟了上去。

    一进院子,他们便打了个激灵,院子里全是红色的灯笼,艳丽又透着股邪恶。

    “怎么这么多红灯笼啊?”顾长青有些绷不住了,声音都带着哭腔。

    “嗝!”

    好不容易停下的打嗝声又响起来了。

    顾长青:瞬间淡定。

    顾长庚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感受到一股很糟糕的气场笼罩了整个院子,以这些红灯笼为节点,就像——阵法!

    经过屋檐下,顾长庚踮起脚尖摘了一盏红灯笼下来,马上气场就有了变动。

    “喂! 你干嘛?!”乔安注意到顾长庚的举动,吓得一蹦三尺远。

    其他人纷纷回头,诧异的看着顾长庚手中的灯笼。

    顾长庚暴力的打开灯笼,只见里面点着一根红色的蜡烛,劈里叭拉的响着细小的燃烧声,烛泪滴落成一朵朵散发着油脂气的烛花。

    “这是尸油。”顾长庚嫌恶的皱了皱鼻子。

    !!!

    尸油?!!!

    项岿:“嗝 ! ! ! ”

    顾长泽嘴角抽了抽,接过顾长庚手中的灯笼,轻轻嗅了嗅,脸色不太好看,“的确不是普通的蜡烛。”

    一股子带着恶臭的油脂味道。

    “看来这庄子,出了大问题。”乔安表情凝重,如果真的像顾家堂少爷说的是尸油,那这一庄子的红灯笼,要的尸油可不少,最起码一具尸体是不行的。

    魏思淼也难得的闭嘴了,他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能解决的。

    “啊! 老林啊! ”

    房间里传来刘婶的哀嚎。

    “不好,快点! ”顾长泽脸色一变,飞快的跑过去推开门。

    门开的那一瞬间,众人定住了脚步,额头冒出了冷汗。

    项岿捂住嘴强忍:“嗝~”

    没忍住。

    血迹斑斑的房间,刘婶跪在床边,哭的几欲昏厥。

    床上躺着半个人,之所以说是半个人,是因为尸体的脖子被咬断,胸腹撕裂,四肢也只剩下白骨,骨头上还留着齿印。

    脑袋倒是完整的,一眼就能看出是林庄头。

    “进去。”顾长庚皱着眉,把前面人推了一下。

    顾长青发出惊吓的呼喊,整个人都不好了,“啊——三叔救命! ”

    这小子遇到危险喊的居然是三叔?顾长庚挑眉。

    顾长青瘫在地上,剩下的人也走了进来,不大的房间立刻站满了人。

    顾长泽扶起刘婶,“刘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刘婶表情涣散,似乎三魂已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老林……鬼……找我了! ”

    顾长庚走到床边,房间里的烛光暗淡,看的不是很清楚,此刻近距离观察,方才被他发现了一点端倪。

    “过来。”顾长庚招了招手,“你们看,这腿骨上除了牙印,还有刀痕。”

    顾长泽视线落在白森森的腿骨上,点头道:“确实。”

    他们脑中浮现出一个人拿着刀切割尸体的场景。

    好像,更吓人了。

    “我看,是有人故意用刀把尸体上的肉切下来,造成野兽吃人的场景。”欧阳锦思忖道。

    乔安手指摸了摸腿骨上的齿印,道:“齿印不是假的,看这轮廓,应该是犬类野兽留下的。”

    “犬类野兽?狼?”魏思淼摸下巴道。

    顾长青看着他们一副思考推理的模样,有些崩溃,“你们都不怕的吗?”

    项岿拍了拍他的肩膀,“嗝! ”

    顾长青:……

    好吧,还有你陪着我担惊受怕。

    顾长泽还是准备从刘婶身上找些线索,“刘婶,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刘婶目光看向顾长泽,张开嘴却只发出剧烈的喘息,“呼! 呼!”

    她太怕了,说不出话来。

    顾长庚突然问道:“顺子是谁?”

    喘息声骤停。

    刘婶的面孔一下子平静下来,她挣扎着站起身,“对,顺子,顺子有办法,我要去找顺子。”

    “顺子有什么办法?”顾长泽问。

    “红灯笼,顺子说可以,辟邪。”刘婶眼中划过一抹神采,“挂很多的红灯笼,鬼就不敢来了。”

    “红灯笼哪来的?”

    “顺子买的,跟大牛一起,买的。”刘婶摸索着想离开房间。

    顾长泽:“顺子是谁?”

    他记得上次来这个庄子,根本没有一个叫顺子的下人。

    “顺子,就是顺子啊。”刘婶神智还是有些不清楚,“顺子会,抓鬼! 厉害啊! ”

    顾长泽还想问什么,被乔安拦住了,“让她带我们找顺子。”

    顾长泽点头,确实,目前嫌疑最大的应该就是这个顺子了。

    刘婶走出了院子,几人跟随,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之前一直徘徊的婴儿哭声已经停了。

    之前林庄头说那东西吃了猪牛就会消停,如今死了人也停下了。

    想到这里,顾长青小脸煞白。

    刘婶步伐很慢,大概半炷香的时间,才到了另一个院子,这是专门给下人住的院子,除了林庄头刘婶,其他男性下人都住在这里。

    刘婶拍门:“顺子啊! 快开门! 我是你刘婶! ”

    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表情不太好,“刘姐你拍这么大声干嘛?”

    他目光扫到顾长泽等人,神情大变,“少,少爷! ”

    这个人是正常的。

    顾长泽点点头,“顺子在吗?”

    他上次来庄子上见过这个人,他叫赵理,不是顺子。

    赵理有些为难,道:“顺子不在呢。”

    不在?大晚上还能去哪?

    “我们进去再说。”顾长泽眉头紧锁,“你去把院子里的人都叫出来。”

    “是。”

    进了这个院子,里面也挂了红灯笼,但氛围却明显好很多。

    “少爷,人都来了。”赵理恭敬道。

    来的下人加上赵理一共有七人,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很壮实的男子,面孔生疏。

    顾长泽:“除了顺子,都在吗?”

    赵理陪笑道:“还有王大王二不在,他们跟顺子一起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了?干嘛去了?”

    “这……”赵理一脸难色,“他们出去也不会跟我说啊,平时都是直接找林庄头打招呼的。”

    林庄头已经死了,顾长泽面不改色道:“我今晚听到庄子里有小孩哭声,怎么回事?具体的情况你们说一下。”

    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不愿意开口。

    “我来说! ”那个强壮的男子站了出来。

    “你是?”

    男子豪爽道:“少爷,我叫大牛,新来的,您可能没见过。”

    顾长泽点头,“那就你说吧。”

    这个人,气血充足,显然武力不凡,却来这里当下人?

    “这像小孩一样的哭声,几个月以前就出现了,庄子里人心惶惶,后来来了个大师,说是山中饿鬼闹事,只要把饿鬼喂饱了,就不会伤人。”壮汉声音洪亮,听起来也足够真诚,“庄头没办法,就只好隔几天送一回血食,今日少爷来的不凑巧,估摸着那饿鬼又饿了,正在讨食呢! ”

    讨食?

    亏他说的出口!

    不等顾长泽说话,魏思淼就提出了问题:“那之前怎么会死了一个小厮?”

    “那小子死活不肯献上血食,被饿鬼报复了。”大牛似乎有些可惜。

    “尸体呢?怎么处理的?”乔安问道。

    大牛:“那大师说,被饿鬼杀死的人死后也会变成饿鬼,为了防止他变成饿鬼害人,只能将他的尸体剥皮抽筋,在锅里熬出尸油,制成蜡烛,再放进红灯笼里,这样他不仅不会变成饿鬼,还能守护这个庄子。”

    看着大牛一脸坦然,众人心寒。

    顾长泽目光冷凝,“这么多红灯笼,一具尸体恐怕不够吧?”

    大牛笑道:“少爷有所不知,没点红灯笼之前,饿鬼只在我们庄子里哭,庄子旁边的农户是听不到的,点了红灯笼之后,那饿鬼不敢一直待在庄子里,就去了那些农户家里,这一来二去的,蜡烛不就有了吗?”

    “放肆! ”

    顾长泽气得浑身颤抖,难怪林庄头说话遮遮掩掩,那些农户租了顾家的田地,却被人所害,死无葬身之地!

    魏思淼握紧拳头,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大牛。

    乔安和欧阳锦也面色铁青。

    顾长青捂着嘴,胃里一阵阵地犯恶心。

    项岿停下了打嗝,嘴唇微动道:“该死。”

    几个下人跪了一地,战战兢兢的。

    大牛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到顾长泽发火也不在乎,嚷嚷道:“大少爷,人又不是我们杀的,他们被饿鬼害死,那是他们没本事! ”

    “你说。”顾长泽随手指了一个年纪偏小个头也小的下人。

    小个子浑身发抖,磕着头说道:“少爷,不关我的事啊,是……是顺子哥说的! ”

    “你敢胡说八道! ”大牛怒目,反手就想打过去。

    乔安一手握住大牛的手腕,对小个子下人笑了一下,安抚道:“你继续说,他不敢怎么样。”猛的用力,大牛发出一声惨叫,他手腕被卸了。

    小个子缩了下脑袋,说道:“那个大师也是顺子哥找来的,我们都不知道! ”

    ※※※※※※※※※※※※※※※※※※※※

    晚安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