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孙沁然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乔家马场。

    太阳正好,温暖而不炙热。

    九尾狐趴在地上,百无聊赖地用爪子挠土。

    一只小马驹欢快地从它身边跑过,九尾狐若无其事的甩起一条尾巴,狠狠的把小马驹绊倒在地,发出委屈地鸣叫。

    出了地宫之后,它就跟着那个自称是它父亲,实则是它仆人的人类来到了这个马场,每天好吃好喝地伺候,过得勉强舒坦。

    但不自在。

    它化为凶兽是想出来后能大杀特杀的,结果被个拿剑的给威胁了,简直憋屈!

    那人磨掉了它的齿爪还不放心,又在它脑子里放了一道冰霜剑意,只要它起了暴戾之心,意识就会被冰冻,直到它彻底冷静下来。

    现在想起来……

    呼——

    深呼吸,不能生气,一生气又要被冻一晚上。

    九尾狐目光平静,这几天仔细想了想,它也算认命了。

    一千年前被人类欺骗背叛,被几万大军分食血肉,这能怪它太年轻,太天真。

    如今它已经是个成年狐了,思想成熟稳重,知道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暂拜下风是必要的战略措施。

    它要学会隐忍,合理利用自己的智慧,让那人喜欢自己的人类彻底拜倒在它的狐尾之下。

    那个拿剑的人类,根本就不像是这个世界能孕育出来的人物,哪怕是山海世界,也难以得见这般人。

    一剑入三魂,意自七魄生。

    它的传承记忆告诉它,那个人类是修仙者,还是最厉害的剑修,已经明通剑意的天才剑修。

    识时务者为俊杰,打不过就要服软,这是老祖宗的智慧经验,只是自己当时年轻气盛,只会硬刚,这才吃了大亏。

    唉,等到它成为真正的神兽——九尾天狐,它也要留下传承记忆,叮嘱后辈,不要犯和自己一样的错误。

    九尾狐眯起眼,一口咬下仆人献上的肉食,嗯~吃软饭他不香吗?

    不就是不生气吗?

    为了这口饭它忍得住。

    想它流落到这个世界已经记不清多少岁月了,只记得当年还有十五个跟它一样的倒霉兽,随着山海破碎,被迫来到这个世界。

    此方世界,因为没有灵气,法则被压制,天道意识也没有觉醒。

    可谓是——

    三清不现,如来不见。

    道不眷顾,法不妄存。

    幸好它们异兽看重的是血脉,不然没法活了。

    九尾狐悻悻,转而又咬下一大块肉。

    不想了,反正也回不去。

    “儿子,你吃的有点多,我快要养不起你了。”

    乔安抚摸着九尾狐的脑袋,忧心忡忡。

    九尾狐冷艳高贵地甩起一条尾巴糊他一脸。

    呐,给你报酬。

    乔安一脸陶醉埋进尾巴里,大吸特吸。

    九尾狐:嗤,贪心的仆人。

    “乔安,你该带我们去选马了。”

    顾长青很无语,乔安这家伙见了九尾狐就走不动路,离狩猎出发只剩六天了,他和堂弟都还没马呢。

    乔安搓搓脸,不舍的看了眼狐狸崽,站起身边走边说道:“走吧,我告诉你们,我家马场里的马虽然都不错,但真正的宝马还是藏的很隐蔽的。”

    “为什么要藏起来啊?”顾长青问了个白痴问题。

    乔安撇嘴道:“我家老头子喜欢在外面装大方,答应一些人自己进来选马,偏偏答应了之后又后悔,就想着把宝马藏起来,不让那些人选。”

    顾长庚有疑问:“良马宝马有什么说法吗?怎么划分的?”

    乔安答道:“其实马匹的划分,主要分为五个档次,最低档次的就是劣马,血统不纯,瘦骨嶙峋,多用来运货,跑不快的。然后就是次马,比起劣马喂养的较好,可以用来拉车。第三档次的就是良马了,血统较纯,一日可跑百里,但如果中途不换马可能会累死,一般军队里将士骑的就是良马。第二档次的是宝马,宝马血统纯正,耐力足,日行千里不在话下,不过宝马与良马外表相似,难以辨认,有时候就错过了。正所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乔安摇头晃脑地念起了文章。

    顾长庚眼眸微闪,“那第一档呢?”

    千里马居然不是第一档次?

    乔安嘿嘿一笑,道:“这第一档次的马,血统还不如劣马纯正,非常杂。”

    “?”

    顾长庚和顾长青都惊讶了,血统杂乱怎么还排在第一档?

    乔安挑眉问道:“你们也看过异兽录,知道里面有马形异兽吧?”

    “驳?”

    “犼?”

    顾长青和顾长庚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实在是异兽录里马形异兽有点多。

    乔安:“其实异兽录分为正录和副录,正录里都是排名前十六的异兽,据说也是最特殊的十六只异兽,天生地养,独一无二。而剩下的都统一划分在副录里,因为后面这些异兽都是异变而来,最开始只是普通的野兽,因为沾染了前十六只异兽的血脉,这才发生了异变。”

    “而那些异变的野兽又不断繁衍后代,最开始的异兽血脉就逐渐变得稀薄而混杂,一代不如一代,直到异兽录无名,没人承认它们是异兽。第一档次的马就是混杂了异兽血脉的马匹,虽不属于异兽范畴,但该有的速度和耐力,一般宝马是比不了的。”乔安侃侃而谈。

    “而这种马匹,就被称为异马。”

    顾长庚若有所思:“劣马,次马,良马,宝马,异马。”

    顾长青听到了之前不懂的知识,倒是有些兴奋,“乔安,那你这马场有异马吗?”

    乔安无语,还想着异马呢?

    “有也轮不到你。”

    “真的有?”顾长青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乔安没好气道:“没有! ”

    三人走到一处马厩,乔安道:“这里有十几匹宝马,你们可以选一匹,但宝马通灵,若不能亲自驯服,它可是不会认主的。”

    顾长青自信满满,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

    顾长庚瞅了眼里面的马,确实都不错,气血充盈,极富人性。

    其中有一匹通体雪白的马,眉间一点红,像火焰一般,顾长庚一眼就看中了。

    “就这匹吧。”顾长庚指着那匹白马,对一旁的下人说道。

    下人把白马牵了出来,顾长青那边也选定了一匹青色马。

    顾长庚摸了摸小白马的脑袋,小白马温顺地蹭了蹭,打了个愉悦的响鼻。

    “它有名字吗?”顾长庚问道。

    下人笑了笑,刚想回答,就听到一个女声响起。

    “它叫凝霜! ”

    顾长庚回头,就见两个女子快步走了过来,一个女子穿着劲装,眉目冷艳,另一位……巧了,这不是温如梦吗?

    “你是新来的马夫?不知道这匹马是我看中的吗?”

    劲装女子无视了顾长庚,直接责问下人。

    那下人本来年纪就不大,十几岁的模样,此刻脸色煞白,不知所措。

    乔安注意到了这边,忙跑过来,“诶诶?这是怎么了?孙沁然?”

    乔安看到劲装女子,有些惊讶,还有些尴尬。

    孙沁然,乔安的青梅竹马,两人自小在边关长大,孙沁然的父亲是乔安父亲的直系下属,两人还订过娃娃亲。

    只是孙沁然天生神力,且一心沉迷武学,十岁就能把十二岁的乔安按在地上打,日子久了,乔安父亲也不忍心继续这门亲事,两家就商量解除婚约了。

    孙沁然对此毫不关心,在她眼里,打不过她的男人都是废物,而她不会嫁给一个废物。

    两人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

    乔安见到她顿时觉得浑身酸痛,皱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孙沁然哼了一声,“怎么,不欢迎我吗?”

    乔安老实说道:“你知道就好。”

    他真的不想见到孙沁然,小时候被揍留下阴影了。

    “你! ”孙沁然怒目,刚准备揍他,又想起了什么,道:“之前乔叔说我突破血境就送我一匹宝马,就在昨天,我突破血境了。”

    语气淡然却又带着一丝骄傲。

    孙沁然觉得自己有资格骄傲,十七岁的血境,前无古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