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狩猎上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六月之初,天子六驾,出巡南苑。

    公卿引驾,御林军随行,太仆驾车,侍中参乘。

    宸贵妃和淑贵妃伴驾,众皇子随车于后,共十二乘驾,同行官员、世家子弟于属车三十六乘,宫女侍卫步行。

    温盛则骑着赤血马走在前端,神色严穆,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前几日天空出现巨大剑影,惊动了整个京城,大街小巷,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对此事争论不休。

    大楚元晟帝——项天穹,命令他彻查此事,但这种一看就非人力所为的异象,如何能查清始末?

    温盛则很头疼,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元晟帝此刻也在沉思,那柄光剑是什么?

    “是中域吗?”

    他怀疑是中域之人逃到了大楚。

    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中域并不是统一的,一教两皇三世家四门派,势力错综复杂,有人叛逃不足为奇。

    还有一年半,中域就要来人,但目前为止,大楚皇室发出去的令牌不过三枚。

    按照以往的惯例,中域要收取十名弟子,大楚皇室有一个固定的名额,无论是否满足要求都可以跟着去中域。

    而另外的九个名额,大楚帝王手中有九枚令牌可用以引荐,被引荐者只要通过中域使者的根骨和武道境界查验,就可以进入中域。

    所以一般情况下,大楚皇室都会挑选勋贵世家子弟,以此将他们绑在皇室这条船上。

    但如果凑不齐满足基本要求的九人,就只能昭告天下,让符合条件的武者自己前来。

    之前再不济也能凑个七七八八,如今勋贵世家这一辈竟只有三人满足基本条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元晟帝继位后,见过一次中域的人。

    江南谢家幼女——谢道红,天资粹美,禀赋惊人,年仅十六便已入髓境。

    谢公特地为幼女上京请命,希望送谢道红去中域。

    元晟帝想了很久,还是答应了。

    大楚皇室与中域的联系,是一枚制作精巧的落星盘,上面有不同的区块可以组成字符,中间有一块凹槽,用于填放仙灵石,这样就可以把信息传递到中域。

    “有女二八,淬体已成。”

    这也是元晟帝第一次联系中域,完了后还有些紧张无措,担心那边不理他。

    幸好,也许是谢道红的天赋真的不错,中域派遣使者接走了谢道红。

    元晟帝记得很清楚,那使者一脸傲气,对着他这个大楚帝王都不温不热的,直到谢道红测试了天赋根骨,在修缘石上显出二丈红光,据说是上品资质。

    已经十年过去了,谢公已在六年前去世,谢家长子谢道渊丧生盗匪之手,谢家嫡长孙则要嫁与男人为妻。

    这么一看,去中域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

    但世人渴求力量,追求长生,哪怕明知一去不复返,也甘愿承受离别之苦,走上修行之路。

    今夕路漫漫,明日遇长生。

    元晟帝叹了口气,他记得谢道红与兄长谢道渊关系最为要好,若得知其死讯,也不知作何感想,是否悔意觅仙君?

    昨日,元晟帝思量再三,还是用落星盘联系了中域。

    “百丈剑锋入云霄,浮光化影空渺渺。”

    也不知何时才能收到回复。

    元晟帝摸索着怀中的落星盘,目光暗沉。

    宸贵妃的车驾中。

    “母妃,为何要带五弟?”一个相貌英武的男子眉头紧锁,有些不悦。

    他是大皇子项瑛,宸贵妃的长子。

    宸贵妃已经四十多岁了,却偏偏明艳动人,姿态优雅,她捻起一枚葡萄,放入口中,漫不经心道:“你父皇的意思,所有皇子都要去,老五是傻了点,但也不会惹麻烦,带着也无妨。”

    “不用他惹麻烦,他本身就是个麻烦! ”项瑛烦躁不已,这么多年,老五这个傻弟弟一直是别人攻击他的点,关键他还不能反击。

    宸贵妃细眉一蹙,“你这说的什么话?他到底是你弟弟。”

    项瑛仰面,手臂遮住双眼,叹了口气,“我宁愿没有这个弟弟。”

    宸贵妃目光幽幽,“若老五是个健康的孩子,说不定你更不喜。”

    项瑛是她的儿子,她了解,还没当上太子,就得了皇帝才有的疑心病。

    别听他总是抱怨老五是个傻子,实则内心深处是庆幸的。

    项瑛身体一僵,又很快恢复如常,道:“老五是我弟弟,我再不喜也不会将他怎样。”

    宸贵妃轻笑,摸了摸发髻上的簪子,“好了,不说老五,你来母妃这儿也挺久了,出去吧,跟你那些弟弟好好聊聊,这次的南苑狩猎,不少世族子弟也来了,旅途劳累,你是皇长子,该代表皇室前去慰问一番。”

    “是,母妃。”

    项瑛心中已有人选,金家嫡长子金奇山,顾家嫡次子顾长青,温家嫡长子温如故,乔家嫡长子乔宇。

    这四人代表了不同方面的力量,金奇山的父亲是户部尚书,顾长青的叔父是顾霖,温如故父亲是御林军统领,乔宇父亲是镇守边塞的大将军。

    本来项瑛是想拉拢顾长青的兄长顾长泽的,但顾长泽是项岿的伴读,阵营天然就归属于二皇子,且靖远侯府向来保持中立,他也就不做无用功。

    而顾长青与他三叔关系亲近,顾家老三是六元及第的状元,之前打过几次交道,双方对彼此的感官都不错,若能通过顾长青把顾霖彻底拉到自己这一方来,倒也不错。

    对了,据说这次顾府堂少爷也来了。

    项瑛心里觉得好笑,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堂少爷,也敢参加南苑狩猎?他知道来这儿的都是谁吗?

    有资格参加南苑狩猎的——

    三品以上的官员,随行女眷需有一品诰命在身,后宫嫔妃得了旨意的只有两位贵妃,皇子倒是可以都来,但公主只有一位宿华长公主,得到了殊荣。

    也只有勋贵世族的后辈,不做限制,可以跟着家里长辈一起。

    不得不说,不知者无畏。

    项瑛嘲讽地笑了笑。

    此刻。

    出行队伍的后方,不知者无畏的侯府堂少爷正跟侯府二少爷玩得兴起。

    “长庚,你的小白马怎么这么灵活啊?”

    顾长青的小青马被顾长庚拍了马屁,一惊之下差点没策马奔腾,顾长青气恼,便想着也去拍雪焰,却见这小白马灵活性极高,不断走位躲避魔爪。

    顾长庚得意,“雪焰天生丽质。”

    “天生丽质是说女人的,雪焰一头小公马,不能用天生丽质形容。”

    顾长青认真纠正堂弟的用词错误。

    顾长庚看着一本正经的小堂兄,忍不住又想使坏,拍了下青灵的马屁股,小青马敏感的一抖,带着自己主人奔向远方。

    “啊,青灵,稳住! ”

    听到小堂兄的惊呼声,顾长庚扬起唇角,满意了。

    说起来,明夷在哪呢?

    这一路颠簸的,身体受得了吗?

    顾长庚忍不住四处张望,寻找谢明夷的身影。

    “可是顾兄?”

    旁边传来一声惊疑不定的询问。

    顾长庚回头,就见到一个大胖子,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马腿有些颤巍巍的。

    “金兄?”

    顾长庚想起来了,这人是金奇山,两人在醉月阁有过一面之缘。

    金奇山确认了顾长庚就是醉月阁的顾小兄弟,心里很开心,“醉月阁一别后,就再也没见过,区区心里甚是遗憾,回去询问舍弟,舍弟却时而大笑,时而痛哭,让人不思其解。不想今日倒是有缘遇到了。”

    金奇玉时而大笑,时而痛哭?

    顾长庚心里敲响了警钟,不动声色道:“金奇玉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金奇玉笑呵呵的,“已经好多了,大夫来诊脉都说是奇迹。”

    “那就好,只是金兄是怎么问他的,为何他会时而大笑,时而痛哭?”

    顾长庚心想,金奇玉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

    “额,舍弟自从上次发病,就变得沉默寡言,不爱搭理人,区区说了顾兄的名字他也没反应,就作了一副顾兄的画,拿给他看,谁知他看了一眼就把画抢了过去,对着画像忽悲忽喜。”说到这里,金奇山不由狐疑的看了一眼顾长庚。

    顾长庚嘴角抽搐,“金兄作画水平如何?”

    “区区诗词歌赋一般,唯一拿出手的就是人物画了,入木三分,栩栩如生! ”说到自己最擅长的地方,金奇山还是骄傲的。

    顾长庚:……

    看来自己这张脸,金奇玉印象深刻啊。

    只是顾长庚寻思着,他也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啊,怎么金奇玉对着他的画像又哭又笑呢?

    “金兄,令弟这般行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顾长庚试探着问道。

    闻此,金奇玉沉思片刻,忽而一握拳,道:“有可能,自从上次发病,奇玉就性情大变,乖巧了不少,只是听房里丫鬟说,奇玉总在晚上说着打打杀杀的梦话,还磨牙,有一天晚上还梦游了,蹲在院子里挖坑。”

    顾长庚脑中浮现出一幅场景,一个长相略渗人的男子大半夜在院子里挖坑,不由寒毛一竖。

    “挖坑干嘛?”

    “估摸着是埋人,总不至于种树吧。”

    金奇山笑笑,随后又深深叹了口气,愁道:“区区觉得是有人得罪了他,只是他畏惧那人,不敢报复。唉,舍弟先天不足,受家母溺爱,养了一副无法无天的性子,偏又心眼比针尖还小,谁得罪了他,做梦也要把他埋在土里。”

    ※※※※※※※※※※※※※※※※※※※※

    顾长庚:我就想知道,他到底傻没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