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遇虎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顾长青彻底心动了。

    他下意识地朝顾长庚看去,只见堂弟轻轻点了下头。

    “那,就一起吧。”

    顾长青的加入,让项瑛得志意满,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天命所归了。

    只差一个金奇山了。

    “等下。”

    温如故突然开口。

    他看着顾长庚,面无表情说道:“这位……顾公子,也要跟我们一起吗?”

    温如故很排斥谢明夷,哪怕他比谢明夷大了十几岁,也喜欢不起来。

    其实他一开始对这个表弟是没多大感觉的,毕竟姑姑温盛云对他也不错。

    只是人往往在意身边人的看法,年少时是父母,长大后是妻子。

    恰恰他的父母妻子都不喜欢谢明夷。

    这让温如故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个人一定哪里不对,否则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他?不讨厌别人?

    当得知谢明夷的婚事改变后,温如故第一反应是为顾长泽庆幸,第二反应就是为顾长庚惋惜。

    不像孙氏和温如梦,不喜谢明夷是因为嫉妒和偏见,温如故讨厌谢明夷完完全全就是他真实的喜恶,他很坚定地认为谢明夷不值得被喜爱。

    所以当温如梦告诉他,顾长庚很满意这门婚事的时候,他感到了荒谬,难以置信。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谢明夷?

    “听闻你来自乡野之间,礼乐御射一窍不通?来参加狩猎也是凭着侯府堂少爷的身份,靠着侯府的面子?呵呵,顾公子难道就不怕惹人非议,徒增笑话吗?”

    温如故今日穿着淡紫色的骑装,看起来颇有几分尊贵,他盯着顾长庚,发出了诘难。

    其他人短暂的怔忡之后,也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只有顾长青皱着眉不高兴。

    “礼乐御射一窍不通?”

    顾长庚心里有些纳闷,总有些不认识的人上来找他的麻烦,他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乡野出生怎么了?还看不起咋滴?

    他一个仙武世界的人也没鄙视你们低武世界啊。

    顾长庚不悦道:“这位大叔,你我素未谋面,哪怕我出生乡野,你又怎可断言我对君子六艺一窍不通呢?”

    大叔?!

    众人神情都有些古怪,不由看向温如故,嗯……浓眉大眼方脸,长得是有些偏成熟了,紫色更衬老气。

    再看顾长庚,眉眼青涩,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婴儿肥。

    说是两辈人,也不是那么不可信啊。

    温如故大怒,斥道:“我才二十有八,当不起靖远侯爷的同辈! ”

    “二十八?那刚好,我十四。”

    顾长庚打了个响指,道:“两个我的年纪了,叫你一声叔,有问题吗?”

    温如故脸色铁青,“我是谢明夷的表兄。”

    顾长庚诧异,“呀! 原来是表兄啊,怎么不早点说,害得我差点跟明夷隔了辈!”

    温如故憋屈:“我……”

    刚开口,就被顾长庚打断了。

    “不过,表兄,你之前说的话也太大逆不道了。”

    顾长庚发出一声轻笑,眉眼弯弯,却自有一股桀骜之意。

    温如故:“我如何大逆不道了?”

    项瑛也皱起了眉,“顾公子,这种让人误解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顾长庚不理这位大皇子,继续说道:“你说我来参加狩猎只是凭着自己侯府堂少爷的身份。”

    “这话没毛病,毕竟来参加狩猎的世家子弟,大多数都是凭着自己的身份,就像表兄,凭着忠亲王府大公子的身份,长青凭着自己侯府二公子的身份,就连大皇子……也是因为他是陛下的儿子。”

    温如故脸刷的一下白了,话已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莫非在表兄眼里,这些人来参加狩猎,都会惹人非议,徒增笑话吗?”

    顾长庚眼眸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对付这种找麻烦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他自己的话把人怼回去。

    “我说表兄这话大逆不道,是因为这话里的意思往小了说,是对参加狩猎的所有世家子弟,包括几位皇子的极度不尊重!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可你不能因为他们出生高贵,就否认他们才华横溢,文武双全啊! ”顾长庚义正言辞。

    顾长青摇旗呐喊:“对! 没错! 你不能因为我们的身份,就忽略了我们的努力! ”

    项瑛等人也若有所思,一副赞同的表情,对嘛,大家都是有身份同时也有内在的人。

    温如故:……我……艹!

    “再往大了说。”

    顾长庚咳嗽几声,清清嗓子,道:“身份本来就是一个人存在的证明,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大皇子的为人子身份,代表了他与陛下贵妃血脉相连。”

    “表兄如此不认同身份,想必在表兄眼里,身份地位完全不重要了?”顾长庚歪着脑袋,眸光透着几分寒气,“无尊卑之分,无夫妻之情,无父子之亲,无君臣之义。”

    一句句诛心之语,砸在温如故心上。

    大皇子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温如故打了个寒颤,强笑道:“顾公子真的多想了,我不过随口一说,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较真?”

    “哦——”

    顾长庚拖长了尾音,淡淡道:“原来是这样吗,怪我为人太严谨,开不得玩笑。”

    项瑛等人也知道温如故没那个意思,只是听了顾长庚的话,再看温如故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仿佛他真的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

    “好了好了,吾相信知新的为人,到此为止吧,已经耽误了挺久了。”大皇子打了圆场。

    温如故,字知新。

    男子二十弱冠取字后,朋友之间的称呼就以字为主了。

    大皇子项瑛,字玉尧。

    乔宇,字子房。

    “啊! 有老虎! ”

    “快来人! ”

    突然后面几百米处有人呼救,是钟离尘的声音。

    “遭了,五皇子还在那里! ”

    顾长青想起来了,项拙正在处理伤口,不由大惊。

    “五弟?”

    项瑛心一沉,为何五弟会在那里?他不是让他回去了吗?

    顾长庚也暗道不好,他光顾着怼这个温如故去了,没注意后方。

    啧,没有灵识就是麻烦!

    “我先走一步! ”

    随即足尖一点,顾长庚整个人跳到了树上,踩着枝叶,飞快地在林间跳跃。

    “这,是轻功吗?”

    顾长青奔跑着,脑子乱七八糟的想着,想回家后让堂弟教他。

    项瑛几人纷纷骑上了马,乔宇一把拎起气喘吁吁的顾长青,带着他策马跑了起来。

    顾长庚速度极快,到的时候正看见项拙面无表情地捂着屁股和钟离尘站在侍卫身后。

    侍卫举着刀,与一只白色的老虎对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