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从今天开始,不取标题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老虎甩动着粗壮有力的尾巴,低吼着步步逼近。

    阳光下,那额头上的王字威严十足,让顶在面前的侍卫胆战心惊,不断退让。

    “好大的老虎。”

    顾长庚站在树上喃喃道,这只白虎光是尾巴就约莫有六尺,昂起头跟人差不多高了。

    此刻,丛林之王似乎失去了耐心,两只前爪拍击着地面,忽而整个身体腾空而起,扑了上来。

    被白虎巨大的阴影覆盖,侍卫惊恐之下,竟翻滚到了两边,露出后面被保护的项拙和钟离尘。

    眼见那白虎就要扑倒两人。

    顾长庚身体一闪,借用风之剑势,几乎是眨眼间,就凌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一脚踹飞还在半空中的白虎。

    “砰! ”

    白虎砸到了地上,它挣扎着爬起来,晃晃脑袋,似有些晕眩。

    钟离尘背上汗湿了一大片,他缓缓松了口气,“好险,幸亏顾公子来的及时。”

    “保护好五皇子和钟太医,这只老虎,交给我。”

    顾长庚皱起了眉,他这一脚少说也有千斤重,这只老虎居然没事?

    侍卫们羞愧不已,连忙挡在项拙两人前面。

    就在顾长庚准备出手时——

    “吁~”

    这时,项瑛等人到了。

    项瑛看到了那只白虎,顿时大喜。

    “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居然是白虎! 都别动手,让我来! ”

    项瑛骑着马,从箭袋里抽出一支羽箭,拉弓瞄准,目光灼灼。

    顾长庚默默散去手中剑气,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来你来。

    “咻! ”

    项瑛一箭射出——

    没有中。

    那白虎察觉到了危险,敏捷地跳到一边,躲开了这一箭。

    “好个畜生! 还会躲箭?我看你能躲几支?”

    项瑛本身精通弓箭之术,气恼之下抽出五支箭,如行云流水,弯弓五连射。

    “中了! ”项瑛满脸兴奋。

    他前四箭封锁了白虎的方位,最后一箭卡在了一个无法躲避的位置。

    所以,必中!

    “啪嗒! ”

    第五支箭的确射中了,但却连皮毛都没有刺透,白虎抖动几下,就把嵌在皮毛里的箭甩下来了。

    血都没流。

    “不可能! ”

    项瑛难以置信,他的弓箭是舅舅亲手打造的,堪比地阶武器,怎么可能一只野兽就能挡住?!

    白虎似乎也有些迷茫,这个看起来锋利的武器,居然破不了它的防?

    那还慌个啥?躲个啥?直接刚就完事了!

    白虎眼中露出人性化的嚣张气焰,如查巡领土一般,昂首挺胸地迈步前进,喉间不断发出愉悦的咕噜声。

    “一起射! 朝它眼睛射! ”

    项瑛不愿意相信自己伤不了这畜生,射出一只又一只羽箭,其他人也纷纷弯弓搭箭。

    白虎眯着眼,它连躲都不想躲了。

    任凭箭雨倾盆,它自岿然不动。

    白虎:来来来,有本事射穿我的眼皮。

    众人:……

    攻击不如对面的防御高,还折腾啥呢?

    气氛一时之间凝固了,马匹也开始焦躁不安,猛兽的气场逐渐笼罩。

    “大皇子,怎么办?”林婉宁有点怕了。

    项瑛咬牙,他能有什么办法?这畜生皮太厚,打它跟按摩一样!

    白虎已经朝他们扑了过来。

    马匹受惊,嘶鸣着立起,几人根本控制不住,纷纷跳下了马,狼狈地躲到侍卫的后面。

    “子房,你是血境武者,能拿下这畜生吗?”

    项瑛怀抱一丝希望在乔宇身上。

    乔宇看着白虎手腕粗的尾巴,额角抽搐,“您真看得起我,这白虎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野兽,应该有异兽血脉。”

    异兽血脉?

    项瑛脸色霎时发白,“靖远侯不是带兵清理过虞山吗?为什么还有异兽?”

    拥有异兽血脉的野兽,其实就是异兽录副录里记载的异兽。

    异兽录正录里记载的十六只异兽,是真正的异兽,天地孕育,独一无二。

    而副录里的一百多种异兽,多是沾染了那十六只异兽的血脉气息,而产生一定异变的野兽。

    这些后天形成的异兽,虽无特殊的力量,但气血惊人,力量体型都远远超过一般野兽。

    这只白虎,就是副录里排名第二十九的天罡白虎。

    据说拥有正录排名第四的异兽——穷奇的血脉。

    穷奇,长着翅膀的老虎,喜好争斗,扬恶抑善。

    故,随其发生异变的天罡白虎,也同样狡猾邪恶。

    它享受着众人的惧怕,用力地将尾巴甩在地上,裂土碎石。

    项瑛喘着粗气,一把抓住顾长青,大吼:“你父亲怎么办事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吗?你知不知道,虞山这么多世家子弟,随便一个人为异兽所伤,你父亲都是死罪! ”

    父亲?死罪?

    顾长青怔住了,本来面对猛兽就胆战心惊了,再被大皇子一番怒吼,害怕之余不由担心起了顾郴。

    顾长庚把发愣的顾长青拉到自己身边,掀唇笑道:“大皇子慎言,现在保护你的人可都是我们靖远侯府的,有时间生气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逃离虎口吧。”

    项瑛哽住,马都跑没了,还怎么逃?

    都是因为靖远侯办事不利,造成了这么大的疏漏!

    他怒火攻心,转过头,恰巧又看见缩在最里面的项拙,顿时怒气有了发泄的渠道。

    “我不是让你滚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那些人……说的对,你就是个天煞孤星,引来了异兽,所有人都要跟你死在一起,你满意了?! ”

    项拙耳朵动了一下,他低着头微微张唇,声若蚊蝇的说了两个气音,“满,意……”

    项瑛已经无法保持镇定了,恐惧占据了理智。

    林婉宁第一次见到毫无风度的项瑛,她说不清自己什么感觉,失望?生气?或是冷漠如初。

    白虎已经离他们一米不到了。

    侍卫们举刀的手颤抖起来,白虎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一爪子挥了过去。

    “咔嚓! ”

    兵刃尽皆碎裂。

    侍卫们大惊失色,松开刀柄,丢下手中残存的半截刀。

    顾长庚摇了摇头,一半刀也能用,扔了就完全赤手空拳了。

    看来,还是要靠他。

    “借弓箭一用。”

    顾长庚夺过项瑛的弓箭。

    项瑛不解:“弓箭伤不了它! ”

    已知无用,干嘛还要?

    足尖轻点而起,顾长庚整个人滞于空中,身体环绕着风,箭矢上附加了一层庚金剑气,眼眸清晰倒映着白虎的身影。

    “咻——”

    挽弓如满月,箭势不可挡。

    这一箭,带着与空气磨蹭出的火花,以风赐予它的极速,射中了白虎的眼睛。

    “嗷——”

    白虎发出痛苦的吼叫,它的脑袋狠狠跄地,两只前爪合在一起,想将箭矢拔出。

    却难以动其分毫,这支箭已深入头骨。

    白虎血流满面,身体摇摇晃晃,最终还是倒下了,近千斤的重量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

    标题实在太顽劣,目前已离家出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