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离家出走的第四天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正午的阳光很烈。

    谢明夷在颠簸中,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马背上,手脚都被绑住了,顿时眼皮一跳,知道自己还是被逮住了。

    杀了御林军的人,不用想也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五马分尸?还是午门斩首?

    谢明夷脑袋混乱地想着,还没来得及成亲呢,顾长庚就要守寡了,或者他会跟别人在一起?

    这么一想,谢明夷就很难过,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现在知道怕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谢明夷泪眼迷蒙的看去,是王骑尉,他骑马走了过来。

    周围的侍卫都在树荫底下休息。

    “你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动手呢?”王骑尉目光纠结,“你就那么不信任你外公吗?”

    谢明夷一惊,忠亲王是说过他有安排,会杀了那些贼匪,只是他更希望能够自己手刃仇人。

    这位……王骑尉,是外公的人?

    “别多想,我不是忠亲王的人,只是之前承过他老人家的情,准备这次还罢了。”似乎明白谢明夷在想什么,王骑尉淡淡说道。

    夏天阳光很晒,谢明夷趴在马背上,汗水湿透了衣裳,散落耳边的头发也被汗水打湿,一缕缕地贴在脸上。

    他艰难的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现在你没还上,还欠我外公的人情。”

    王骑尉幽幽道:“是啊,你破坏了我完美的杀人计划,让我错失了还人情的机会,如果你不是忠亲王外孙,我真想一巴掌呼你脸上。”

    谢明夷当没听见他的哀怨,直直的看着他,说道:“那我再给你一个还人情的机会。”

    王骑尉愣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你不会是让我放了你吧?别痴心妄想了。”

    “我自己出手,能全身而退,你呢?杀完人就昏迷在现场,被人逮住了,我要是放了你,我拿什么跟上面交代?”

    王骑尉刻意忽略了是自己派人搜索四周,才发现了谢明夷这件事,他一点都不心虚,谁让他们祖孙俩都没告诉自己这件事。

    俗话说,一事不二主,既然让自己帮忙,就别自己出手,是不放心还是咋滴?

    王骑尉心里有些不爽。

    想他一个天赋异禀的血境巅峰武者,还二十不到呢,除了家世差了点——世代杀猪匠,长得捉急了点——面目沧桑一把络腮胡。

    就因为十几年前,家里的猪肉铺被对门竞争对手打压挤兑,生意不好做,全家愁眉苦脸的时候,忠亲王在他家的猪肉铺上买了一刀肉。

    那个时候的忠亲王,可是大楚的活战神,他关顾的肉铺,立马被大楚百姓抢翻了,生意一下大好,还成了京城第一家连锁猪肉铺。

    从此,家里老头子就总絮絮叨叨,忠亲王是咱家的大恩人,一定要报答他等等。

    每当王骑尉不认同,老头子就横眉竖眼,追着他三条街,骂他没良心,说如果不是忠亲王,家里就不能攒下这么多家业,就不能送他习武。

    王骑尉从小被耳濡目染,一想到自己家里贯穿京城四条街的猪肉铺,居然有种诡异的认同感。

    确实是忠亲王帮了家里嘛。

    没什么不好否认的,哪怕对忠亲王而言,只是随手买块肉,但对一个平民之家,就彻底改变了命运。

    王骑尉王玦回忆了一下自己欠人情的经过,咂咂嘴,道:“不要说我不帮你,我只能尽力减轻你的嫌疑,不把这个罪定死在你身上,你还是有狡辩的机会的。”

    谢明夷嘴角抽搐,这就是你的还人情方式吗?

    只是,他恐怕狡辩不了。

    谁让,御林军的统领,是他的亲舅舅呢。

    温盛则了解他与那些贼寇的一切恩怨。

    谢明夷不由再次暗恨他这具破身体,说晕就晕。

    ……

    顾长庚和顾长青在南苑一间亭子里,吃着瓜果点心。

    大皇子几人去洗浴更衣了,待会儿选好马还要继续狩猎。

    狩猎的结束时间,可是在酉时呢,现在才正午。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

    顾长庚一眼瞟过去,顿时心惊了,谢明夷手被绑在后面,被侍卫压着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

    顾长庚皱眉,急忙过去询问。

    被询问的侍卫以为顾长庚是哪位大家公子,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行刺?杀人?还是六个?

    顾长庚迷茫了,这还是那个小可爱谢明夷吗?

    莫非,他觉醒前世记忆了?

    “嘶——”

    顾长庚倒抽一口凉气。

    想到那个杀人不见血一针夺命的谢元君,顾长庚心有戚戚,太可怕了。

    虽然……但是……

    不得不承认,顾长庚的确是个妻管严。

    本来还想趁着他失忆,享受一下柔情似水,现在直接冰冻三尺了。

    顾长庚有些悲伤,突然又想到,谢元君如果杀了人,怎么会被逮住呢?这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他还是小可爱谢明夷?

    顾长庚嘴角疯狂上扬,道侣没恢复记忆,太好了。

    呸!

    想什么呢?

    道侣被抓了,还不去救他?!

    顾长庚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严肃地想着解救方案。

    直接一剑杀进去?

    不妥不妥,他们这辈子都有亲人在,还是不要跟大楚皇室撕破脸比较好。

    就在顾长庚苦思冥想的时候,温盛则已经从侍卫那里知道了刺客的事情。

    他看到谢明夷,瞬间明白了,他面无表情,严厉道:“你好大的胆子! 居然敢混进南苑行刺! ”

    王骑尉站了出来,恭敬道:“禀大人,属下只是在百米外的草丛里发现了他,当时他正处于昏迷状态,柳骑尉是否是他所杀,尚不确定。”

    温盛则阴鸷的目光看了王玦一眼,冷哼一声,“除了他,还能是谁?别人不知道,我这个做舅舅的还能不知道吗?”

    谢明夷讽刺一笑,“你还知道你是我舅舅?我还以为你跟我有仇呢?”

    温盛则大怒,正要说什么,就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温爱卿,发生了什么事?”

    是元晟帝,他带着两位贵妃过来了。

    温盛则瞬间恢复脸色,半跪行礼道:“启禀陛下,御林军的一位骑尉和五名侍卫,被人杀了,下官正在审问犯人。”

    “哦?”

    元晟帝听闻御林军死了个骑尉,不由皱了皱眉。

    “不是犯人! ”

    王玦暗叫麻烦,但还是站了出来,“陛下,此人只是昏迷一旁,有嫌疑罢了。”

    元晟帝认识王玦,两年前就已经是血境武者了,通往中域的一块令牌就是给了他。

    此刻见他出面,不由感了兴趣,道:“具体的说给朕听听。”

    王玦:“禀陛下,死去的柳骑尉和另外五名侍卫,死前正在饮酒划拳,其中柳骑尉和四人突然同一时间毙命,剩余一人被其他侍卫围住保护,却也在片刻后被银针刺透眉心而死,臣检查了六人的尸体,都是脑部被银针穿透而死,但诡异的是,一起死去的五人,只有柳骑尉脑中有银针,其他四人只有伤口。”

    “嗯?这般诡异吗?”元晟帝略有些吃惊,指着谢明夷,问:“把此人,又是什么情况?”

    王玦回答:“臣第一时间让侍卫搜索了四周,发现此人穿着侍卫的衣服,昏迷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臣料想可能与他有关,就将人带回了南苑。”

    元晟帝看了眼谢明夷的脸,忽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不由问道:“他身份可查明了?”

    王玦刚想说,就被温盛则抢先,“陛下,他是臣的外甥,名叫谢明夷。”

    “姓谢?”

    元晟帝心神有些恍惚,原来他就是谢道渊的儿子,谢道红的侄儿。

    想到谢道红,元晟帝发出叹息,“那想必与他无关了。”

    王玦和谢明夷都愣住了,无关?那没事了?

    温盛则震惊不已,忙道:“陛下有所不知,死去的柳骑尉与臣这外甥有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元晟帝咀嚼着这四个字。

    温盛则道:“不错,臣的妹妹妹婿,也就是他的父母,皆是被柳骑尉所杀。”

    元晟帝一听,顿时大怒,“就是那个盗匪?那为何盗匪也能进御林军了?”

    温盛则躬身,作诚惶诚恐状,“启禀陛下,大楚律法向来有诏安一说,柳骑尉虽然之前是盗匪,但他已经被四皇子诏安,成了其下门客,不久前加入御林军。”

    温盛则做事向来稳妥,任何没把握的事,他都不会做。

    大楚律法言明,盗匪可被诏安入伍。

    元晟帝一时无言,心里愤恨却知道此事,大概跟谢明夷真的脱不了干系了。

    “谢家小子,你自己说,人是你杀的吗?”元晟帝把话递给了谢明夷。

    谢明夷握紧了拳头,强行冷静下来,说道:“不是,人不是我杀的。”

    “王骑尉也说了,那几人皆是被银针所杀,我自幼体弱多病,哪来的银针杀人之法?而且我若是凶手,岂会昏迷不醒等着人抓?”

    元晟帝点头,确实不假,他没这本事。

    “那你如何解释你在附近?”温盛则其实也觉得不太可能是谢明夷,但这不妨碍他想把屎盆子扣在谢明夷头上。

    谢明夷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个是他解释不了的。

    “他是来找我的。”

    一个清朗的少年音响起,谢明夷回头看,就看到顾长庚朝他咧嘴一笑。

    谢明夷突然感觉好委屈,眼眶唰的一下红了,“你怎么才来?”

    顾长庚不理他,朝元晟帝躬身行礼,认真严肃道:“皇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长庚,是谢明夷的未婚夫,他就是因为太过思念我,才一时想不开混了进来,望陛下恕罪,饶他一次吧。”

    谢明夷:你才想不开!

    元晟帝见这个少年郎目光清明,眉眼疏朗,初印象一下子就被点满了,笑道:“原来如此,少年人情不自禁,朕理解,恕他无罪。”

    顾长庚扬起唇角,正要拜谢,就听到外面一声惊呼,“四皇子来了! ”

    四皇子表情很不好看,“父皇,就怎么轻易饶恕他,似乎不太好吧。”

    元晟帝不悦:“老四?”

    四皇子拱手,“父皇,柳一横到底是儿臣的门客,他死了,儿臣自然要为他讨回公道,不然日后如何服众?”

    元晟帝眯起眼:“那你有什么想法?”

    “禀父皇,谢公子身上的嫌疑仍在,按照大楚律法,自然要押解回京,入狱审问。”四皇子一字一句说道。

    从没有谁杀了他的人,还能全头全尾的回去。

    元晟帝目光一凝,老四这是想让谢明夷受一点皮肉之苦?

    若四皇子是要杀谢明夷,元晟帝还能回绝,但他完全按律法来,元晟帝就无可奈何了,纵使皇帝,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也不能忽视律法。

    “那就,依你吧。”

    温盛则低垂着脑袋,露出了一个笑容,经过此事,谢明夷受牢狱之灾,四皇子也会在陛下那里失去优势。

    一箭双雕。

    “慢着。”

    顾长庚抬起眼眸,“皇上,您之前说狩猎第一者,可以得到您一个承诺,对吗?”

    元晟帝点头,“不错。”

    四皇子视线转到顾长庚身上,嗤笑一声道:“你还想拿第一?据我所知,整个上午,你一只猎物都没猎到吧。”

    他对其他几个皇子的事都很关注,大皇子今日猎到白虎,他自然查询了一番,知道了顾长庚和顾长青的事。

    顾长庚目不斜视,“希望陛下给我这个机会,我去虞山,酉时之前回来,若我是第一,那陛下就恕明夷无罪,也无嫌疑。”

    元晟帝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心有触动,“好,朕答应你,酉时之前,你还有两个时辰。”

    “谢皇上。”

    顾长庚走到谢明夷身边,把绳子解开,扶他起来。

    “等我。”

    说完,顾长庚就走了。

    两个时辰,太赶了。

    他骑上雪焰,一路疾驰,进入虞山。

    顾长庚打开项瑛给他的虞山地图,脑中飞速的确定了几条路线。

    “这里。”

    虞山有一颗苍天大树,足有百米高。

    顾长庚花了半个时辰到了那颗树下,轻轻呼了口气,直接飞身而上。

    站在树梢上,一眼望去,漫漫林海。

    顾长庚闭眼,手中凝结了一把青色的半透明长剑。

    无形剑气瞬间弥漫开来。

    剑势——风!

    无穷无尽的剑气顺着风钻进山林,寻找着一只只野兽。

    这还是顾长庚第一次用出如此多的剑气,他脸色有些苍白,控制这么多剑气对身体负担太大。

    一道道剑气穿梭在虞山,一次次地在参加狩猎的人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拐走猎物。

    “诶,你们有没有发现,野兽突然少了好多啊。”

    “你不说,我还没觉得,你一说,果真是这样! ”

    “明明上午猎物出现的还挺频繁的。”

    “不会被人猎光了吧?”

    林间各处传来不解的疑问。

    而罪魁祸首已经吐血了。

    树下,狐狸、兔子、鹿、老虎、野狼、山鸡,一只只,一窝窝,食物链的压制失去了作用,全都老老实实的待着。

    顾长庚控制着剑气,让剑气控制着野兽,朝他这里聚拢。

    因为没带侍卫,他需要靠自己一人之力,把野兽带回去。

    顾长庚跳下树,清点了一下,一百三十六只,应该够了,顾长庚擦去唇边的血色,想道。

    ※※※※※※※※※※※※※※※※※※※※

    二合一感谢在2020-05-02 06:29:50~2020-05-03 05:38: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笑蜀安歌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