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宴会开始了。

    繁星漫天,夜风微凉。

    一盘盘菜被侍女端上来,宴席中央的空地上,搭起了篝火,丝竹管弦之声响起,有舞女围着篝火跳舞。

    很热闹。

    而此时,顾长庚找到了被关小黑屋的谢明夷。

    可怜兮兮的,衣裳凌乱,十分不雅观。

    顾长庚站在门口有些烦躁,“啧”了一声,“还不出来?”

    谢明夷低着头,挪着脚步走出房间。

    “抬头。”

    谢明夷……转过身,抬起了头。

    顾长庚看着谢明夷的后脑勺,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后脑勺。

    “转过来。”顾长庚有些无奈,真是,再大的火也被他熄了。

    谢明夷吸了吸鼻子,猛摇头,“我,怕你,骂我。”

    “我不骂你。”顾长庚声音平淡,“我有什么资格骂你?”

    “你,你可以骂我。”谢明夷声音带了点哭腔,“你这样,不骂我,我更怕。”

    顾长庚叹了口气,“是我的错。”

    “我不该让你处于危险之中,不该让你担惊受怕,更不该,不去了解现在的你。”

    顾长庚是真的感到自责了。

    他有上辈子的记忆,记忆中的谢元君,强大而温柔,但现在的谢明夷,却跟强大远远够不上。

    他也许比一般孩子经历的多,感受的多,勇敢的多,可他究竟是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孩子。

    有些天真,有些热血,有些敏感,有些倔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这些,切切实实存在于谢明夷身上的东西,顾长庚不懂。

    他没有主动去了解过,现在的谢明夷,已经不是过去的谢元君了。

    谢明夷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用小眼神瞟他一眼,又很快收回,“可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顾长庚微微一笑,“对,我很怕麻烦,所以,你能不能保证,以后不要再惹麻烦?”

    谢明夷:???!

    谢明夷当下心一颤,他前面说那一句话,真的只是想作一下,以退为进求个安慰抱抱之类的,现在得到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回答,真的觉得委屈极了。

    顾长庚手搭上谢明夷的肩膀,认真道:“当然,我也向你保证,以后不会让你遇上麻烦。”

    遇不到,就惹不到。

    作为一个剑修,就应该为道侣提前解决一切麻烦。

    顾长庚轻轻掰过谢明夷的身体,看到他通红的眼眶,还有眼眶里打转的泪花,仰头叹息道:“哭什么。”

    谢明夷随手抹了把眼泪,“哭我自己,太没用了。”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想着一个人,去行刺?”顾长庚想不通这点,谢明夷的外公哪怕没有了权势,人脉还是在的,杀个五品的骑尉应当不难。

    谢明夷捂脸,声若蚊蝇:“我以为自己很强大。”

    顾长庚:“?”

    什么鬼?强大的只有谢元君啊,跟你谢明夷不搭边的,你身子弱,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

    谢明夷真的尴尬死了。

    以为自己能够从天而降,潇洒随意的甩甩针就灭掉敌人,然后飘然而去。结果蹲在草丛里半个时辰,被蚊子咬了一身包,费劲千辛万苦报了仇还就地昏倒被逮住……

    这种经历,谢明夷不想体验第二次。

    谢明夷解释:“就像话本里说的那样,少年背负血海深仇,孤苦伶仃数载有了奇遇,终于学会一身本领,然后——”

    “还是打不过。”顾长庚接道。

    “打不过那就不是主角了。”谢明夷有些丧丧的,或许是因为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主角。

    顾长庚:……你有没有想过,你也许是女主角。

    “其实,夫夫俩,有一个能打的就行了。”

    想到上辈子能打能抗能奶的谢元君,顾长庚有些心虚。

    谢明夷不服气,高声道:“我学了一套针法,很厉害的。”

    “但我没学好。”他又低沉下来。

    针法?

    !!!

    顾长庚精神一震,天行九针?

    谢元君,要回来了吗?

    “总有一天,你会学好的。”

    “你饿吗?外面在举办宴会,我们去蹭点吃的。”

    “可我现在这样。”谢明夷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沮丧道,“脏兮兮的。”

    “我给你变个小把戏吧,你闭眼。”

    谢明夷听话地闭眼。

    顾长庚捏了个法诀,这是修行界人人必学的日常小法术——净尘决。

    无数青色的小光点围绕着谢明夷,将褶皱抚平,将脏污去除,将汗水洗净。

    被清清凉凉的感觉裹住了,谢明夷忍不住睁开眼,满眼的青色光点,如梦似幻,顿时惊叹,“这是什么?”

    “喜欢干净的小精灵,见你太脏就过来打扫。”顾长庚笑眯眯道。

    其实一般人使用净尘决,只是一道微风拂过,就完事了,根本不会有这么夸张唯美的特效。

    只是顾长庚当年为了追求谢元君,将好多常见法术改成了撩人神器。

    拯救了无数孤身一人的修仙者。

    也算,功德无量。

    光点散去,一身清爽的谢明夷再次出现。

    顾长庚拉着他的手,去外面的宴席上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吃东西。

    他们隐藏在灯火暗淡的角落,丝毫不引人注意。

    但在有心人眼里,不管在哪都很显眼。

    “孙沁然,淑贵妃的头面好看吗?”一个面容白皙的少女眼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孙沁然握了握拳头,“好看也不是你的。”

    少女不屑,“说的好像是你的一样,不过一只杂毛狐狸,也就你腆着脸上去讨要,淑贵妃只是不想你难堪,才给你的好吗?”

    “宋亚楠! ”孙沁然火冒三丈,“你说够了没有?!”

    “你生气了?”

    宋亚楠眼珠子转了转,又道:“哎呀别生气,我是好心过来提醒你的,本来你拿那个头面没什么问题,毕竟没有人猎到红狐,但最后那个谁?顾家堂少爷对吧,一共四只狐狸,我可看得清清楚楚,有一只纯正的火狐。”

    “那才是淑贵妃想要的猎物。”宋亚楠一副意味深长。

    孙沁然气息有些不稳,她当然看到顾长庚猎到的那只火狐了,但她想着他是男子,也不会与自己争,就抱着这个念头理直气壮的不提这事。

    现在被宋亚楠戳破,一时之间,孙沁然又尴尬又羞愤。

    “诶,沁然,你是他是不是跟你有仇啊,在你之后才故意拿出火狐,存心跟你过不去呢。”宋亚楠从小就喜欢背后说没根据的话,当面说膈应人的话。

    孙沁然冷声:“你回自己位置行吗?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宋亚楠自说自的,“也不对,他要是跟你有仇,现在就应该过来把头面抢走……那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在引起你的注意?”

    孙沁然心一动,就立刻掐灭了,“他有婚约。”

    “只是有婚约,男人嘛,总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家花哪有野花香?”宋亚楠不以为意,口无遮拦道:“听说他未婚妻是谢明夷——那个被顾长泽退过一次亲的男人,哈哈,这都被退一次了,也不差第二次吧?而且,我看这个顾家堂少爷长得很是俊俏,比顾长泽还好看呢! ”

    “唉,真羡慕他未来的妻子,跟他在一起,光是看着那张脸,就不用吃饭了,秀色可餐啊。”宋亚楠我见犹怜地捂住了心口。

    孙沁然烦的不行,“你喜欢你就去自荐枕席,别烦我,吵的我耳朵疼。”

    宋亚楠吧唧嘴,“还是算了吧,毕竟门不当户不对,本小姐可是要嫁皇子的,他一个穷小子,除了脸一无所有,我才没那么肤浅呢。”

    孙沁然:看权势就不肤浅吗?

    “哪个皇子?”孙沁然忍不住问。

    “其实我也没什么野心啦,以后当个王妃就好,所以大皇子二皇子四皇子六皇子——都不能嫁的~”宋亚楠西子捧心。

    孙沁然嫌恶地看了一眼,又很快转开,辣眼睛。

    宋亚楠眉头紧蹙,“可是三皇子太穷,五皇子太傻,数来数去也就七皇子还凑合了。”

    项岿:哈?

    孙沁然翻了个白眼,嫁皇子还委屈你了?皇上能由着你挑?

    “我想过了,七皇子与我同龄,虽然他不爱说话,但我喜欢说话,他只要听我说话就行,他一定会很喜欢我的。”宋亚楠一脸迷醉,“我嫁给他之后,一定好幸福的。”

    孙沁然:……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但凡她少喝一点,也不会醉成这样。

    “二哥,去哪?”项岿看到二皇子起身,不由问道。

    二皇子:“我看到长泽的堂弟来了,去打个招呼。”

    “长庚?”项岿有些惊讶,也起身,“我们,一起。”

    ※※※※※※※※※※※※※※※※※※※※

    宋亚楠:一个喜欢说话的大作精。

    其实,谢明夷也是隐藏的小作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