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顾长庚一早起床,耐着性子给自己梳了个成熟中又带着几分放荡不羁的发型,还颇有心机的在额头两边分别留下一缕发丝,显得脸小又精致。

    又把顾长青从被窝里拉起来。

    “长青小堂兄,你说,是这件苏绣月华锦衫好看,还是这件水青云纹锦衣好看?或者是这件深红银丝云缎袍?”

    顾长庚一手一件衣服,往身上比划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长青。

    顾长青:……哈欠。

    好困。

    “你怎么不穿黑色的了?”顾长青无精打采的问。

    顾长庚撇嘴,“下聘的日子当然要穿的喜气点。”

    黑漆漆的,吓唬谁呢?

    “那你……就穿……红的。”顾长青声音虚弱,说的断断续续。

    顾长庚赞同,“红色的确喜气,不过我这里除了这件深红银丝云缎袍,还有两件红的,你说哪件更适合我?”

    顾长青的眼睛睁不开了,脑袋小鸡啄米一样,不停地点。

    听到顾长庚的问话,顾长青想杀了那个给顾长庚采办衣服的下人。

    说真的,一个大男人,那么多衣服干嘛?还穿的那么花里胡哨?

    想想之前被二叔赶出家门的小堂弟,包裹里一共就三套衣服,一件穿,一件换,一件以备不时之需,还破破烂烂的。

    顾长青:长庚,你变了,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低调的少年了。

    终于,顾长庚还是选定了衣服。

    大红色的窄袖拢腰罗衣,穿在身上,显得顾长庚身姿高挑,风流肆意。

    顾长庚满意地出门,嗯,今天是个好日子,感觉自己特别帅气。

    ……

    “谢表弟,今日侯府就要来下聘了。”

    温如梦笑吟吟地走到谢明夷身边,声音轻柔温和,“听说侯府堂少爷是自己一个人准备的聘礼,真羡慕表弟,想来这份聘礼定是情深义重,心意满满。”

    谢明夷对今天一直很期待,哪怕温如梦说话绵里藏针,也丝毫破坏不了他的好心情,当下回怼过去:“羡慕我?那你是觉得顾夫人给儿子准备的聘礼没有心意了?”

    温如梦一哽。

    当然不是!

    她只是在炫耀,顺便讽刺一把谢明夷而已!

    温如梦正想解释,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喧闹声。

    “靖远侯府,来下聘了! ”忠亲王府的下人大声喊道。

    顿时,整个王府热闹起来,温盛则和孙氏几人也走了出来。

    “侯府少年郎,文武世无双。王府有娇客,欲要金屋藏。两家结秦晋,有儿女满堂。夫妻两恩爱,从此合家欢! ”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媒婆的大嗓门引来了不少看客,街上的百姓也围在了门口。

    温如梦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谢明夷,“不好意思啊,表弟,这媒婆都不提前打听消息的,祝媒词里只说了什么娇客呀,居然漏了表弟。”

    谢明夷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正要说什么,就听到外面又有人念了一首祝媒词。

    “顾家顾长庚,帅气又迷人。谢家谢明夷,可爱无人及。今日来下聘,恩爱两不疑。无需儿女承膝下,但求白首不分离! ”

    是顾长庚,他极其不要脸地大声为自己祝媒。

    谢明夷笑弯了眼,心里满是甜蜜。

    “表姐,你刚刚说什么?”

    温如梦:……好气哦!

    门口旁观的老百姓纷纷吆喝起来,没见过给自己喊祝媒词的,这位小公子,也算别开生面了。

    “长庚,你怎么能自己喊呢?”魏氏不悦。

    顾长庚吊儿郎当地笑笑,“有规定不能自己喊吗?”

    魏氏正要斥责他,一边的顾长泽就急忙打圆场,“好了,母亲,是媒婆的祝媒词有问题,不怪堂弟。”

    魏氏憋气,袖子一甩,直接带着丫鬟进了王府。

    媒婆赶紧跟着,后面两队下人抬着一箱又一箱的聘礼进去。

    “你娘脾气不太好。”顾长庚委婉地提了一句。

    顾长泽苦笑,他知道魏氏不喜堂弟,摸了摸鼻子说道:“长庚,母亲这边,我是管不了了,只有父亲和祖母能管。但我保证,等温如梦嫁进来后,我一定管着她,不让她去找你和谢公子的麻烦。”

    顾长泽想,母亲管不了,老婆一定要管好,之前看温如梦的样子,虽然喜欢找谢明夷的麻烦,但为人懂事机灵,能沉得下心冷静思考,好好教导一番,勉强能成为一个贤内助。

    顾长庚眨眼,“堂兄,听我一句肺腑之言,老婆不好管的,如果她执意不听,就要找我和明夷的麻烦,你能怎么办?”

    “那我……第一次犯就禁足罚抄书,第二次再犯就让她回娘家反省,第三次死性不改就跟她和离。”顾长泽皱眉道。

    顾长庚翻了个白眼,拍了拍堂兄的肩膀,“不用第三次,第二次我就一剑削了她……头发,让她不好意思出门。”

    直接削人,会不会不太好?好歹也是堂嫂。

    顾长庚有些凶残地想。

    顾长泽无语,“削头发?你是想让她出家为尼吗?那还不如跟我和离呢。”

    “大楚还有这么一说?”顾长庚惊到了,没了头发就要出家?

    “好了,进去。”

    顾长泽拉着顾长庚进了王府。

    聘礼太多,前方的院子装不下,有部分放在了外面,由下人看着。

    顾长泽的聘礼一共一百零八台,上好的檀木箱子,昂贵有格调。

    顾长庚的三百六十五台聘礼吓到众人了,但装聘礼的箱子,大部分都是普通的木箱。

    孙氏不屑,“这是打肿脸充胖子?”

    温盛则不悦地看了孙氏一眼,“今日不比往常,你把态度摆正。”

    孙氏低下了头。

    家世好一点的人家,不管是嫁妆还是聘礼,都会大开门厅,当面核对单子。

    既是一种无言的炫耀,也是为了防止日后出现糊涂账。

    顾长泽兄弟俩跟温盛则夫妇行过礼之后,便站到了一边。

    魏氏掏出一张单子,递给媒婆,朝为首的下人抬了抬下巴,“开箱! ”

    檀木箱打开。

    满是珠光宝气。

    媒婆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声音颤抖着,大声念着手上的单子。

    “良田地契千亩! ”

    千亩?

    外面的百姓听了,不免咋舌,寻常人家,一户二十亩就算不错了。

    “店铺十二间! ”

    京城的店铺,不管方位地段,租金最低都要十两银子,买下更要千两纹银。

    “如意坊上品布料一百二十匹。”

    “玲珑阁出品头饰三副。”

    “百年人参五支。”

    “西海琉璃珠二十枚。”

    “金山谷玉石五十斤。”

    “百年紫檀木制成的妆龛一副。”

    “紫檀桌椅一副。”

    ……

    媒婆很激动,这么珍贵的聘礼,在京都也是排在前列的,一样样,俱是稀罕货。

    孙氏笑得合不拢嘴,温盛则表情虽然不变,但也能看出他眼中的满意之色越来越浓。

    温如梦脸涨红了,她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一个庶女,也能有现在的荣光。

    足足一个时辰,媒婆方才念完,她恭敬地把单子递给魏氏,呼了口气,嘴唇已经干裂了,“靖远侯夫人,已经全部清点完毕,分毫不差。”

    魏氏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接下来,还要麻烦你念一念我这侄儿的聘礼单子,他的聘礼足足是我儿的三倍呢。”

    媒婆苦了一张脸,乞求道:“夫人,可否让老婆子喝口水,润润喉。”

    “当然可以。”

    ※※※※※※※※※※※※※※※※※※※※

    今日二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