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破晓时分,紫气东来。

    顾长庚睁开眼睛,赖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眸中有几分湿润。

    “昨晚……”

    顾长庚捂住头,面色苦恼。

    简直莫名其妙 !

    还……羞耻感爆棚 !

    他——

    修真界的剑道之主。

    特么的居然会做春梦?!

    梦里谢元君两眼放光,一脸娇羞,对自己的身体垂涎三尺。

    呸,无耻 !

    顾长庚都想一剑砍了他 !

    然鹅,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

    他被谢元君霸王硬上弓之后,居然反客为主?!

    万万没想到,惊恐之后居然是欢愉?!

    顾长庚现在回想起来目光闪烁,表情有些破裂。

    “我不应该是……性冷淡吗?”

    “等等,性冷淡是什么意思?”

    “性格冷淡吗?”

    顾长庚不清楚为什么他脑子里总时不时蹦出一些奇怪的词汇,偏偏说出来的时候顺口,回头再仔细想想,就认知不准确了。

    “我的记忆有问题 ! ”顾长庚一脸凝重的想。

    他每次体魄强大一点,记忆就解锁一点,但目前为止,解锁的记忆,完全没有这些不成体系又不显杂乱知识点记忆。

    当然,也没有……咳咳,没有那些羞羞的事情……

    导致他活了两辈子,还对这……方面懵懵懂懂,青涩的同时还满心觉得曾经的自己是个“性冷淡”,并坚信现在的自己也是如此。

    “不是我,我是个高冷的剑修。”

    顾长庚叹息,他上辈子也没有如此经历啊,修行者对身体的掌控力很强的,而且顾长庚记得除了专门以双修法修炼的修者,其他的修者对这方面还是很重视的。

    毕竟,一滴精十滴血。

    常年在死亡边缘散步的修仙者,一旦遇到搞不定的危险就会燃烧精血,爆发一下小宇宙,得以逃离生天。

    然后,面色苍白的跑到医者或丹师那里——

    调养身体,治肾亏。

    不过有必要解释一下,精血并不是这两者的混合物,而是凝聚了一个人精气神的血之精粹。

    但燃烧精血会体虚,沉溺情爱也会体虚,这都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大部分修仙者都清心寡欲,高冷的一腿。

    哪怕结为道侣,很多人也仅限于修道之途中的伴侣,而非床上的伴侣。

    修真界没有夫妻生活的道侣,一抓一大把。

    顾长庚还记得自己和谢元君被评为修真界十大模仿道侣,就是因为两人相敬如宾,携手并进。

    那他们究竟有没有啊???顾长庚晕了。

    “我怎么可能馋他身子?要馋也得等到十八岁啊。”顾长庚喃喃自语。

    “洞房花烛夜……”

    顾长庚漆黑的眼眸恍惚不定,内心是忧伤的。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上次自己受伤,谢明夷那色色的表现,顿时恍然大悟,一下子和梦境对上号了。

    “定是那日明夷把我吓着了。”顾长庚拍了拍胸口,喃喃自语道:“害得我做噩梦。”

    十八之前,亲亲抱抱举高高就好了,想那些污污的干嘛?

    想通了,顾长庚挺身跳下了床,飞快地换了条裤子,然后把被单一卷,响指一打,小火苗一放,瞬间毁尸灭迹。

    “这种小事就不用麻烦春晓姐了。”

    春晓,给顾长庚打扫院子洗衣服的丫鬟。

    顾长庚趁着没人,偷偷打了桶井水,往身上一浇。

    冰凉透心,顾长庚抹了把脸,他感觉自己升华了,早上醒来就徘徊在心底的那些别扭晦涩全都一扫而空。

    他,依旧是那个纯情的剑修。

    洗完冷水澡,顾长庚淡定地又换了条裤子,然后平静的把换下来的裤子放到平时丫鬟春晓浣洗衣裳的木盆里。

    顾长庚恢复自己潇洒的样子,把霜无悬在腰间,双手靠在脑后,悠哉悠哉地出门了。

    今天,不一般 !

    是他和谢明夷的生辰。

    顾长庚给自己的道侣准备好了惊喜。

    刚拐过街角,顾长庚就顿住了。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家,神色自若的站在路边,手中举着写有“一字千金”的白布招牌,上面还有个阴阳鱼画像,风一吹,哗哗作响。

    “有趣。”

    和尚装道士?!

    顾长庚扬起唇角,走到算命摊子前,懒洋洋问:“能算什么?”

    老道士见有客人来,下意识合掌,却在下一秒硬生生忍住,甩了甩拂尘,“无量天尊 ! 只需居士执笔一字,贫道便可掐指一算,观天命,明因果,测吉凶,知善恶。”

    “简单说。”顾长庚敲了敲桌子。

    老道士:“……测字。”

    顾长青轻笑一声,作诧异状道:“原来是同行啊,不瞒道友,在下学的也是测字,只是学艺不精,不敢轻易拿出来贻笑大方,今日有幸相遇,不知道友可愿意指点一二?”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去你的指点一二 ! 这辈子,他最怕的就是指点别人 !

    “……贫道自无不可。”老道士冷硬道。

    “既然如此,那在下与道友各写一字,互相测算吧。”

    顾长庚拿起笔,笑眯眯地在纸上写了一个“明”字。

    “道友,到你了。”

    老道士……不,应该说是空远大师,憋屈的接过笔,写下一个“惨”字。

    顾长庚乐了,笑道:“道友先测一下在下的字吧,问姻缘。”

    空远大师面无表情的看向那个豪放派的“明”字——

    笔走龙蛇,锋芒毕露。

    字如其人,测字明性。

    一看这字,空远大师就知道这个少年不是善茬。

    日月为明,本一长一短,一大一小,日出月落,应为异地离别之意。

    偏偏这位少年郎写的“明”字,日月并齐,彼此相依,不离不弃。

    空远大师眉眼慈和,道:“明字可拆为日月,日为男,月为女,道友这月字写的过于强硬,缺乏柔和之美,想来——”

    “家有严妻,道友惧内啊。”

    顾长庚摸了摸下巴,目光飘忽,“严妻?”

    谢明夷……严吗?

    反正,谢元君挺严的。

    至于惧内?

    呵,怕道侣又不是什么坏事 !

    “行吧,那在下给道友也测算一下。”

    “惨?”

    顾长庚啧啧,眼神在空远大师脸上飘过。

    空远:“如何?”

    顾长庚摇头道:“给道友测字太容易了,根本发挥不出在下一成功力。”

    空远:“???”

    顾长庚叹息道:“道友的人生,一字以蔽之——”

    “惨 ! ”

    “你看你都这么写了,想必道友也觉得自己惨吧。”

    空远:“……”

    顾长庚:“少时无父母,长大无亲朋,中年无妻女,晚年无子孙。”

    “整一个惨字了得?! 这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啊 ! ”

    空远大师拳头握紧,深呼吸,再呼吸 !

    伸手拿起笔,刷刷刷在纸上又写了一个巨大的字——“滚”。

    空远大师铁青着脸,气笑道:“道友不妨再测一下这个字?”

    一个金戈铁马般的“滚”字,活灵活现的显示出用笔者此刻的心情。

    顾长庚端详着这个滚字,一下乐了。

    ※※※※※※※※※※※※※※※※※※※※

    感谢在2020-05-31 02:54:33~2020-06-03 20:11: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恋恋风静 11瓶;司马马刺换黑色、野猫不定居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