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哟,这个滚字真是栩栩如生。”顾长庚赞叹。

    空远大师瞪着眼,胡子都翘了起来,他气呼呼地把白布幡一扔,转身就走。

    顾长庚连忙叫住他,“道友请留步 ! ”

    也不知为何,空远大师听到这句话,头皮发麻,脚步也顿住了。

    “滚——本身是翻腾、离开之意,边有三水,六公为首,衣拆两头,道友,你这辈子因水背井离乡,丧失亲友,却也因水蜕凡重生,位于高座。”

    顾长庚眯眼道:“世间定律,有所得,必有所失。”

    空远大师回过头,目光有些惊愕,“你……”

    顾长庚微笑,“在下测的准不准,道友?”

    空远大师扯了扯嘴角,“不准。”

    顾长庚走到老道士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道友,今日在下心情好,送道友一份见面礼。”

    空远大师回望他,却不见他拿出什么东西。

    顾长庚挑眉,道:“看我作甚?礼物刚刚不是给你了吗?”

    空远一哽,憋屈道:“……哦。”

    去他娘的给了 ! ! !

    你给个锤锤 !

    不要脸 !

    老天爷,让我说一天真话吧 !

    顾长庚握拳抵在唇边,忍笑道:“正所谓礼尚往来,道友是否也回个礼?”

    ???

    空远大师:“ ! ! ! ”

    你滚,休想占我便宜 !

    顾长庚:“道友不想给吗?”

    空远:“……当然……不是……”

    空远咽下一口老血,想着随便送个不值钱的玩意儿,突然脑子一转道:“只是,贫道身无长物,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

    顾长庚扫了他一眼,直接伸手把老道士挂在腰间的玉坠扯了下来,“就这个吧,礼轻情意重,假的我也不介意。”

    空远大师看着自己价值千金的蓝田玉坠转眼间就换了主人,顿时眼前一黑,颤巍巍指着顾长庚,“你,你你你 ! ”

    “怎么?这坠子很值钱?”顾长庚捏着绳子,转动着玉坠,漫不经心问道。

    空远身体摇晃了一下,艰难道:“不……值钱。”

    顾长庚眉眼舒展,刚想再说点什么,就见老道士摆手道:“贫道掐指一算,今日京城恐有大雨,家中衣物还没收,先走一步 ! ”

    空远大师实在不想面对这个坑了自己好几次的少年了,随便撒了个谎话,就想溜。

    顾长庚也没阻止他,看着他慌张匆忙的背影,指尖微动,放出一道剑气没入老道士的后背。

    “讹兽,遇上报丧命格,呵。”

    “缘之一字,妙不可言。”

    天边忽而一声雷鸣。

    顾长庚抬头,只见刚刚还是晴朗的天空已是乌云密布。

    顾长庚啧了一声,轻声道:“京都又不缺水,下什么雨?”

    一道剑影划过天际,瞬间乌云被驱散开来,露出被遮住的太阳。

    ……

    顾长庚熟练的翻过忠亲王府的高墙,神不知鬼不觉的捞出谢明夷。

    “飞慢点——”

    天空之上,谢明夷站在剑上,缩在顾长庚怀里大喊。

    “已经是龟速了。”顾长庚眼眸清亮,再一次御剑飞行,对他而言,也是一件乐事。

    过往的回忆一一浮现在他脑海中。

    想当年——

    年轻的顾道主也曾是个热血儿郎。

    御剑飞行三千里,从此天下无不平。

    风声充斥了双耳,谢明夷大声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长庚目光柔和:“你想去哪儿?”

    他的声音太小,谢明夷根本听不见,但他也不在意答案,大喊道:“长庚——”

    “我在。”

    “你是神仙吗?”

    顾长庚想了一下,道:“神仙眷侣,算神仙吗?”

    “你要带我去天宫吗?”

    “天宫有点远。”顾长庚心想,修仙界是有天宫这个势力的,但隔着世界呢,去不了。

    “天宫里有别的神仙吗?”谢明夷兴致勃勃,问题一个接一个。

    顾长庚有点得意,“有,不过我比他们厉害多了。”

    “仙娥是不是很好看?”

    顾长庚撇嘴,“都没我好看。”

    谢明夷咧嘴大笑,“我根本听不到你说什么 ! ”

    “我知道。”

    顾长庚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一手将谢明夷转了个身,额头相抵。

    “我是神仙,但天宫太远去不了,天宫里的神仙再多也没我厉害,仙娥再美也没我好看。”

    顾长庚的声音在谢明夷脑中直接响起,无视外界的风声。

    “现在听到了吗?”

    谢明夷目光炯炯,看着顾长庚贴在眼前的面孔,微微颤动的睫毛,灿若星河的眼眸,还有那缠绕交融的呼吸。

    谢明夷脸突然红了,爆红。

    顾长庚无语,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之前风声太大,听不到的时候一张小嘴叭叭叭,现在自己主动传音,他反倒直接闭嘴了。

    感觉这时气氛很好,很暧昧。

    谢明夷双手搂着顾长庚的腰,轻轻闭上了眼。

    顾长庚:“……”

    刚想问他怎么闭眼了,顾长庚脑中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一句话——

    道侣脸红,上手摸头。

    道侣闭眼,大胆亲脸。

    哦,是上辈子的自己留下的格言警句。

    顾长庚一手揽腰,另一只手悄咪咪的绕到谢明夷后脑勺,轻轻一压。

    谢明夷呼吸一滞,心脏呯呯乱跳,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眼珠子却在疯狂转动。

    顾长庚暗笑,精准的贴上了谢明夷的嘴唇。

    大胆直接,毫不犹豫。

    谢明夷偷偷的张嘴,脸更红了。

    一吻毕,谢明夷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水。

    顾长庚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春梦,下意识说了一句,“亲个嘴就这么紧张,以后洞房怎么办?”

    话音一落,顾长庚也脸红了。

    谢明夷:“……”

    啊啊啊你在说些什么让人羞耻的话啊?!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

    两人一下子都沉默了起来。

    顾长庚带着谢明夷缓缓降落在一处瀑布旁。

    掏出一壶酒,顾长庚朝谢明夷晃了晃,“来,今日你我生辰,当浮一大白。”

    谢明夷哼了一声,“这么小的酒壶,还不够我一口闷的 ! ”

    顾长庚摇头笑道:“此为日月壶,可纳江河四海,壶中所盛为黄粱酒,一梦黄粱,一饮千秋。”

    “你,只准喝半杯。”

    要真喝了一杯,顾长庚就直接成鳏夫了。

    谢明夷讪讪,心里虽然还是不怎么服气,但他也知道顾长庚不是一般人,拿出来的酒也不是一般酒。

    酒水澄明清亮,倒入酒杯中,酒香四溢,谢明夷只轻轻闻了一下,就满心沉醉,欲要升天。

    “喝吧。”

    半杯,不多不少。

    谢明夷眼里亮晶晶的,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凑到嘴边抿了一下。

    瞬间,舌尖仿佛有人间百味炸开,一股清流沁入肺腑。

    “快点,一口闷,不然你喝不完就醉了。”

    顾长庚仰头,直接就酒壶饮了一口黄粱酒。

    闻此,谢明夷急忙一口饮尽杯中酒。

    酒水入喉的那一刻,谢明夷仿佛看见了天宫。

    紫色氤氲之气一闪而过。

    顾长庚伸手揽住倒下的谢明夷,轻笑一声,继续喝酒。

    这酒国的黄粱酒还真不错。

    黄粱一梦,可渡人魂魄,入虚幻之国,悟三生浮屠。

    谢明夷以前便魂魄不全,后遭了天雷,更加雪上加霜。

    如今到这灵气缺乏的时间,魂魄上的伤迟迟不得好转。

    如此下去,恐寿岁不足。

    低武世界法则限制,没有六道轮回,魂魄一离体便会消散。

    顾长庚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办法,借用黄粱酒,黄粱酒气会护住谢明夷的魂魄,进入虚空。

    而那虚空之中,留有顾长庚的须弥洞天福地。

    只要适当牵引,谢明夷就能进入须弥洞天。

    洞天里有极品灵脉九条,灵气凝霜化水,谢明夷大可以在里面用灵气蕴养魂魄。

    说起来谢明夷的魂魄受损,顾长庚倒想起了一件事。

    谢明夷魂魄中蕴有一丝鸿蒙紫气,天生具有圣人之基。

    可惜,天道有缺,谢明夷的魂魄不知为何缺失了一部分。

    上辈子渡劫失败,顾长庚想,或许,魂魄不全之人,无法度过天劫吧。

    顾长庚其实已经做好了不成仙的准备,就留在红尘中,陪他。

    但刚刚谢明夷魂魄入须弥的瞬间,顾长庚突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谢明夷的魂魄尽管伤痕累累,但他居然补上了一部分。

    就像一个没胳膊没腿的人,突遇灾祸,醒来后浑身是伤,却意外发现一边胳膊回来了 !

    顾长庚陷入沉思。

    这么说来,他们二人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明夷丢失的魂魄,有一部分在这里。

    那,剩下的,在哪?

    ※※※※※※※※※※※※※※※※※※※※

    谢明夷这辈子也补不齐自个的魂魄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