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天水府。

    顾长庚御剑于高空之中,放眼望去,万里无云的天气,下面一片孤寂的黄色,没有半分绿意。

    还有一些细小的黑点,毫无规律的散布着,就像经历了暴雨之后的蚂蚁。

    那是北方三府的流民。

    他们在荒野中挖着什么东西,或是土里的虫子,或是植物的根茎。

    大旱之下,人似乎也跟那些草木一样,枯竭后,便是死亡。

    然,草木无法自救,人类却能挣扎。

    他们苟延残喘着,稍微年轻一点的,都想方设法的往外跑,跑不动的,就倒在地上,等着太阳下山,再寻找生存的机会。

    顾长庚落在一处村庄。

    看起来没有半点烟火气,村庄里应该已经空无一人了。

    路经一些倒塌的房屋,四处落满灰尘,田地里都是荒芜,大旱之后的蝗虫,将一切都啃食殆尽。

    灾难,总要亲眼目睹,才知真正的惨痛。

    顾长庚慢悠悠的走着,表情平静,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一个小小的菜园子,居然还残存着几行皱巴巴的甘薯禾叶。

    顾长庚走了过去,看到一位干瘦的老者光着脚蹲在地上,正小心翼翼的给甘薯一点点的浇水,活似伺候祖宗。

    老者身边有一个木桶,里面盛了些许浑浊的泥水,也不知他是从哪里打来的。

    半饷,老者浇好了水,他颤悠悠的站起身,用手锤了几下弯着的背,发出一声叹息。

    他转身,看到了一身干净衣裳的少年郎。

    老者咧开嘴笑道:“你这哪儿来的小公子,怎的往这边跑?”

    顾长庚微微躬身,道:“老先生,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老者摆摆手,“这点活计,哪有什么要帮忙的,指不定啥时候就没了。”

    顾长庚:“老先生,村里其他人呢?”

    “走了,都走了。”

    老者深陷的眼窝似乎都干涸了,“这日子,不走不行啊,老汉两个儿子也走了。”

    顾长庚:“您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走呢?”

    “老喽,走不动,不拖累他们,留在这里好,给他们看家。”老者笑了笑,露出焦黄的牙齿,“小公子,听老汉一句劝,在这歇一歇就走吧,往南走,那边好,有水,有粮,还没人跟你抢。”

    顾长庚沉默了一下,问:“老先生,你可知现如今这外面是什么情况?”

    老者从怀里掏出一块饼,掰了一半递给面前这位小公子,拿剩下的一半沾着木桶里的水,塞嘴里嚼,含糊不清的说道:“大旱啊,咱天水府还算好的,过不下去的朝南走个七八天就能找到吃的喝的,也没饿死太多人,兰宁府不行,那边太远了,得走上一个多月才能碰上有水的地方,听说那边的人饿急了,都开始吃人了 ! ”

    “小公子,你可千万不能去兰宁府啊,那去了就回不来了,那边人死得多,都惹怒瘟神了 ! ”老者表情凝重,劝着少年郎。

    瘟神,据说是掌管瘟疫的神灵,每当世人罪孽深重时,瘟神就会散下瘟疫,清理世间。

    顾长庚咬了口干巴巴的饼,艰难的咽下去,问道:“天水府没出现瘟疫吗?”

    老者神色突然有些微妙,神秘兮兮的说道:“这天水府府主不是让人给打死了嘛,那顶替他的人,有本事,是这个 ! ”

    老者竖起了大拇指,“得了瘟疫的人,都被他抓起来了。”

    顾长庚:“……是吗?”

    老者不知为何有些得意,“老汉跟你讲,你不要告诉别人,那新府主,就是咱们村的,叫狗娃,那小子从小就机灵,无父无母的,靠吃百家饭长大,他小时候还在老汉家里住过呢。”

    顾长庚哽住了。

    不得不说,这粗饼真的……太糙了。

    老者看到顾长庚脸色怪异,下意识看了眼木桶里的水,迟疑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把这脏兮兮的水给这位小公子喝。

    他把顾长庚拉到了一旁的屋子里,偷摸摸的从上锁的柜橱里拿出一个水壶,到了一碗清澈的水,递给顾长庚。

    “喝吧,这是干净的。”

    顾长庚犹豫了下,还是喝了一口。

    “老先生,如今大旱,河里井里都干了,这水……”

    老者指了指后面苍黄一片的山,道:“后山那边有个地洞,里面的石壁每晚都会出一些水珠,老汉往那儿坐一晚上,就能接半碗水。”

    顾长庚垂眸,想那可能是底下水脉,而且是颇为庞大的水脉。

    就着这碗水,顾长庚默默啃完了半张饼。

    “老先生,今日得您恩泽,他日必以甘霖还之。”顾长庚顿了顿,又道:“后山地洞,当化涌泉。”

    “告辞。”

    顾长庚离开了村子,留下摸不着头脑的老先生。

    再次御剑飞天,顾长庚遥遥对着那后山投下一缕剑光,“既有水脉,便不该大旱。”

    剑光没入地穴,引动水脉,不多时,发出轰鸣水声,清冽的地下水沿着裂开的石壁涌了上来。

    滴水化涌泉,莫过如是。

    再次看向府城,黑色的气息缠绕,无数人的死劫凝聚一起,壮大着,沸腾着,张牙舞爪。

    顾长庚表情有些凝重,“但愿,不是帝女旱魃。”

    异兽录正录上的异兽,顾长庚记得没有旱魃,亦没有其他能引发大旱的异兽,但此次大旱,却十分诡异,若无外力作用,根本不可能如此严重。

    关于旱魃,各处所言不同。

    山海经记载,黄帝对战蚩尤,为风伯雨师所阻,乃下天女曰魃,遂雨止。

    而在民间故事里,旱魃乃是僵尸,是人死后尸变所化成的旱鬼。

    顾长庚不清楚这个世界里的旱魃是何来历,但一想到中域——那个高等世界的碎片,顾长庚就觉得帝女旱魃出现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若真是帝女旱魃……嗯……顾长庚觉得自己的剑不够锋利,还需磨上一段时日。

    至少,等他觉悟第三种剑意。

    “究竟是不是,引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顾长庚喃喃低语,脚下长剑收于手中,轻轻一挥,剑光凛冽于天际,发出一阵雷鸣,顷刻间,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天水府里的人都仰起了头,愣愣的看着天空。

    “要……下雨了吗?”

    顾长庚持剑凌空而立,“昔日于京都寄存一场雨露,今日特来领取。”

    一剑落尽,瞬间,风起云涌。

    聚八方水汽凝云,斩一剑雷势化雨。

    如仙人临世,伴随着风雨,尘世间的一切皆化作炽白光芒,引领着世人,仰望苍天。

    “轰隆——”

    乌云翻滚,大风起兮 !

    “啪嗒啪嗒——”

    雨水落在了每个天水府百姓的脸上,他们茫然空洞的面容,突然踊跃出了对生存的希望。

    “下……下雨了?”

    “真的……下雨了 ! ”

    “下雨了——”

    “啊——快点拿盆接水 ! ”

    原本死劫遍布的天水府,活过来了。

    小名狗娃,大名孙雨来的“新府主”,走到空地上,张开嘴巴,仰头接着雨水,忽而又哭又笑。

    “真好,下雨了。”

    ※※※※※※※※※※※※※※※※※※※※

    孙雨来:天不生我孙雨来,大旱万古如长夜。

    雨来——感谢在2020-06-15 03:23:54~2020-06-18 02:5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凝绿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