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一片电闪雷鸣之后,天水府的更北方,黑气缭绕之间,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

    “吼——! ”

    它在警告。

    顾长庚收剑,侧耳听了一下,缓缓笑了起来,“这嗓门,够粗的。”

    一听,就不是女孩子的声音。

    既如此,那就差不多可以确认其身份并非是帝女旱魃了。

    “是尸变吗?”

    顾长庚没什么思绪,直接御剑飞往兰宁。

    这一场大雨,只是覆盖了天水府,其余二府并未受惠。

    算是解了天水府的燃眉之急,但若不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是会与兰宁二府一般,旱情不止。

    大旱根源,就在兰宁府。

    顾长庚一路向北,天水府刚下过雨,高处的空气湿润清凉,但随着顾长庚越靠近兰宁,所呼吸的空气便越干燥。

    仿佛带了一丝毒火,吸入肺腑之中,只觉烦躁不已。

    “还能影响心情?呵,有点厉害。”

    顾长庚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口,松松垮垮的露出锁骨,眉头紧皱着,漆黑的瞳孔里燃起了一团金色的火焰。

    明尘净心之火,燃尽红尘业障。

    这是谢元君分给他的小火苗,本意是为了消除他身上的杀气和业力,以防因为杀人太多而产生心魔。

    但顾长庚有了这火之后,只用来改善心情,也不见他有什么心魔。

    这次倒刚好,派上用场了。

    与天水府死气沉沉不同,兰宁府虽然同样到处都是绝望之人,但那绝望之中,更多的却是杀戮、疯狂与掠夺。

    荒芜的街道,藏着一双又一双猩红的眼睛。

    渴了,便以人血解渴,饿了,便以人肉饱腹。

    “久在红障里,何时复清明?”

    兰宁府的百姓,一直生活在这火毒之中,受其影响,已经逐渐丧失了理智。

    他们,已经离疯不远了。

    顾长庚眸光冰冷,降落在兰宁府城门口,抬脚走了进去。

    入眼之人,无不是满身黑色丝线缠绕。

    一入府,顾长庚便感觉到很多疯狂的目光盯住了他。

    回望过去,都是一些瘦骨嶙峋饥肠辘辘之辈,宛如一条痢藓丛生的野狗,对过路人龇着牙流着口水。

    “把我当食物?”顾长庚冷笑,用力一跺脚,灰尘飞扬,地面瞬间裂开几道缝,往四周蔓延。

    那些让人不悦的目光一下子收敛了不少,哪怕再疯狂,欺软怕硬都是本能。

    突然,顾长庚停下了,他看到一对夫妻,应当是一对夫妻吧,哪怕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但那种曾经恩爱过的感觉不会骗人。

    女子披头散发,怀里抱着一个襁褓,顾长庚猜那可能是她的孩子,她另一只手拿着菜刀,菜刀上有血迹,应该是杀过人的。

    此刻那把刀正被她朝着自己丈夫挥舞,“滚 ! 你滚 ! ”

    “我不会给你的,不会给你 ! ”

    那男子浑身颤抖,目光贪婪的望着女子手中的襁褓,喉咙滚动着,他好似在尽力克制自己,却又跃跃欲试。

    “给我,丽红,快给我 ! ”

    他伸出手准备抢,却被女子用刀划破了手臂,血腥味一下子弥漫开来。

    周围人都躁动起来,盯住了男人。

    男人畏惧地缩了一下,随后慢慢跪下,膝行到女子脚边,哀求道:“给我吧,我快死了,丽红,给我,我真的好饿!”

    女子不断后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喊,表情扭曲,她似乎想哭,却眼睛干涸的厉害,一滴眼泪都没有了。

    顾长庚叹息,走过去,然后这夫妻俩顿时不约而同的侧过头警惕的盯着他,气氛有些凝固。

    “那是你的孩子吗?”顾长庚干脆停在原地,问那女子。

    女子不出声,只更紧的搂住了襁褓。

    顾长庚没从襁褓里感应到生命的气息,想来那孩子已经死了,但那女子作为一个母亲,依然不愿舍弃,一时之间顾长庚不由感叹母爱的伟大。

    “你们是夫妻?”顾长庚又问。

    女子还是不说话,反而是那男子,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朝女子扑了过去。

    顾长庚神色一凛,霜无出鞘,剑柄狠狠地砸在男子的腹上,男子撞到墙上,昏了过去。

    女子眼神微闪,鼻翼微微动了一下。

    有人想过来捡便宜,偷摸着靠近昏迷不醒的男子。

    顾长庚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凉凉道:“我可没打算请客,劝你们还是止步。”

    霜无发出铮铮剑鸣,丝丝缕缕的剑气切割着周围的事物,留下平滑的切口。

    那些人怕了,纷纷退避。

    顾长庚再看向这位伟大的母亲,温和道:“我有些事想问你,你如实回答,这块饼就当做报酬,如何?”说完,取出了一块粗饼。

    女子被吸引住了,死死地盯着那块饼,却一动不动。

    顾长庚想了想,把饼扔了过去。

    饼落地的瞬间,女子扑了过去,两手握住已经沾灰的饼,飞快的塞进嘴里,大口啃食。

    嗯?两手?

    等等 !

    顾长庚愣住了,她,这位伟大的母亲,为了饼,把孩子扔了?!

    裹着孩子的襁褓在地上滚了几圈,风吹过,散了开来。

    露出一个婴孩的尸体——

    半边骨头半边肉。

    顾长庚心脏仿佛被重击了一下。

    这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又是被谁所食?

    他的母亲死命抱着他,不惜与丈夫相抗,难道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食物吗?

    顾长庚一直知道,在灾难面前,人伦道德都是虚的,但……知道归知道,他还是希望看到人性的璀璨,而非人心的堕落。

    女子已经吃完了整个饼,舔干净手上的碎屑,胃里终于不再火烧一般,饥饿缓解了,她这才有空仔细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人。

    衣着干净得体,皮肤白皙,生的很好看,眉眼冷凝,好像有些生气。

    女子沙哑着嗓子开口道:“你要问我什么?”

    顾长庚指着那个襁褓,问:“那是你的亲子吗?”

    女子沉默了一会儿,道:“当然。”

    “你吃了他?”顾长庚瞳孔里再度升起了金色的火焰。

    女子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歇下来,她道出两个字:“好吃。”

    顾长庚顿觉心脏难受的紧,他不知自己是该一走了之,还是该一剑杀了她。

    虎毒不食子,人饿急了却会吃亲儿。

    但若没有这旱灾,她也许会是一位慈母?

    不管哪个世界,凡人都是生存不易的,随便一点天灾人祸就能让他们丧失生命。而凡人中的普通人,更是一生艰苦,不但要看老天心情,还要看那些有权势之人的心情。

    “好吃……”女子喃喃低语,她又爬过去,把吃了一半的孩子紧紧抱住。

    顾长庚一剑挥过去,斩落女子的头发,他恶狠狠的说道:“好吃也不能吃 ! ”

    女子怔住了,她伸长脖子,嘶声力竭道:“可我饿啊!”

    她瘫倒在地,目光空洞,嘴唇蠕动着说道:“吃人肉是会上瘾的,我吃了一口,就停不下来了。”

    “真好吃啊。”女子露出一个痴迷的笑容。

    顾长庚脸色漠然,转身离去。

    “杀了我吧。”

    身后传来一声弱如蚊蝇的气声。

    顾长庚闭眼,复又睁开,霜无剑轻动,两缕剑气落在那对夫妻身上。

    只一眨眼的功夫,两人便散如粉尘。

    “管你是什么东西,都必须死!”

    顾长庚心中突然浮现出惊人的杀意,他决定了,要将那旱灾的源头,挫骨扬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