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在新的黎明到来之时,泛滥的洪水终于平息下来,汇成一条贯通北地的河川。

    素女河成了其分支。

    顾长庚最终没有将法则剥离,就这样吧,少女与素女河融为一体,也许有一日,这个世界获得晋升,少女会再次醒来。

    自此,素女河——

    法则相护,永不干涸,两岸顺遂,诸事太平。

    谢明夷靠在少年的怀里,御剑飞过整个兰宁府。

    看着满目疮痍的北地,谢明夷把头埋进顾长庚怀里,闷声道:“好丑。”

    顾长庚默不作声,确实丑,光秃秃的,还裂开了。

    而那些百姓,经历了灾难之后,又再次焕发出对生存的渴望。

    旱灾已过,流民心里的那团火,也被一场洪水浇灭了。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瘟疫。

    顾长庚看到忠亲王带领将士救援百姓,维持秩序,让他们一个个排着队去大夫那问诊,发现问题的就隔离开来。

    在忠亲王铁血砍了几个不安分的流民后,全都老实的跟鹌鹑一样,不敢闹事。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洪水爆发,顾郴和二皇子也获救了,此刻已经与忠亲王汇合。

    一车车粮食从别的府运来,二皇子站在熬粥的大锅旁,亲自给灾民盛粥。

    顾郴带着侍卫到处巡查,看有没有遗漏的未获救百姓。

    忠亲王的贴身护卫温常拿了个小本子,朝着灾民一个一个问过去,登记好户籍姓名,还有年纪。

    最小的一个孩子刚满周岁,还在牙牙学语,父亲已经丧身于流民之口,还是恰好几个舅舅从边军逃回来了,一路小心翼翼地护着母子俩,才让孤儿寡母免遭于难。

    从几个舅舅口中,忠亲王也得到了北地边塞的驻军已经散了,因为饥饿,一部分人逃了回来,一部分人冲入了白民一族的领地。

    孩子的母亲一脸紧张,生怕几位兄长被抓起来,作为逃兵处决。

    忠亲王只叹息了一声,道:“此天灾也,不怪尔等。”

    趋利避害,乃人之常情。

    忠亲王突然想起了外孙明夷,那些剑救了人,全都送到了附近的山坡上,只有谢明夷,找遍了四周的高地,也没见到他的踪影。

    罢了,多想无益,还是安顿好灾民最重要。

    忠亲王再次展现出了年轻时候,足以统率整个战场的指挥能力。

    一切,都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伤处被包扎,干净的食物入喉,有些人忍不住抹了把眼泪,抽噎起来。

    哭声是会感染人的,这么多日子的痛苦挣扎,众人的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在重获新生的那一刻,开怀大笑不如放肆痛哭。

    一时间,暂时搭建的庇护地哭声一片。

    “娘,你怎么没撑过来啊!”

    “我都没想到,我能活下来哇——”

    “我以为……我要死了……”

    “粥……好好吃啊——”

    忠亲王也红了眼眶,这些都是大楚的子民啊,死去的人暂且不提,活下来的人也无法回到从前。

    人祸往往引发愤怒,天灾却带来绝望。

    顾长庚注视着下方,轻轻抚摸着不知何时已经入睡的道侣,心神却飘到了远方,又想起了兰宁府之前人吃人的场景。

    “人呐,灾祸之后,万众一心。”

    却少有人做到,灾祸之时,也能齐心协力。

    或大难临头各奔东西,或祸水东引两败俱伤。

    顾长庚恍惚了一下,脑中一幅幅画面飞快地闪过,那是他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所有回忆。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百姓在洪水中挣扎的那一幕——

    剑将他们捞起,他们趴在剑上,死死地抱住。

    顾长庚想,就算那些剑并未藏锋,他们也不会松手吧,因为那是生存的希望。

    顾长庚想通了,兰宁府那些暴露出来的丑陋,与其说是人类的本性,不如说是所有生灵的本性——

    趋利避害,贪生怕死。

    只有当心中的爱与责任,压过了本性,才会——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人族能生生不息,自有其道理。”

    释然的那一刻,顾长庚心里的一道枷锁也随之消失。

    第三种剑意,自然而然的再次被领悟。

    代表生与死的逝回剑意,执掌着生命的逝去与回归。

    “明夷,醒醒。”

    谢明夷睁开惺忪的睡眼,“啊?”

    “给你变个魔术。”

    顾长庚一剑挥出,贯穿天空百里,形成一道青紫色的光影,如同绚烂到极致的云霞。

    逝回剑意伴随着秋日的凉风,拂过整个北地。

    在这个万物枯萎的季节,如春风一般,带来生机。

    洪水退去,依旧湿润的土地上,冒出了绿色的嫩芽。

    腐朽的老树,再次伸出了枝条,枝条上开满了新花。

    冬未至,春已来。

    一息之间,北地山川,花开遍野,生机盎然。

    流民们张大了嘴巴,愣愣地看着这季节变幻的一幕。

    是……神明降下的奇迹吗?

    二皇子静静的看着,突然笑道:“忠亲王爷,你如何看待这奇观?”

    忠亲王言简意赅,“改天换地,莫为人力。”

    二皇子不说话了,目光幽深地注视着北方,似在欣赏着百花齐放的盛景。

    而他藏在袖中的拳头,却悄然握紧了。

    长泽,你要快点了。

    ……

    谢明夷此刻睡意全无,要不是被顾长庚抱着,都恨不得跳起来了。

    顾长庚问:“还丑吗?”

    谢明夷猛的回过头,啪叽一下亲在未婚夫脸上,心里有个小人在手舞足蹈。

    天呐,长庚也太厉害了,觉得土地光秃秃的丑,就给它穿上鲜花做的外衣。

    “到处都开满了花,你是怎么做到的?”谢明夷抓住长庚的衣襟,双眸亮晶晶的。

    顾长庚眉目舒展,“喜欢吗?”

    谢明夷点头,“喜欢!”

    “喜欢就好,不过现在北地的事还没彻底解决,不能继续陪着你。”顾长庚摸了摸道侣的脸,道:“这个世界的医术只是一般,此次突发洪水,会导致瘟疫蔓延加快,你需要去帮忠亲王了。”

    谢明夷明白事情轻重,只是心中仍有不舍,“那你呢?”

    “我要去把大堂兄带回来。”

    ……

    极北之地,是白民的祖地。

    顾长泽已经来这里好几天了,是跟着醉月阁的心棠姑娘来的。

    他在北地遇袭,堂弟的玉佩虽然救了他,却也因体力耗尽昏迷。

    再醒来,就见到了心棠。

    心棠说,有办法解决北地旱灾。

    顾长泽就跟着她穿过各大部落,来到了白民祖地。

    心棠是白民一族现任族长——元的女儿。

    只因她的母亲是大楚人,所以她自小便生长在大楚。

    父女俩至今也才见过几面。

    不过,元却最喜欢心棠,没办法,元活了三百岁,生了九个儿子,心棠是他唯一的女儿。

    不说元,其实就连那九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最疼爱心棠这个唯一的妹妹。

    只是——

    心棠虽然继承了白民之血,外观却与白民一族毫无相似之处,黑发黑眼。

    与众不同之人,要么受推崇,要么被孤立。

    其他族人看在元的面子上,对心棠还算尊敬,却也不会亲近。

    当初也正是这个原因,心棠的母亲才会带着心棠离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