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明夷明夷,江湖救急!”

    谢明夷刚和几个大夫调配好缓解瘟疫的药方,就听到顾长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由一愣。

    “谢公子,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一旁的医师见他突然一动不动,有些担心。

    要知道,这位不仅是忠亲王的外孙,还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大夫,连钟太医都甘拜下风。

    他要是身体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谢明夷笑了笑,道:“无事,只是精神不济,出去晃一圈就好。”说完,就往外走去。

    出了营地,谢明夷随着声音指引来到一棵桃树下,桃花开的正好,一片芬芳,风吹过,洋洋洒洒的花瓣便落了下来,他下意识仰起头,见到了正盘腿坐在树枝上,笑眯眯看着他的少年。

    顾长庚站起身,拍拍衣襟上沾落的桃花,一跃而下,直接抱住谢明夷,眯着眼蹭了蹭他的脖子,像一只心满意足的猫。

    谢明夷被他跳下的冲力撞得后退了几步,无语道:“你不是去找顾长泽了吗?他人呢?”

    “没带回来。”顾长庚手指绕着谢明夷乌黑的头发,漫不经心道:“他自己惹了桃花债,还要我这个堂弟给他收尾,太不像话了。”

    谢明夷一愣,当即心态有些炸裂,“什么意思?不会要你负责吧?”

    不怪谢明夷这么想,毕竟当初他可是与顾长泽有婚约的,勉强也算是桃花债。后来婚约换给了顾长庚,这在外人看来,就是堂弟给堂兄收尾了。

    现在又来一个?也要堂弟收尾?

    不可能!!!

    谢明夷愤怒之余,还有些委屈,揪着顾长庚的脸,大声告诉他:“让顾长泽自生自灭去!你不许管他!”

    顾长庚眨了眨眼,踌躇道:“这……放任不管是不是不太好?我都答应要救他了。”

    救他?

    敏锐的铺捉到这个字眼,谢明夷略微冷静下来,“你打算怎么救他?”

    顾长庚:“这就要靠你了!”

    谢明夷:“???”

    接下来的一刻钟,顾长庚兴致勃勃的讲述了《心棠与顾长泽的爱与怨》、《扒一扒白民一族为何只生儿不育女》、《论异兽乘黄血脉的可持续性发展》等等。

    白民的二三事,谢明夷听得津津有味,就差抓把瓜子磕了。

    作为合格的听众,他还时不时提出自己的意见,“大楚女性为白民生的女儿,可以继承白民的长寿血脉吗?”

    顾长庚想了想,点头:“应该可以,不然白民本族就没必要那么渴求大楚女性了。”

    谢明夷眼中闪过一丝怜悯,故作惋惜道:“那顾长泽若真的和心棠姑娘成了婚,岂不是百年朝夕一过,夫妇阴阳两隔?”

    顾长庚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啥,好像不管是他,还是顾长泽,都没想过寿岁不对等的两人,如何携手一生?

    心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心棠当然考虑过,她——只争朝夕。

    只不过,她的朝夕,就是顾长泽的一生了。

    顾长庚心情有些微妙,就像戏本子里的仙女爱上凡人,天兵天将拼了老命也无法阻挡爱情,但其实呢,只要放着不管,凡人终究会老死,仙女却依旧是仙女。

    当然,不排除愿意共赴黄泉的仙女。

    “不管他们,我们只负责解决白民本族的繁衍问题。”

    顾长庚搂紧了自家道侣,淡定道:“他们女性在逐代减少,上上代还有百位女性,这一代就只有十位左右,估计下一代就彻底没了。”

    “那我要怎么做?”谢明夷有些迷茫,他的医术尚未涉及繁衍生息这一块。

    “你先告诉我,你修炼到第几针了?”顾长庚目光灼灼的看着谢明夷,第九针一旦练成,他就会觉醒前世记忆,重新成为那个风华绝代的谢元君。

    不过,别误会。

    没有什么前世今生更喜欢谁的说法,心动如初,人亦如初。

    毕竟,谢明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胎转世,他并未经过轮回,只是封印了记忆,灵体降临此世罢了。

    谢元君是历练千秋难,终成天行者的大修士。

    他优雅高贵,他冷静自持,他温柔强大,这些都是命运给予他的馈赠。

    而谢明夷,则是谢元君的初始。

    后慢慢成长,他的善与恶、悲与喜、爱与恨,一切都有了具体的模样,自此,他便成了谢元君。

    顾长庚想起回忆里谢元君的样子,不由眼眸里流露出温柔清浅的笑意,他揉了揉道侣的脑袋,问:“怎么不说话?到底第几针?”

    谢明夷低着头,脚尖捻着地上的土石,闷声道:“我都卡在第六针好久了,第七针好难啊。”

    闻言,顾长庚若有所思,“后三针确实不一样,已经涉及到了法则变迁和因果轮回,若要解决白民的繁衍问题,可能需要用到第八针——化劫。”

    生儿不育女,何尝不是一种遵循因果的劫难呢?

    谢明夷倒是有些沮丧,道:“可我连第七针都还没领悟呢。”

    顾长庚安慰道:“没关系,你直接跳过第七针,练第八针。”

    “这……没问题吗?”谢明夷迟疑道。

    顾长庚信誓旦旦:“绝对没问题!”

    作为命修的道侣,顾长庚对天行九针还是比较了解的。

    除了第九针比较超然特殊,其他的八针其实根本没什么主次,不管是顺着练,还是倒着练,都无所谓,顶多第七针第八针更难些。

    第七针引渡可以用一个词形容——瞒天过海。

    大世界里的生灵,时刻被天道意识所关注,第七针引渡可以让生灵避开天道的眼睛,在一定时间内,不受五行之灾,不拘命道气数,超脱天地轮回。

    谢明夷迟迟无法练成第七针,也情有可原。

    只因,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天道意识,检察官都没了,还需要你来瞒天过海?

    而第八针则不同,化劫,化的是天地众生量劫,以及因果报应之劫。

    低武世界不存在一个纪元一次的天地量劫,但因果法则是真切存在的。

    以谢明夷的悟性,第八针应该很快就能练成。

    顾长庚直接把谢明夷拉上霜无剑,两人盘膝坐下,御空而行。

    “有感觉了,就扎我试验。”顾长庚捋起袖子,伸出胳膊。

    谢明夷瞥了一眼那看上去就很有力的胳膊,咳嗽一声道:“你又没劫难,扎你有什么用?”

    顾长庚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他一不在量劫之中,二没有重大因果加身,哪来的劫让谢明夷化解?

    说起来,长青小堂兄的死劫也不知第八针能否化解?

    低武世界因为没有轮回,导致凡人的生死不受天道法则掌控,虽然也与因果有关,但更多的还是取决于自身命数。

    一开始长青小堂兄的死劫是可以化解的,只要顾长庚在他死劫爆发的那一刻救下他,就算过了。

    但阴差阳错,他被身具报丧命格之人报丧,致使自身命数已尽,死劫再也无法化解。

    谢明夷若要救顾长青,需得先更改报丧人的命格,才能化去顾长青的死劫。

    想到这里,顾长庚就暗恨不已,特殊命格罕见至极,修真界千年也不见得能出几个特殊命格的人。

    这种人,用天机一派的说法,要么就是天眷之人、气运之子,要么就是天厌之人、天煞孤星。

    不用脑袋想也知道,报丧人就是天厌之人。

    谢明夷不知道顾长青的事,他正琢磨着第八针怎么运转。

    银针悬浮在掌心上,青色的光晕扩散开来,似有几道晶莹剔透的丝线缠绕针尖,附带着若有若无的威压。

    “这,就是因果律吗?”谢明夷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半透明的丝线。

    顾长庚有些惊讶,还不到一个时辰,第八针,已经会了?

    他点头,提醒道:“因果一道,重在两者之间,而非单独的因或果。”

    谢明夷似有明悟,道:“所以……只要改变因果之间的联系,就能决定最终的果。”

    孺子可教!

    顾长庚上挑了下眉毛,满意的笑道:“力量够强,也许还能影响最初的因呢。”

    ※※※※※※※※※※※※※※※※※※※※

    感谢在2020-07-13 20:24:44~2020-07-15 09:3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灵光 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