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见过堂少爷。”

    魏氏院子里的丫鬟纷纷行礼。

    顾长庚颔首,转而对谢明夷道:“我进去就行了,你在外面等我。”

    谢明夷乖巧点头,他虽然与顾长庚有婚约,但毕竟还没正式成亲,不是一家人,不好进女眷的房间。

    屋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魏氏躺在床上,床边是两个贴身丫鬟,用勺子一点一点的给魏氏喂补汤。

    “大伯母怎么样了?”顾长庚踏步走进去问。

    丫鬟福了福身,道:“堂少爷,夫人还是老样子,昏迷不醒。”

    顾长庚不置可否:“大夫怎么说?”

    “只说心力受损,需细细调养。”

    “行了,喂完药汤就下去吧,我跟大伯母说说话。”顾长庚摆手,他一眼就看出来,魏氏不过是在装病,所谓的昏迷不醒,不过是——

    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罢了。

    “是。”丫鬟退下去了。

    顾长庚静静地看着面色红润的妇人,开口说道:“大伯母,兰宁事已了,大堂兄也很快就会回来。”

    “你该起来了。”

    魏氏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却还是未醒。

    顾长庚又说:“你真的不起来吗?长青很着急。”

    床上人没有丝毫动静。

    顾长庚发出讽刺的轻笑,“既如此,我明天再来看你。”

    顾长庚很干脆的走了,拉着谢明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谢明夷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看完他大伯母,就一直面无表情,目光也冷得吓人。

    “长庚,你怎么了?”谢明夷弱弱的问了一句。

    顾长庚瞧他怂怂的样子,忽然就叹了口气,一把揽住道侣,道:“没事,就是有点难过。”

    “是因为顾长青吗?他快死了。”谢明夷小声说道。

    他很敏感,他知道顾长庚并非在担心魏氏。

    “是啊,小堂兄要死了。”顾长庚下巴抵在道侣的头顶上,闷闷不乐。

    谢明夷安慰:“还有机会的,只要找到能承载魂魄的器具,我就能救活他,不过,我看他肉|身已死了近十天,魂魄最好还是不要留在体内太久,否则会染上死气,将来不好复生。”

    “复生之事,我倒是不担心,只是……他还未意识到,自己已死的事实。”

    顾长庚想,若小堂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他会怎样?

    会哭吧。

    “那我们去告诉他,他早晚要知道的。”谢明夷认真说道。

    顾长庚怔了怔,是啊,刻命只能维持一个月,小堂兄早晚要知道。

    “好。”

    ……

    顾长庚来到小堂兄的住所。

    顾长青正在抄写佛经,认真的抄着,一笔一划,表情严肃。

    见到顾长庚,他忙站起身,却因为抄太久手麻,笔不小心掉了下来,黑乎乎的墨汁瞬间侵染了纸面。

    “我的经文!”顾长青飞快地捡起笔,拿起已经糊了一大片的纸,发出哀嚎。

    顾长庚凑过去看,顿时明了,“佛经?给你娘抄的?”

    顾长青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是……没事干嘛,反正,我从小到大,抄的最多的就是佛经了。”

    做错了事说错了话,要抄佛经,逢年过节去寺庙礼佛,要抄佛经,长辈生病或者过生辰,做晚辈的也要抄佛经。

    害得顾长青一度以为,他与佛有缘,长大了是要遁入空门的。

    不然,为什么,这种活儿,轮不到大哥呢?

    现在顾长青已经明白事理了,知道有些事,不是自己想得那么简单的,佛可以渡顾家二公子,却不能渡侯府嫡长子。

    ……

    顾长庚敲了一下小堂兄的头,无奈极了:“笨!”

    顾长青摸着脑袋,瞪眼道:“你知道我笨,还敲我头?!再说了,我是兄你是弟,以后不许这么没大没小的!”

    顾长庚懒得跟他计较,叹息一声,将手指点在他的眉间,“顾长青,前尘已了,还不醒来!”

    莹白的光芒顺着指尖,沁入了顾长青的眉心,他下意识闭上了眼,往事种种,皆浮现在脑海。

    “长青,把你过继给三叔愿不愿意?”

    “你个小白眼狼,离我远点!”

    “三婶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三婶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朽木不可雕也!”

    “夫人这是心病,还须心药医。”

    ……

    一场场,一幕幕,仿佛旧梦一场。

    他埋葬的过往,他忽略的时光,甚至他以为已经忘记的人和事,通通在他眼前过了一遍,包括那些不曾注意过的细节,都被无限的放大,让他再也忽视不了。

    这些就是他的一生,短暂又漫长。

    诞生于一声啼哭,终止于他滚下山坡,被半截树根刺穿了肚子,那死亡的一瞬。

    至此,人世不属于他。

    顾长青感觉自己旁观了一个小可怜的一生。

    小可怜天生爱笑,却一直不开心。

    “你怎么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难看死了。”顾长庚实在忍不住了,说道。

    顾长青回过神,睁大了眼睛,两行泪便无知无觉的流了下来。

    “我真的……死了?”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腹部,血糊糊的一个大窟窿。

    一阵寒风吹过,刺骨的冷意袭来,顾长青打了个哆嗦,身体疯狂的颤抖起来。

    顾长庚挑眉:“你抖什么?冷还是怕?”

    “又冷又怕。”顾长青吸了吸鼻子。

    顾长庚唇角微勾,眯着眼道:“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在吗?”

    顾长青难以置信看他,控诉道:“你居然还说风凉话!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活人不知死人苦!你在有什么用?我都已经死了,你还能让我起死回生不成?!”

    顾长庚:“也不是不行。”

    顾长青愣住了,泛红的眼眶也不再往外流眼泪,“你说什么?”

    “我说,可以让你起死回生。”

    顾长青眼睛亮了,只是还未等他将喜悦流露,就又听到顾长庚说:“但之后,你再也不是顾长青。”

    顾长青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顾长青,已死。”

    顾长庚直言,“你若要重回人世,就必须以新的面貌,新的身份。”

    顾长青上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抬头问:“那我能一直这样吗?”

    他想,他若能保持现在的模样,也没什么不好,大不了,不娶妻不成家。

    顾长庚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的幻想,“不能,刻命时间一到,你的魂魄会消散,你的身体会腐烂。”

    “哦。”顾长青呆呆的应了一句。

    他垂下脑袋,好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我这里有两个办法让你重回人世,你自己选一个。”顾长庚淡淡道,“第一个办法,我临时开辟一个小轮回,送你转生。”

    虽然,他现在不够格开辟轮回,但临时弄一个山寨的,也并非不可能,顶多再次吐血。

    “第二个则是要委屈你当一段时间鬼,等找到了合适的宿体,再让你重生为人。”顾长庚说出了第二个办法,就是之前谢明夷说的那个。

    “转生就是投胎吗?”顾长青想了想,问道。

    顾长庚点头,“我会给你选一个好人家。”

    顾长青当即拒绝,“不要投胎,我宁愿当鬼。”

    “为何?”

    顾长青理所当然道:“变成了鬼我还能记得你们,找你们玩,可要是投胎了,我就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长庚嘴角抽了抽,变成鬼了还想找人玩?心咋这么大呢?不过既然是小堂兄的选择,顾长庚也尊重。

    “那你准备好自己的后事吧,越快越好,免得魂魄受到死气侵染。”

    顾长青:“……”

    有史以来,第一个给自己准备后事的人。

    他试探着问:“死气侵染严重吗?”

    顾长庚瞥他一眼,“起死回生后,四肢不调,算严重吗?”

    “!!!”

    顾长青惊恐,“给我一天时间,我写封遗书就好。”

    顾长庚:“不等大伯母醒了?”

    “……那,就两天!”顾长青迟疑着,又给自己加了一天。

    就等一天。

    ※※※※※※※※※※※※※※※※※※※※

    感谢在2020-07-17 20:00:50~2020-07-21 07:33: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浅梦璃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