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二日,阳光明媚。

    顾长庚又去看了魏氏,站在她的床边。

    “大伯母,你真的不起来吗?”

    “长青在等你。”

    半饷,床上人依旧安安静静的躺着。

    顾长庚垂眸,离开了。

    ……

    第三日。

    顾长庚再次过来看望魏氏,此时已经是傍晚,天边云霞似火。

    顾长庚脸色苍白,“大伯母,长青死了。”

    床上人突然颤抖了下,手指捏紧了被子。

    “大伯母,你睁开眼看看,长青,你的二儿,真的死了。”顾长庚轻轻说道。

    躺着的妇人猛的睁开了眼睛,她死死地盯着顾长庚,沙哑的嗓子开口:“你骗我!”

    顾长庚:“骗你是小狗。”

    “不可能!”魏氏嘶吼出声,她不相信,顾长青那么健康,命格那么硬,怎么会死?

    “你自己起来看看吧。”顾长庚说完便转身离去。

    魏氏爬起身,颤抖着穿上鞋子,就想往外跑,却因为多日躺在床上,腿脚无力,摔倒在地,发出声响。

    “夫人,你醒了!”

    丫鬟忙跑进来,扶起魏氏。

    魏氏用力握住丫鬟的手,瞪着眼问:“长青呢?他在哪?!”

    丫鬟不语。

    魏氏急了,她大吼:“你说话啊!长青人呢?让他来见我!”

    “夫人……”丫鬟手被攥得疼,可又不知如何回答。

    “啪——”

    魏氏一个巴掌甩到了丫鬟脸上,她怒急,“我问你长青在哪,你为什么不回答?”

    丫鬟捂着脸哭了起来,“夫人,二少爷……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什么意思?

    仿佛天旋地转,耳朵嗡嗡作响,魏氏瘫倒在地上,睁大双眼,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丫鬟的哭声由远及近,传入她的耳中。

    她怔怔的回过神,就发现除了丫鬟,顾霖夫妻俩也在,正一脸担忧。

    “长青呢?”她轻声问。

    顾霖一个大男人,眼眶也红通通的,“大嫂,长青他……”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

    何氏握紧自己男人的手,艳丽的脸上满是痛苦:“就在今天中午,好端端的人,说没就没了,谁也不知他那么小,怎就有了轻生的念头?”

    “大嫂,你……节哀。”

    节哀?

    为什么节哀?

    魏氏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她站起身,挥开要扶她的人,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一路上,下人在忙着取下红色的事物,换上白色条幅和灯笼。

    魏氏要疯了,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换上白的?

    “长青……”

    “长青!”

    她撕心裂肺地喊着,衣冠不整的跑着,丫鬟纷纷避开她。

    很快,魏氏就跑到了长青的院子,很陌生的一个小院子。

    她作为一个母亲,来这的次数屈指可数。

    “长青呢?”她抓住长青的一个丫鬟,疯了一般问她。

    丫鬟一见她,就跪了下来,哭道:“夫人,少爷……已经被抬去后堂了。”

    魏氏整个人失魂落魄,她放开丫鬟,又往后堂跑。

    后堂已经挂上了白幡,点着白色的蜡烛。

    因为还没来得及定制棺材,死去的二少爷就躺在那,白布盖着他的身体。

    魏氏放慢了呼吸,她颤抖着伸手掀开白布,看清里面那张脸的一瞬间,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整个人昏了过去。

    “夫人!”丫鬟们顿时急成一团。

    “送夫人回房,再去请个大夫。”顾长庚不知何时出现,吩咐道。

    “是。”丫鬟扶着魏氏离开了。

    顾长庚走过去,将掀开的白布再次盖上,缓缓呼出一口气。

    ……

    昨日,顾长庚去找了茶茶,问它要装魂魄的器具。

    却被茶茶的哭声惊到了。

    “哇——”

    “吾……吾不、不会会、游泳!”

    “谢元君,快快快、救救……茶茶!”

    顾长庚恍然。

    他说自己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

    蠃鱼。

    在兰宁的时候,他把引发大水的蠃鱼塞进了须弥洞天,忘了取出来。

    话说,洞天里也能发洪水?

    好像可以,毕竟当初为了建造和谐家园,打造生态环境,除了灵脉、矿脉,顾长庚还抓了几条水脉进去。

    现如今,茶茶在洪水中已经沉浮了好久,手脚都泡皱皮了。

    总算,无良主人想起茶茶了!

    茶茶委屈巴巴的,“把鱼鱼、鱼拿走!”

    顾长庚有些心虚,却也不敢拿出来,万一京都出水灾了怎么办?

    他好言好语的安慰:“茶茶,现在还不能把鱼拿出来,不过,我记得洞天里不是有封印符吗?你把鱼给封印起来。”

    茶茶眼睛里燃起怒火,“符、符被打打湿了!没没用!”

    它还没反应过来,蠃鱼就被塞了进来,不到一刻钟,几条水脉就都泛滥成灾了。

    关键,顾长庚抓进来的水脉能是一般水脉吗?

    一条癸水阴脉,滋养灵植。

    一条弱水天灵,消融万物。

    一条黄泉引渡,洗涤魂魄。

    ……等等。

    如同收集癖。

    各种各样的可怕水脉,顾长庚都想方设法截取了一段,存放于须弥洞天。

    据茶茶了解,无良主人还想着去佛界苦海舀一瓢来。

    蠃鱼一来,那些稀奇古怪又可怕的水脉都漫出来了,符箓被打湿全不能用了。

    而且,不说茶茶自己,就连那条鱼,也翻肚皮了好伐?

    一只神兽鱼罢了,也敢在黄泉里游荡,在弱水里沉浮?哼!不嗝屁算它厉害!

    顾长庚头疼了,他此刻也想起来自己以前手欠捞的水脉了。

    承载魂魄的器具不会也不能用了吧?

    想到这里,顾长庚忙问:“水灾以后再说,茶茶,我问你,洞天里有蕴养魂魄的东西吗?”

    蕴养魂魄?

    多着呢!

    要知道谢元君就是魂魄不全,为了谢元君,无良主人可是找遍了整个修真界,挨家挨户的抢……啊呸,是交换。

    主人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活儿,还是不做的。

    茶茶随手捞了一件:“有……有个养、养魂铃。”

    顾长庚扬起唇角:“给我。”

    茶茶:“你、你先把水水……治、治好!”

    顾长庚捂额:“水灾你急也没用,我现在真身又进不去,治不了水。”

    “养魂铃快给我,人命关天!我保证,等我觉醒王权剑意,就立马给你治水!”

    好说歹说,茶茶终于把养魂铃拿给了顾长庚。

    养魂铃到手,顾长庚松了口气,这才打量起这个小铃铛,金色的,摇一摇,声音清脆悦耳。

    小堂兄以后就要住在这个铃铛里了?

    顾长庚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咪呜~”

    突然,一只白色的狸猫进入了顾长庚的视野。

    “毛毛,别乱跑!”

    顾长青跟在它后面,气喘吁吁。

    “它叫毛毛?”顾长庚饶有兴趣的问。

    顾长青点头,得意道:“我给它起的,怎么样?是不是比乔安那家伙起的名字好?”

    顾长庚:“……”

    谁给你的自信?

    顾长庚翻了个白眼,淡定道:“照顾好它,以后可能会帮大忙。”

    毛毛帮大忙?

    顾长青低头和白色狸猫琥珀色的眼睛对视一眼,有些迷茫。

    狸猫优雅的舔了舔爪子,跳进顾长青怀里,发出愉悦的咕噜声。

    凡是不开心的生灵,就休想逃出快乐小神兽腓腓的爪心!

    腓腓——

    兴和霍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腓腓,养之可以解忧。

    ※※※※※※※※※※※※※※※※※※※※

    腓腓小神兽:这个人,怎么又不开心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