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标题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扣扣扣!”

    青砖黛瓦的房屋看起来幽静别致,顾长庚难得有几分踌躇,整理了一下衣襟,才敲响了门扉。

    门开了,一个中年人打着哈欠,打量了一下敲门者,表情变得慎重起来,“两位,有什么事吗?”

    顾长庚下意识看了一眼天色,迟疑道:“顾柏在家吗?”

    中年人愣了愣,“二老爷一直在家的,不知这位公子找二老爷有何事?”

    二老爷?

    顾长庚心里嘀咕,说道:“我是他儿子,从京都回来过年。”

    中年人呆住,“你……就是堂少爷?”

    顾长庚点头,“还不让我进去?”说着就拉着谢明夷往里走。

    中年人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抵住门,“诶诶诶……不行不行!二老爷说了,不让您回来!”

    闻言,顾长庚停住,黑漆漆的眼睛似乎都在冒黑气了,“他说?”

    中年人打了个寒颤,讨好笑道:“堂少爷,这都二老爷说的,他说两年内,您都不能回家门,他不想看到您。”

    “还请堂少爷不要为难我一个下人。”

    顾长庚深呼吸,“不想看到我?”

    “二老爷说您打扰他头悬梁、锥刺股、苦读书了。”

    顾长庚:“那他是不是明年还要再考一次乡试?”

    中年人弱弱地问一句:“您怎么知道?”

    顾长庚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不然他怎么说是两年后呢?秋闱刚好在明年八月!他为了考个举人,也是煞费苦心,连儿子都不要了。”

    中年人低下头,喏喏无言。

    顾长庚到也不跟他计较,一手揽住谢明夷的腰,“你去问他,儿子不要,儿媳妇要不要?”

    中年人一听大惊,他本以为这另外一位公子是堂少爷的好友,不曾想是未过门的夫人!

    “这就去禀报!”中年人飞快地跑走了。

    下人走后,顾长庚直接拉着谢明夷进了门,朝着下人离开的方向走。

    谢明夷有些不淡定,“就这么进了啦?”

    “不然呢,我回自己家还要禀报?等老头子再把我赶出家门?”顾长庚面无表情。

    谢明夷:“……”

    他轻轻掐了一把未婚夫,“你刚刚说谁是儿媳妇?”

    顾长庚举手,“我。”

    两人尾随着下人,很快穿过庭院回廊来到了厅堂。

    说来也奇怪,这房子起码比原先扩张了十倍不止,多了小花园,还挖了人造湖,但一路走来却没见什么人,想来顾霖留下的仆人不多。

    厅堂里升着火炉,暖洋洋的,但顾柏心情却不是很好。

    “你说谁回来了?”

    下人刚想回话,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他说我回来了!”

    顾柏抬头看了一眼,又垂下脑袋看自己的书,“怎么不留在侯府过年?”

    顾长庚摇头,叹息道:“没意思。”也不知他是说侯府没意思,还是说顾柏没意思。

    顾柏不说话了,他眼睛仿佛定死在了书本上。

    顾长庚上前抽走他手中的书,问他:“听说你明年要参加乡试?”

    顾柏立马否认,“我没有,不是,你听谁说的?”

    “啧啧,你那么激动干嘛?我又不是不让你考?”顾长庚瞥他一眼,举起谢明夷的手朝他晃了晃,“你读书考试都是你自己的事,我这次来,主要带你见见人。”

    顾柏这才放下心,把目光投向了另一位陌生的小公子。

    “他是谢明夷,启明的明,夷光的夷。”顾长庚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不会操心我的终身大事,就自己说了个亲,已经下过聘了。”

    终于到他说话了,谢明夷朝顾柏行了全礼,“晚辈谢明夷,见过伯父。”

    顾柏打量了下谢明夷。

    嗯……眉目如画,是个顶好看的小公子。

    怎么就许配给了自家混账儿子?

    他叹了口气,“不必多礼,谢公子,委屈你了。”

    委屈?

    谢明夷忍不住开口:“伯父……”

    顾柏挥手,“还叫什么伯父?都一家人,庚儿怎么称呼我,你就跟着喊吧。”

    “老头子。”

    顾长庚在一旁掀开桌上的茶壶,里面飘着几片翠绿的茶叶,挑眉道:“我不在的日子,你挺会享受啊。”

    顾柏:“……”

    谢明夷:“……”

    “这么看我干嘛?”顾长庚惬意地勾起唇角,懒洋洋道,“我不是一直叫你老头子吗?”

    顾柏气得跺脚,“外人面前,就不能给你爹几分面子?”

    谢明夷眨眼,不好意思道:“伯父刚刚不是还说我们是一家人吗?明夷怎么又成外人了?”

    顾柏哽住,这小两口是组团坑自己呢!

    他长叹了口气道:“是我说错话了,谢公子和我这不孝子有了婚约,自然不是外人。”

    谢明夷正色,再度躬身行礼,“伯父喊我明夷即可。”

    顾长庚倒了三杯茶,一人一杯,“行了,都坐下说吧。”

    谢明夷乖巧坐在顾长庚身侧。

    其实经过刚刚一番谈话,他对这位传闻中的二老爷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

    顾柏喜好读书,但严格来说,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酸儒书生。

    如果是正常的读书人,听到儿子要娶一个男妻,无论如何都会先反对,大谈阴阳交合才是正道,根本做不到顾柏这样面不改色的接受。

    与其说顾柏的执念是读书,不如说他的执念是中举。

    顾柏顾伯父,就是一个——手中有书,心中无书的人啊。

    哪怕孜孜不倦,书本也并没有在他心里留下多少痕迹。

    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也难怪顾伯父考不上举人。

    谢明夷如是想道。

    顾柏平常不太关心这个儿子,但婚姻大事,为人父的不问几句,也不好意思。

    听儿子说完前因后果,顾柏略有些尴尬,这个媳妇居然是从大侄儿那里捞过来的?

    不过,很快顾柏就理直气壮起来,正所谓——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

    大侄儿为人不够诚,丢了婚事也正常。

    “我们一路来这,都没吃什么东西,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顾长庚说了一句,就出了厅堂。

    留下顾柏和谢明夷两人面面相觑。

    谢明夷咳嗽一声,不自然道:“关于这门亲事,伯父不介意我是男儿郎吗?”

    顾柏马上摇头,“子曰,女子难养也,明夷你是男儿,好养活,是长庚那小子占了便宜。”

    谢明夷眼角抽搐,那句话的意思是这么理解的吗?难道全句不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吗?

    顾柏看儿媳妇难以接受,安慰道:“伯父也不指望我这一脉香火能延续下去,明夷,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谢明夷:“……”

    这么一说,他压力更大了。

    以前,他都没想过,还有香火延绵这一点!

    半炷香的时间,顾长庚端着三碗面过来了。

    “老头子,都快过年了,家里厨房还那么干净,啧!”顾长庚大口吃面,吐槽道。

    顾柏也饿了,吃着儿子亲手做的面,含糊道:“厨娘回老家过年了,能不干净吗?”

    顾长庚眸光闪烁,“三叔给你留了几个下人?”

    “三个,一个护院,一个厨娘,一个管事。”

    “刚刚给我开门的是管事?”

    “嗯,除了陆管事,护院和厨娘都回老家了。”顾柏说道。

    谢明夷听得有些生气,“那您过年怎么办?”

    一般来说,即便下人没有签身契,可以回家,那也要把主家安排好了才能走啊。

    要知道,现在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呢!

    顾柏回答:“陆管事说去县里酒楼订年夜饭。”

    顾长庚:“陆管事不用回家?”

    顾柏:“陆管事是侯府的家仆,厨娘和护院都是在县里找的。”

    顾长庚和谢明夷顿时明白,顾霖实际上留下来的只有陆管事,其他两个下人都是在清河县现招的,难怪行事无张。

    “他们月钱多少?”

    顾柏放下筷子,擦擦嘴,“你去问陆管事,我不管这些。”

    顾长庚:“……”

    说得好像你管得了似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