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作者浪迹天涯去了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此方世界名为十方界,不算小,但很低级,还特殊。一般的世界建立轮回也就随随便便建了,但十方界法则根深蒂固,若要开辟轮回,便需乘势、借势、聚势!天时地利与人和,皆有,方能下达九幽,赦令轮回。”

    “天时,快了,最多不过一年,十方界便要升格,而且是个大跨越,从低武转向高武。”

    “介时,天道觉醒意识,灵气充斥天地,本源沸腾,法则活跃,正是开辟轮回的好时机。”羽衣神意味深长道,“有缘人,你的时间不多了。”

    “地利,则是要找一处九阴转生之地,阴阳逆转,得遇轮回。”

    顾长泽问:“那九阴转生之地,在何处?”

    羽衣神声音忽远忽近:“云、梦、泽。”

    顾长泽诧异,云梦泽是崇明兽所居之地,龙脉也在那,若开辟轮回会不会对龙脉造成影响?

    羽衣神继续道:“至于最后的人和……”

    “你需要找齐九个命格特殊的人,在九阴转生之地占据九宫,以自身命格镇压天道反噬。”

    羽衣神幽幽叹了口气,将目光凝聚在某处,“此九人命格为——”

    “皇极、玄冥、太清、上虞、行曜、道合、天罗、常伏、离烛。”

    顾长泽眉头一皱,问:“这九人会死吗?”

    羽衣神笑了:“天道反噬,哪怕命格特殊,也是承受不起的,须知最初在洪荒开辟轮回,连巫祖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顾长泽:“……”

    懂了,就是牺牲九个人呗。

    “此外,你还需找一人,身具报丧命格,以其皮铸生死簿,以骨为笔,以发为毫,以血为墨,以魂为灵。”

    “最后的神器铸造完毕,才是真正的轮回。”

    “哈哈哈——!”

    羽衣神大笑起来。

    ……

    空无一人的忘川湖中央,女人用指甲梳着自己的长发。

    身下白槎树突然开口:“你为何放他走?”

    “再等等。”女人抚摸着树干,温柔道:“时机未到。”

    “吾已等了十五年。”自顾道主降生,白槎树便日夜难安。

    “不急,该是你的,逃不掉。”女人嘴角含笑,“总要给凡人一点机会,等撞了南墙,便知道回头了。”

    “到时,命修和剑道之主的因果线,都是属于你的。”

    白槎树如霜似雪的枝干突然兴奋的摇摆起来。

    ……

    神树白槎,无花无叶,以因果为引,以魂魄为食。

    在山海界,它已存活了两万七千余年,根系遍布半个山海界,只差一步,便可成神。

    结果,被那穿越时空而来的一剑,毁了根基。

    它恨剑道之主,当年那一剑给所有生灵都留下了离开的机会,却唯有它,扎根于此,逃不了,避不开。

    根系破碎,就这么坠落山海,寄居树干上的羽衣也只能随它一起,来到这不毛之地。

    索性,时隔数千年,当初那给了他一剑的人,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

    顾长泽得到了答案,离开前,他亲手捏碎了两颗粉红色的气泡,一者名心棠,一者曰温如梦。

    遗忘也好,厌恶也罢,该断则断。

    出了这处虚幻的空间。

    顾长泽乘着白槎枝干做成的小舟,上了岸。

    羽民之国的祭祀在忘川湖畔已等了他一个时辰。

    老祭祀发须全白,目光浑浊:“神槎可有旨意让你传达?”

    顾长泽摇头:“无,它只让我许愿。”

    老祭祀颤巍巍的转过身:“那就走吧。”

    顾长泽跟上。

    这白槎城很奇怪,你一进城,会感觉自己到了极乐之地,人人皆可展翼高飞,无拘无束,欢声笑语,处处盈香。

    可到了白槎城最尊贵之人羽帝的行宫,就会见到往来之人皆如行尸走肉,让人不寒而栗,如坠深渊。

    顾长泽来这里已有数十日了,差不多明白了一些白槎城的规矩。

    白槎城的居民分两种。

    一种是土生土长的城民,经历两次忘川湖水洗礼,长出羽翼,为羽民。

    还有一种则是外来人员,因为许愿留了下来,他们没有翅膀,名为无翼人。

    白槎城里的劳作,都是由无翼人完成。

    羽民只需要自由的飞翔,享受无翼人的供奉。

    穿过大街小巷,你会看到一个个无翼人在商铺里,迎来送往,而店铺的所有者却是羽民,逛街的也只有羽民。

    除了田野阡陌间的忙碌,无翼人只会待在房子里,纺织、雕刻、浣洗、下厨……不断的劳作。

    也许……无翼人在被压榨,被奴役?

    不,他们很开心。

    笑容满面,喜气洋洋。

    顾长庚没急着进城,在城外找了户人家,租了个院子,一共三个房间。

    空远大师一间,乔安魏思淼一间,他和谢明夷一间。

    乔安怪叫:“图谋不轨啊,顾兄!”

    顾长庚义正严词:“空远刚突破,需要好好调息稳定境界,不宜与人同住。”

    谢明夷低头看脚尖,信你有鬼!

    空远阿弥陀佛,“多谢顾施主,贫僧确实有些气息不稳。”

    魏思淼笑嘻嘻:“和尚,你现在不受讹兽影响了,怎么还是谎话连篇?”

    空远有些不自然:“佛曰,万法皆生,皆系缘分,当懂成全。”

    魏思淼撇嘴:“咱都是修道之人,听不懂佛理。”

    乔安敲他:“那听得懂人话吗?空远大师的意思,是让你不要打扰人家小两□□流感情,咋那么没眼色呢?”

    魏思淼跳脚:“到底谁没眼色?一开始说顾兄图谋不轨的人,是你好吧!”

    顾长庚一手镇压,“回房里修炼去!还没引气入体,好意思吗?”

    顿时,鸦雀无声,纷纷散去。

    顾长庚揽住谢明夷:“走,我们也回房修炼。”

    谢明夷嘟囔:“我已经进入瓶颈好久了。”

    顾长庚:“到了中域就可以突破了,我帮你。”

    “你怎么帮我?我们修炼的东西都不一样。”谢明夷狐疑道。

    顾长庚淡定道:“双修。”

    谢明夷:“……”

    他脸上冒出了热气,红扑扑的,绞着手指,半紧张半期待道:“不……不太好吧?我还没准备……”

    “你想哪去了?”顾长庚眉梢微挑,“正经的双修,不需要坦诚相见。”

    谢·红烧·明夷瞬间冷却,“……哦。”

    关上门,两人坐在床上。

    “运转针诀。”

    谢明夷闭眼,与顾长庚四掌相接,一股精纯的灵气流转过来。

    “嗝~”谢明夷打了个饱嗝,急忙捂住嘴。

    吃撑了……他经脉太细,气海也脆弱,实在消化不了。

    顾长庚无奈睁眼,直接凑过去与他额头相抵。

    中域来自山海界,未被此方世界融合,不受天道法则掌控,是可以动用神识的。

    谢明夷只感觉自己的精神暖洋洋的,仿佛被什么牵引着,来到了一处冰天雪地。

    这似乎是一个冰湖,很大,望不到边,但只有一个三尺有余的洞口,是化了冰,能看到里面清澈的湖水。

    不等谢明夷细想,就被包裹住,异样滋味席卷心头,不禁颤抖起来,兴奋又舒适。

    温度在上升,冰雪消融,冰湖的洞口在逐渐扩大,越来越多清澈澄明的湖水显露出来。

    忽而阳光灿烂,冰面反射着光芒,谢明夷好像在那越来越薄的冰面下,看到了一个沉睡的人——

    白衣乌发,唇如泣血,面色苍白,容貌却仿佛凝聚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一眼望去日月无光。

    谢明夷怔住,这人他见过,在幻境里。

    他叫——

    谢元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