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今天也是离家出走的一天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一带,貌似挺平和的,一路走来,都没遇到什么危险。”

    走在路上,乔安感慨道。

    如今,已离开白槎城一月有余,他们一行人走走停停,来到了厌火门管辖之地。

    厌火门也是中域十大修行势力之一,护宗神兽是祸斗,门下弟子皆在入门后,被赋予一颗火种,种在眉心或者心间,以灵力灌溉,促其生出火焰,可淬炼肉身和灵力,且天生火免,精通驭火之术,天克邪魔外道。

    是故,中域修士称其为——心间种火,燃尽污浊。

    顾长庚等人现在便是来到了厌火门的领地范围内。

    魏思淼:“那我们要去拜访厌火门吗?”

    顾长庚点头:“自然要去。”

    “如果厌火门还行的话,我打算把你们四个送到厌火门修行。”

    “什么?”

    魏思淼和乔安惊了。

    顾兄怎么突然有了这个主意?

    空远念了声佛号,微微低头:“顾施主,敢问第四人是何意?”

    魏思淼和乔安愣了下,也反应过来了,顾长庚说的是四人。

    可加上他们俩和空远大师,也才三人啊。

    顾长庚顺手从谢明夷怀里捞出白猫,“别老抱他。”

    谢明夷好笑道:“腓腓可解忧,这几日,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顾长庚咳嗽几声,要不是看他心情好了点,他也不会让顾长青披着腓腓的壳子,赖在自家道侣怀里。

    “呐,这就是第四人。”

    白猫在顾长庚手里剧烈挣扎着,“咪呜——长庚!不要说!”

    顾长庚揉了揉眉心,略有些烦躁,“你难道不想与他们相认吗?”

    顾长青身体僵硬,半晌才瓮声道:“再等等吧。”

    “等不了,我们很快就会离开。”顾长庚挑眉,他恢复的修为已经接近上辈子,随时可以破碎虚空离开这个世界,只不过在等世界升格而已。

    但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极限,最多三年,就要再次引动天劫,到时候不走也得走。

    他就想安静的过完这三年,然后利索离开,去一个个世界找谢明夷,凑齐他的魂魄,就能真正一起渡劫成仙了。

    所以,得给这四人找个宗门。

    顾长青:“……哦。”

    听了顾长庚的话,顾长青第一反应就是堂弟要丢下他和谢公子过二人世界去了,只含糊应了声,就闷闷的垂下脑袋,独自忧伤。

    顾长庚啧啧,然后反手把猫丢给魏思淼,“接住。”

    魏思淼被猫砸中胸口,龇牙咧嘴,“这猫怎么这么沉?吃灵石长大的?”

    可不就是吃灵石长大的!

    这段日子,除了魏思淼三人,顾长青也在努力修行,而且得益于腓腓神兽之躯,吸纳灵气的速度还要超过他们三人。

    如今,单从魂魄程度上看,已经是先天之境了。

    “这就是第四人,神兽腓腓之主。”

    顾长庚说完,又凑到腓腓面前,握着软绵绵的猫爪:“你的事,我不多管,随便你什么时候说,但闹别扭不能闹一辈子,神兽也是有寿命限制的。”

    之前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轮回,法则也消解不了天生地养的神兽真灵,导致它们一次次结茧,卵化重生。

    可现在世界即将升格,还有一堆人暗戳戳的想创建轮回……神兽这种痛苦性质的长生,可能会不复存在。

    也就是说,很可能,顾长青还来不及重生,腓腓寿命就到了尽头,他必须自己努力修炼,炼化横骨,否则和腓腓双魂一体,恐将来因腓腓寿命到头而亡。

    顾长青瞪着大大的猫眼,朝着顾长庚咪呜叫了几声,便安静的待在魏思淼怀里了。

    他,一直是听话的小孩。

    顾长庚难得温柔的摸了摸猫头,对魏思淼道:“照顾好我的猫。”

    “哦……哦!”魏思淼眨眼,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腓腓之主吗?怎么又成了顾兄养的猫了?

    顾长庚看了眼天色,皱眉:“先找地方休息,等明日去厌火门看看,如果门内风气尚可,你们便留下。”

    不远处,是一座荒庙,看台上供奉的,如象似犬,应该便是神兽祸斗了。

    神兽祸斗——

    传说中火神的助手,可吞食或喷出火焰。

    “不对劲。”谢明夷突然道,神情凝重。

    顾长庚走过去:“怎么了?”

    他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俗话说得好,在外听老婆的话,尤其在老婆比你聪明的情况下。

    谢明夷指尖轻轻抹了一下石像,上面是灰尘。

    “此地方圆八百里,皆是厌火门的领土。”

    “祸斗是厌火门的护宗神兽,既如此,供奉祸斗的庙宇,怎会无人打理,荒废到这种程度?”

    听他这么一说,剩下几人也反应过来了,白槎城的居民把白槎视若神明,狂热无比,神兽祸斗哪怕待遇低一点,也不至于庙宇荒废。

    而且,他们一路也遇到了不少供奉祸斗的庙宇,无不是香火鼎盛。

    “诶?你们看!”

    乔安突然抽出香炉里一根燃了一半的香,“这根香是新上的!”

    谢明夷接过那支香,又把指尖探入香炉,碾了点香灰,闻了闻,再与这支香的味道对比。

    “不止这根香是新的!”

    “或者说,这座庙宇的香火从未断绝,只是上香的人太少,匆匆而来,又急急离去,无空打理而已。”

    谢明夷闻到了香灰里一模一样的味道,带着血腥气,与普通的香有很大区别,而这附近根本无人售卖香烛,因此这些香都是同一批人带来的。

    香炉底部的香灰不止堆积了多久,看触感估计已有三两年之久。

    顾长庚凑过去,就着谢明夷的手闻了闻,顿时一脸复杂,“经年老灰,一股子恶臭,怎么就直接上手了呢?明夷,待会儿记得用灵泉洗手。”

    谢明夷:“……”

    无语之后,又叹了口气,“你闻到了什么味道,具体一点。”

    顾长庚垂眸,表情漠然:“跟骨灰没什么区别,血腥加尸臭,恶心至极,不过很奇怪,居然一丝怨气都无。”

    不然,他也不会现在才发现。

    乔安和魏思淼呆住了,尤其是乔安,那只拿过香的手拼命搓着,一副要吐的模样。

    空远闭上眼:“阿弥陀佛。”

    开始诵经。

    谢明夷:“看来,厌火门问题挺大。”

    顾长庚侧眸望了望祸斗,一剑挥了过去,石像应声而倒,碎裂成了两半。

    魏思淼思考了一下,问:“那厌火门还去不去?”

    顾长庚扬起唇角:“去!怎么不去?”

    他只觉得自己的剑蠢蠢欲动了。

    ……

    第二日,他们离开庙宇,走之前,谢明夷在周围布置了迷阵,封锁庙宇。

    厌火门的山门下,是一座凡人小镇,居民安居乐业,热心质朴,唯一的缺点,就是脾气不好,太暴躁了。

    什么事都能吵起来,比如——

    “大娘,前天才在你这儿买的菜,就这萝卜,一斤也才三个铜板,怎么今天就要五个铜板了?你这不是坑人吗?”

    “最近地里收成不好,菜都涨价了,你爱买不买,滚一边去!”

    “你个糟老婆子怎么说话呢?就许你坑人,还不许我还价?”

    “你是不是想找麻烦?挡在这儿跟个木头桩子似的,耽误老娘做生意!还想还价?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我……”

    “滚!!!”

    “……去他娘的!”

    “啊——打人啦!”

    又一次亲眼目睹一番打斗的诞生,顾长庚一行人也是无语了。

    买个菜而已……至于打起来吗?

    “停停停!动什么手?”

    一群厌火门弟子出现了,制止了卖菜大娘被客人殴打。

    厌火门弟子也许是中域最惨的修行人,一个个粗老爷们,武者的装扮,干衙役的活儿。

    天天来镇上巡逻,主要负责——拉架、劝架,偶尔忍不住,吵个架,再打个架。

    不是他们多管闲事,而是镇子需要他们。

    火气一大,就容易暴躁,因为距离厌火门太近,镇上居民受到祸斗和火种的影响,日复一日越发暴躁易怒。

    一日不管,可能小镇都要没了。

    迫于无奈,厌火门只能给弟子分派任务,组织巡逻小队,时时刻刻监管小镇,防止打架事件闹大。

    对此,厌火门弟子非常心累。

    这一日结束,巡逻小队的一员陆可拖着疲倦的身体,瞪着死鱼眼,跟前来代替的师兄弟换班。

    然后在前往山门的时候,见到了五个人。

    哦,再加一只猫。

    为首的两个,看不清境界,但……长得是真的好看。

    跟少门主有的一拼了。

    但!

    陆可对天发誓,在他心里,还是少门主最好看!

    “在下厌火门陆可,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顾长庚。”

    “谢明夷。”

    两个最好看的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字,陆可想,这名字,也太好听了吧。

    好看的人,名字也一定好听吗?

    就像少门主,名叫纤阿。

    多婀娜多姿的名字啊!

    至于后面三人的自我介绍,陆可忽略了。

    谢明夷:“我们是前来拜访山门的。”

    陆可笑容满面,“那几位可与我一道,最近邪魔外道猖狂,守门弟子对陌生面孔很是警惕,若无人担保,恐怕难以进入。”

    顾长庚与谢明夷互视一眼,心情有些微妙。

    这人心是不是有点大?都没问他们干嘛,就要带他们进山门。

    厌火门弟子都像这位陆可仁兄一样心大吗?

    听他说守门弟子应该很严格啊。

    接了陆可的好意,一起前往厌火门,一路上陆可十分热情,不停在说话,当然了,说话对象,仅次于顾长庚和谢明夷。

    魏思淼:“……”

    他寻思着,自己和乔安、空远大师是不是哪里得罪这厌火门弟子了?

    陆可:不!平平无奇之辈,无甚好说,不予言谈。

    山门入口——

    守门处确实卡得很紧。

    “张师兄,是我啊!李德!”一名瘦的跟猴一样的修士苦苦哀求着守门弟子。

    “李德?少蒙我!李德明明是个胖子!”守门弟子大怒,“说!你是不是杀了他,夺了他的弟子命牌!”

    当下便要拔刀。

    “扑通——”

    瘦猴跪下了。

    “张师兄!真的是我!我出门做任务,被困在一处迷阵整整三年,瘦脱相了!”说到此处,瘦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守门弟子嫌弃无比,“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以前胖的时候,还有几分憨态可掬,现在……啧啧,丑。”

    李德:“……”

    一个丑字,扎心了。

    “张师兄!你可以怀疑我的身份!但不能说我丑!”李德怒了。

    张师兄捂住眼睛,“行吧行吧,看你能说出这番话,我就姑且信你一次,快点进去,别在这儿辣眼睛!”

    李德气冲冲的进去了。

    目睹一切的顾长庚一行人:“……”

    他们有点怀疑人生。

    陆可倒是见怪不怪,领着他们便到了张师兄面前,熟稔的打招呼,“张师兄,我换班回来了。”

    张师兄没有回答他。

    陆可一看,就乐了。

    这位张师兄的眼睛,已经黏在顾长庚和谢明夷脸上不下来了!

    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都……好看!

    这让人难以抉择的相貌!

    顾长庚有些不悦,要不是这位张师兄目光中并无奸邪恶意,他早就拔剑了。

    但,就这么盯着,也很让人不爽。

    “你瞅啥?”

    张师兄嘿嘿几声:“看你眼熟,长得像我一个兄弟!”

    目光转到谢明夷脸上,又嘿嘿笑:“你也眼熟!”

    顾长庚:“……”

    完了,这词儿,他接不住。

    谢明夷接住了:“你那兄弟叫什么?”

    张师兄:“……”

    不,我就随口一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