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努力更新的第三天!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观火大典筹备期间——

    厌火门山门大开,陆陆续续有其他修士应邀而来观礼。

    或乘飞舟,或化遁光,或踏祥云,降临厌火门,平静的山门突然热闹了起来,宛如那日纤阿讲道。

    “罗隐宗的弟子来了。”

    纤阿指着一位腰间挎刀的女修,介绍道。

    顾长庚望过去,哟,熟人啊,好像是叫……邢月?

    “那边是圣灵教弟子,皇极一。”

    顾长庚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嗯,又是一个熟人,不过好像实力进步了不少。

    “白帝新收的弟子,名叫南屿,跟你们一样,来自域外,据说天赋不错,不到一个月,便已经引气入体。”纤阿淡淡道。

    “认识,还见过几面。”顾长庚笑了笑,他没想到,一个厌火门的观火大典,居然能见到那么多熟人。

    “嬴氏的封离,同样来自域外,不过他的天赋比那白帝弟子可强多了,三日蜕凡,一品天赋。”

    “知道。”

    “楚氏的谢道红姑侄,想必你们也认识。”

    “何止是认识。”还是亲戚呢!

    顾长庚唇角微微上扬,握紧谢明夷的手。

    谢明夷好奇:“那些宗门派来的怎么大多都是在外域收的弟子?”

    纤阿:“因为观火大典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庆典,来观礼的人,修为越低越容易获得好处,先天境以上的修士,几乎什么都得不到。”

    “这一次从外域带回来的弟子,天赋都非常好,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在各自的宗门大放异彩,所以,他们得到前来观礼的机会,也很正常。”

    谢明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那楚氏为什么来的不是宿华长公主?而是谢明明呢?”

    怎么说,宿华长公主有楚氏血脉,天赋又比谢明明强,怎么不是她来参加观礼呢?

    纤阿略微思索,“你说的是被楚氏老祖收为弟子的宿华仙子吧?据说她体质奇特,刚踏入楚氏祖地,便引发了百鸟朝凤的异象,神兽九凤更是主动亲近她,如此天骄,楚氏应该是不会让她出远门的。”

    谢明夷眨眼,当初那个对他一见钟情的长公主居然这么厉害?

    “说来我们厌火门这次招收的弟子,除了苏千韩,还有一位名叫王玦的弟子,你们认识吗?”

    谢明夷愣了下,王玦……那个御林军都尉?他也在厌火门?

    “认识的。”

    “王玦师弟运气倒是不错,纯粹的火属性,刚进山门,就被祸斗尊者拎走了。”纤阿表情有些微妙,“现在正在主峰上伺候着呢。”

    “伺候?”

    纤阿斟酌道:“祸斗尊者……脾气古怪,喜欢用岩浆洗澡,但是每次洗完,岩浆黏在身上,它又觉得不舒服,就要有人帮它清理。”

    谢明夷不自觉脑海里勾勒出了一副场景,王玦苦哈哈的拿着大铁刷给祸斗搓背,忍不住为他抹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八方阁的秀芸仙子也来了。”一道白色的遁光落下,容貌昳丽的女修款款而来。

    谢明夷感叹:“这个不认识。”

    “当然,八方阁从来不收外域弟子的。”

    “嗯?为什么?”

    “八方阁的人认为,外域中人皆心思奇诡,难登仙途。”纤阿道,“其实都是骗人的说法,他们不收外域弟子,是因为神兽耳鼠不喜。”

    “神兽耳鼠……不喜?这是何故?”顾长庚皱眉,他觉得自己被地图炮了。

    “神兽耳鼠可聆听八方之音,察人心之秘,可以说在感知这块儿,已是极致。只是,人心终究难测,据说千年前有一任八方阁阁主便是外域中人,心地善良,待人真诚。结果那人一边真心实意的亲近耳鼠,一边又毫不留情的夺取它的力量,差点将其活吞活剥。”

    纤阿语气不太好,他讨厌两面三刀的人,“最后还是圣灵教的圣师白泽出面,才救下了耳鼠。对于那位阁主,圣师说他是一体双魂,善良是他,恶毒也是他。”

    一体双魂?跟长青的情况一样?

    不,长青是因为腓腓自愿将身体与他分享,那位阁主应该是别的原因。

    顾长庚想到了人格分裂。

    “往年的观火大典,白槎城总是第一个到的,可惜……”纤阿突然提了一句白槎城。

    谢明夷竖起了耳朵,“可惜什么?”

    纤阿:“前段时间,羽帝弟子回白槎城,却发现城门封闭,城中竟无一活人,后有一幸存的羽民站了出来,告诉世人,这一切都是羽帝做的。”

    “你们相信了吗?”

    “信不信都无所谓了,白槎城已经被毁。”纤阿的语气波澜不惊,这是独属于中域修士的冷漠。

    “地煞门和尧山都没有派人来,他们一向与我厌火门不合。”

    值得纤阿亲口介绍的修士,大半他们都认识。

    来中域的十人,封离、白若欢入嬴氏;苏千韩、王玦入厌火门;宿华、谢明明入楚氏;南屿入白帝城;顾长泽入白槎城,目前已经回归大楚;孙沁然入地煞门;金奇玉入尧山。

    挺可笑的,邢月那个女人,看中了不少好苗子,却一个都没拉拢到。

    ……

    观火大典开始了。

    主峰之上,厌火门弟子一反往日的干练装扮,穿上了朱红色的长袍,面容庄严肃穆。

    厌火门长老脖子上都挂了一大串赤红色的珠子,散发着炽热的温度。

    “那是火离石,对火系修士用处很大。”纤阿站在角落里,轻声解释道。

    外来修士离得都比较远,但所处地势较高,倒也能看得清晰。

    参加观火大典的厌火门弟子有多少?

    足足五千人,顾长庚数了一下。

    观火大典是厌火门的重要仪式,每个弟子都必须出席,哪怕已经突破先天,观礼已经毫无益处。

    主峰大殿前的一处凹下去的圆形空地,中间有一朵青白色的火焰,在风中摇曳。

    那是神兽祸斗的伴生火焰,也是赋予厌火门弟子火种的源头。

    厌火门门主立于火焰前,一手挥下,九颗晶莹剔透的火离石被规律的放置在火焰周围,火苗瞬间窜起,变得更加明亮。

    起风了。

    没有可以可供燃烧的东西,那朵火焰就那么傲立风中,不再似之前随风摇晃,而是借助风势,飞快的扩散开来,弥漫至整个空地。

    空地前有祭台,上面放了一头还未死去的妖兽。

    顾长庚感知了一下那妖兽气息,不由挑了挑眉,元神一境的妖兽,相当于九州元婴境。

    靠近祭台的约有五十人,都是天赋不错,但火种还未萌发的外门弟子。

    他们脖子上也挂了一串火离石。

    门主先讲了几句,说了一下厌火门的发展,以及对弟子的期待,虽然官方但也真情实感。

    说完,门主便宣布观火大典开始!

    一位长老来到祭台前,神情严肃,运转灵力,一刀扎进妖兽的心脏。

    “噗——”

    滚烫的鲜血飚射了出来,正对着燃烧火焰的空地。

    “轰——!”

    血溶于火的瞬间,火焰暴涨,并循着血液缠绕,包裹住了祭台上的整只妖兽。

    妖兽连挣扎都做不到,便被烈焰吞噬。

    风更大了。

    长老举起双臂,高喝一声,“起!”

    火焰翻滚着,跳跃着,竟在短暂的时间后,顺着风势,腾飞出一朵朵火花,从空地里飘出来,很快便飞荡于山顶的每一个角落。

    就像……燃烧的蒲公英。

    谢明夷瞪大了眼睛,注视着一朵红色的小火苗颤巍巍的飘到了自己这边,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碰到了那朵火焰!

    还未来得及感受那温热的触感,火焰便咻的一下融入了谢明夷的身体。

    谢明夷愣了愣,上下检查一遍自己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浑身暖洋洋的。

    纤阿笑道:“这是飞焱,能轻微修复身体内部的损伤。”

    谢明夷眼睛一亮,兴奋的主动伸手去抓那些飞焱。

    飞焱却仿佛火中精灵,身形灵动,好多次从谢明夷指间溜走,让他抓了个寂寞。

    顾长庚笑眯眯的注视着道侣犯傻,在他快要生气的时候,使出了风之剑势。

    只见一朵朵火焰循着他的指尖,听话的排列整齐,形成了一颗爱心状。

    谢明夷惊叹的看着这一幕,眸中神采奕奕。

    顾长庚轻轻一笑,打了个响指,爱心散开,恰似一只只翩飞的火焰蝴蝶,扑进了谢明夷的心口。

    谢明夷喜滋滋的摸着胸口,主动抱住男人的腰,眯着眼睛惬意无比,“暖洋洋的,好舒服哦。”

    顾长庚抱紧他,“喜欢就好。”

    一旁的纤阿有些无语,又感到好笑,对这一对道侣的腻乎程度,又有了新的认知。

    下方的气氛已经到了临界点,靠近祭台的厌火门弟子几乎是直面数百朵火焰席卷,种于心间的火种吸收了那些火焰,以及到了点燃的边缘。

    “啊!”

    一名弟子发出惊呼,他的火种点燃了,身上冒出了赤红的火焰,一时之间收不回去。

    紧接着便是其他弟子,不断的点燃火种,等观火大典结束,他们就是真正的内门弟子了。

    “祸斗尊者要来了。”

    纤阿突然表情严肃起来。

    “嗷呜——”

    一阵狂风骤起,山顶的温度刹那间高了不少。

    一只似象似犬的庞然大物出现在空地上。

    火焰堆积在它身上,拥簇着它,在它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影子,宛如臣子迎接君王。

    “跪拜尊者!”长老高呼。

    厌火门弟子不约而同的单膝跪地,闭上眼睛,虔诚跪拜。

    祸斗发出惊天吼叫,火焰持续上升,它背后的火焰影子也逐渐具体,化作了一个掌控火焰的神明!

    高大而威严,赤足袒胸,蛮荒气息扑面而来。

    “火神祝融……”谢明夷眸光有些涣散,嘴里呢喃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