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努力更新的第五天!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纤阿,你真的要跟他比试吗?”

    凌云的高台上,厌火门门主满脸烦躁,眉眼间不自觉的透露出一股阴郁。

    对这个儿子,他是疼爱的,也曾寄以重望。

    只是,纤阿的天赋并没有传言中那么高,二十五六的年纪,刚入先天境,比其他宗门世家的继承人都要平庸,更别提他那完全无用的火种了。

    如果不是凭借一副好相貌,得了八方阁阁主的赞誉,使纤阿名扬中域,厌火门弟子也对其仰慕有加……他是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坐上少门主这个位置的。

    俗话说,站得越高,摔得越惨,纤阿如今的地位,恰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身为父亲的厌火门门主一边焦躁不安,一边也为儿子和厌火门的未来担忧不已。

    假的或许终有一日会被拆穿——

    今日观火大典结束,罗隐宗的赵晗向纤阿发起了挑战。

    赵晗是罗隐宗宗主周百厉的小弟子,上个月刚刚踏入先天境。

    照理说,纤阿突破先天境已有一年有余,不会输给赵晗。

    只是厌火门弟子的实力与火种戚戚相关,纤阿的火种无法攻击,也没有淬炼他的体魄,面对敌人毫无反击之力。

    也就是说,他赢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少门主,在下刚突破先天境不久,今日见到这么多同辈,一时心痒难耐,就想找个同境界的道友切磋一二,看了一圈,似乎也就少门主的修为与我一致,怎么样,少门主赏个脸呗?”赵晗看似爽朗的话语,却是步步紧逼。

    “总有这么一天的,父亲。”纤阿凝视着下方叫嚣的赵晗,轻声道。

    门主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你若不愿,为父自可让那小子闭嘴。”

    “那今日之后呢?我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主峰,像个大家闺秀一样足不出户。”纤阿很平静,平静的有些漠然,“该来的总会来,避不掉。”

    门主叹了口气,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早知如此……”

    当初就不该稀里糊涂的应下八方阁的赞誉,事后更不做否认,让儿子顶着那份不属于他的荣耀。

    沉默一时,难受一世。

    “我下去了,父亲。”纤阿微微一笑,“听,门中弟子在维护我呢。”

    确实是在维护——

    “罗隐宗小儿好大的口气!我厌火门少门主天资粹美,岂是你能相提并论的?!”

    “少门主,答应他的挑战!把他狠狠揍一顿!”

    “我们相信你,一定会赢的!”

    门主脸有些黑,那些厌火门弟子面对外来修士的挑衅,只知道愤怒,面红脖子粗的嚷嚷着,让少门主接受挑战,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却不知当事人是如何为难。

    这种维护,不要也罢!

    “父亲,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修行一道,当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纤阿缓缓走下高台,声音随风传入门主的耳中,“以往我都活在虚假的荣誉里,这一次,就当我只是一名修士,来完成一场属于自己的战斗。”

    哪怕最后输了,他也要堂堂正正的站在众人面前,告诉他们,这才是真正的自己,真实的纤阿。

    厌火门门主握紧了拳头,嘴唇颤抖,却也没有阻止儿子的意思,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儿子,很骄傲。

    “赵晗。”

    纤阿站在了赵晗对面,战斗场上,防御阵法已经开启。

    厌火门弟子们欢呼雀跃,有无数的目光集中在两人身上,或暗中评估,或光明正大的打量。

    邢月眸光闪烁,这一场比试,便是她为赵晗师弟准备的登云梯——

    踩着这位名满中域的少门主。

    赵晗不屑的扫了纤阿一眼,他早在师姐那里得知,这位少门主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根本就是个废物!

    挖了挖耳朵,他朗声道:“少门主有何指教?”

    说完又暗中传音于纤阿,话语中的恶意毫不遮掩,“别装了,我知道你就是个废物!靠着一张脸,被八方阁捧起来的假天骄,今天我就要将你狠狠击败,让你厌火门上下无光!”

    纤阿表情不变,本来想说的话却在齿间绕了几圈,换成了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的话语。

    “我想说——”

    “修士之间的战斗可不是过家家。”

    赵晗嗤笑:“你怕了?”

    纤阿抬眸,眼中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此次比试,既分输赢,也决生死。”

    众人哗然!

    一场宗门之间的小小比斗,怎就到了生死场的地步?

    赵晗瞳孔猛的一缩,随即哈哈大笑,“你不会以为这样说,我就会自动认输退下吧?”

    “生死局而已,我赵晗可不是无胆之辈!”他拔出斩刀指向纤阿,大声喝道。

    纤阿还未回答,便听他父亲焦急万分的呼喊:“纤阿!不要胡闹!这只是一场切磋!”

    纤阿笑了笑,切磋?一开始他也以为是切磋,最多不过踩着他扬名罢了,可赵晗的那一段传音,让他明白,这不是简单的切磋。

    这是宗门战争的前奏。

    罗隐宗离厌火门不远,两宗虽时有合作,但因利益产生的矛盾也积累了不少,很显然,罗隐宗如今的胃口已经不满足于现在的地位和资源了。

    地位的上升和资源的获取,最快最便捷的方法,便是掠夺其他的宗门。

    击败纤阿,毁了厌火门的名声,是第一步。

    他想告诉父亲罗隐宗的阴谋,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站在了台上,隔绝灵力波动的防御阵法已开,他连传音都做不到。

    不过没关系,只要这场比试死了人……他死在赵晗刀下也好,两人同归于尽也罢,只要死了人,无论是谁,罗隐宗虚伪的和善面具都会被撕下,从而让厌火门主动产生敌意。

    “少门主,你的火焰呢?还不亮出来吗?”赵晗一脸戏谑。

    纤阿深呼吸,双手交叉,熔金色的火焰在掌心跳跃。

    “噗嗤——”赵晗感受着毫无威胁的火焰,忍不住大笑,“你的火焰怎么一点温度都没有啊?”

    “金灿灿的,花里胡哨。”

    纤阿面无表情,“还不开始吗?”

    赵晗突然怒火中烧,或许是看不惯他故作镇定的样子,当即一跃而起,白森森的斩刀划出弧月般的刀光。

    纤阿的死死的盯住赵晗手中的刀,瞳孔骤缩之下,脑中竟浮现出了刀锋的轨迹。

    他急退三步,一个侧身,刚巧与刀光擦肩而过。

    “竟然躲过去了?”赵晗不悦的皱起眉,再度发起攻击。

    纤阿眼眸清亮,中有金色火焰燃烧,全神贯注的盯着赵晗的动作,一次次险而又险的躲避了伤害。

    赵晗只觉这位少门主像一条泥鳅一样,滑溜溜的,一而再再而三从他刀下溜走,越发不耐。

    “你就只会躲吗?”赵晗怒目圆睁,斩刀大开大合之下,更难以触碰到纤阿了。

    “懦夫!”

    “胆小鬼!”

    “敢不敢正面接我一刀?!”

    纤阿抿着唇,心神只在那柄刀上,赵晗说的话丝毫不能乱他心态。

    下面的邢月皱起眉,这样的对局不符合她的预期,她要的是赵晗一刀破敌的碾压局,而不是只能勉强占据上风的消耗战。

    忽然,她看到了纤阿额头的冷汗,顿时心一喜,她高声:“师弟,冷静。”

    厌火门门主狠厉的目光瞬间转向她,冷声道:“周百厉就是这样教的弟子吗?不守比试规矩?”

    元神境修士的威压如排山倒海一般席卷了邢月,让她呼吸困难,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门主见谅!晚辈、只是担心师弟!”邢月艰难的拱手道。

    “门主,邢月仙子也不是故意的,就且饶过她一回吧?”八方阁的秀芸仙子笑语盈盈道。

    厌火门门主看着斗场上已经冷静下来的赵晗,心里暗恨不已,却知道邢月只是说了一句话,连提点都不算,他不能揪着不放。

    冷哼一声,他收回威压,继续看儿子的比试。

    因为赵晗恢复了理智,纤阿已经相形见绌。

    秀芸仙子眯起眼,“之前听师父说,纤阿少门主天人之姿,今日一见,似乎……”

    她话没有说全,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暗含之意。

    她在说,纤阿名不符实。

    厌火门弟子涨红了脸,想反驳,却无从辩解,纤阿确实表现不佳。

    有些脸皮薄的弟子难堪的低下了头,甚至难以相信自家的少门主怎么可能那么……弱?

    纤阿撑不住了。

    他的眼睛胀痛不已,视线开始模糊。

    要死在这里了吗?

    下一道刀光来临,纤阿闭上了眼。

    “你想就这么死去吗?”

    清朗的男声响起,纤阿身体猛的一震。

    有人在他身后——

    是顾道友!

    时间仿佛无限拉长,他难以置信的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虚影。

    “顾、顾道友?”

    虚影颔首:“是我。”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想就这么死去吗?”

    纤阿握紧拳头,火焰消散于掌心,他认真道:“不想。”

    顾长庚扬起唇角,“那我帮你。”

    “纤阿道友。”

    他一手抵在纤阿肩膀,低声道:“心间种火——”

    风起,火聚。

    纤阿眼眸明亮有神,“燃尽污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