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努力更新的第五天!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金色的火焰猛的暴涨,在纤阿心中点燃,附着在他的身体上。

    顾长庚问:“何为污浊?”

    “阻我道者,乱我心者,祸苍生者,危天下者!”这一刻,纤阿的思维格外清明,往日的迷茫似乎在这一瞬间散尽,他注视着因时间迟缓而面容扭曲的赵晗,掷地有声。

    “前方,拔刀者!”

    顾长庚的剑气融入了金色火焰,凝聚成一柄巨大的火焰剑影,朝着赵晗狠狠斩下!

    时间仿佛恢复了正常,赵晗凶厉的表情在剑影下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惊骇之色。

    “不——”

    手中刀寸寸化作飞灰,他目呲欲裂,极力的后退,却无济于事。

    剑气穿胸,火焰燃身。

    “啊!”

    赵晗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嘶吼,便湮灭于天地间。

    金色火焰凝成火线,再度回到纤阿掌心。

    肩膀上的那只手也移开了,仿佛能战天斗地的力量被抽离,纤阿只剩下深深的疲惫。

    背后的虚影缓缓消散,纤阿只听到那人说:“不管外界的传言,我和明夷只知道,我们认识的厌火门少门主,是一个名叫纤阿的修士。”

    纤阿眼睛滑落了一滴眼泪,“谢谢。”

    第一次,有人认同他修士的身份。

    顾长庚离开了,留下一群懵逼的观众。

    纤阿的父亲最先回过神了,大笑不止:“不愧是吾儿!”

    一手散去阵法,这位一日之间遭遇了大起大落的老父亲传音给儿子,埋怨道:“你小子真是的,居然敢瞒自己老爹?”

    纤阿哭笑不得,传音回去:“非我之力,是有贵人相助。”

    顿了顿,他又道:“父亲,我改修剑法吧。”

    门主诧异:“不折腾你的火种了?今天看起来还挺强大的。”

    纤阿笑了笑:“强大的不是我的火焰,是他的剑。”

    厌火门弟子的实力依靠火种不错,但如果蕴养的火种真的很差劲,也可以重修其他,哪怕要散尽修为重新开始,也比真的当个废人强。

    之前纤阿一直对自己的火种抱有期待,不愿重修。

    经此一役,他总算想通了。

    火种,随缘吧,不强求。

    但剑,却可以从现在开始执起,保宗门,护苍生。

    纤阿正欲转身离去,却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杀了赵晗,少门主打算一走了之?不给我罗隐宗一个交代吗?”

    纤阿回头,冷声道:“这是生死局。”

    邢月怒火冲天,“哪怕是生死局,少门主也未免太过狠厉了吧?”

    八方阁的秀芸轻笑一声,“我有些好奇,少门主之前一直处于下风,怎的突然……莫不是动用了什么秘宝?”

    她突然捂住红唇,“呀,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并无质疑少门主的意思,只是……这一场比试,少门主确实赢得有些匪夷所思。”

    纤阿整理了一下衣着,云淡风轻道:“我便是动用秘宝了,又能如何?比斗前有说过不许吗?”

    秀芸仙子眸子闪过不悦,“此举是否有违公平?”

    纤阿:“公平?这话倒是好笑,生死之间哪来的公平?”

    “莫不是日后秀芸仙子与人厮杀,还得要求对方不能用秘宝,不能使秘术不成?”

    纤阿掀唇一笑:“哪儿来的脸?”

    “你!”秀芸仙子脸色铁青,她自拜入八方阁阁主门下,就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邢月冷声道:“厌火门如此行事,莫不是想与我罗隐宗为敌?”

    纤阿想了想,刚要回复,就见自家老爹站起来了。

    “便是为敌,又能如何?”

    “老夫身为门主,能代表厌火门上下,你一个晚辈,能代表整个罗隐宗吗?”

    邢月气得胸闷,脸色变了又变,却最终还是没敢说自己能代表罗隐宗,只咬牙道:“今日之事,晚辈会一言不差的告知师尊!”

    门主睥睨而视:“我怕他周百厉不成?!”

    场上有看好戏的人窃窃私语,邢月难堪至极,化作一道遁光便离开了。

    秀芸仙子也吃了一肚子气,勉强朝众人行了个礼也告辞了。

    厌火门弟子则是畅快不已。

    “我就说少门主不可能那么弱!之前不过是逗那个小子玩呢!”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毙命!”

    “少门主不愧是我辈楷模!”

    纤阿对宗门弟子的彩虹屁已经免疫了,耳不闻,心不烦。

    他能想象的到,如果今日他输了,这些师兄弟们虽然不至于看低他,但也会感到失望,不再如之前那般崇敬。

    这就是修行界的基本定理——

    强者为尊。

    ……

    “明夷。”

    顾长庚自从比斗场上下来,就眼皮跳个不停。

    他有些慌,飞快的赶回来,却在外峰山脚顿住了。

    谢明夷的气息,消失了。

    剑气翻涌,雷霆炸响。

    他眉眼间充满了戾气,气势节节高涨,引得狂风呼啸,飞沙走石。

    “道友!”

    这里的异象引来了纤阿和他的父亲。

    顾长庚眼神冰冷,扫了纤阿一眼,嘴唇动了动,便失去了踪迹。

    纤阿有些不安,他收到了顾道友的传音,说魏思淼三人拜入厌火门,让他照顾一二。

    很平常的嘱托,但纤阿就是有种感觉,自己被迁怒了。

    顾长庚确实有些迁怒。

    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知道跟纤阿无关。

    只是……明夷是在厌火门不见的!

    因为针对祸斗的阴谋,明夷心神受损。

    因为纤阿遭遇了困境,他留下明夷一人……

    这让他如何不迁怒?!

    如果明夷发生了不测,他想自己一定会疯。

    “明夷……”

    顾长庚御剑飞行,运转通玄剑意,神识不管不顾的搜索大地。

    一座深山里,有元神修士感应到神识波动,跳出来挡在顾长庚面前,“何人?怎的不知礼数?竟敢肆意动用灵识窥视他人!”

    顾长庚一剑削去山顶,目光沉沉:“滚!”

    修行界要什么礼数?

    他说的,他做的,便是礼数!

    那道人脖子一缩,被这汹涌磅礴的剑意压制的动弹不得,心里惊骇万分,中域何时冒出这么个厉害的修士了?

    又有点后悔,不就是灵识扫描一下嘛,又没少块肉,人家这一看就有要紧事,自己跳出来这不找死吗?

    不管道人如何想的,顾长庚倒没有杀他的意思,只盯着他,道:“中域何处可扰乱因果,屏蔽天机?”

    他的通玄剑意仿佛失灵了一般,根本找不到谢明夷的行踪。

    道人一听,飞快点头,生怕晚一秒,这位大佬就一剑斩了自己。

    “有有有!”

    “晚辈知道,有三个地方!”

    明明是元神境修士,却自称晚辈,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指不定多惊讶呢。

    顾长庚掀了掀眼帘:“说。”

    道人咽了口唾沫,老实交代:“第一个地方是剑崖,那里是中域的一处边界,剑气纵横,天机混乱,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待在那儿超过一刻钟!”

    “第二个地方就是幽谷,听说那里是中域第一位占卜师陨落之地,群星隐蔽,一旦进入了幽谷,便会失去方向,十死无生!”

    “最后一个,就是圣灵教!”

    顾长庚眉心跳了跳,语气不明,“圣灵教?”

    “不错,正是圣灵教。”道人怕这位大佬不信,急忙补充道:“圣灵教有圣人,圣人可屏蔽天机,阻隔因果。”

    顾长庚沉默片刻,问:“圣灵教在何方?”

    道人诧异的看了顾长庚一眼,指了个方向道:“往此处东行三千里,便可抵达圣灵教。”

    顾长庚微微颔首:“多谢。”

    便再次御剑离去。

    留下道人劫后余生一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喃喃道:“倒也不是一点礼数都不懂。”

    最起码,人家会道谢,不是吗?

    顾长庚此刻心已经冷静下来了,他一如上一世,一念之间,御剑三千里。

    符合要求的地方有三个。

    剑崖,幽谷,圣灵教。

    剑崖和幽谷都是险地,前者是死地,后者也是有来无回之所。

    都是不可能有人生存的地方。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圣灵教了。

    拥有圣人的圣灵教。

    顾长庚与圣灵教打的照面不算少。

    先是天罗七,后是皇极一和上虞四,然后又是常伏八和离烛九。

    圣灵教九个预先圣子,顾长庚认识了五个。

    这次前来厌火门观礼的是皇极一,那是不是意味着,明夷失踪,与他有关呢?

    顾长庚脑子里极力回忆观火大典上皇极一的举止,似乎并无不同。

    后面纤阿比试……

    等等,纤阿比试的时候,他并未在场下见到皇极一!

    那他人去哪儿了?

    顾长庚目光冷凝,宛若刀霜。

    全力催动灵力之下,不消片刻,便已抵达圣灵教。

    圣灵教所占的地理位置很好,三峰聚顶拥簇主峰,呈三星望月之势。

    三座山峰各有万道石阶,犹如三条银带,环绕着山峰,外部更有九九八十一座攻防阵法,可抵御外敌。

    主峰最顶端,布置有三十六座聚灵阵法,灵气浓郁,几乎要凝结成水。

    更有四时阵法运转,百花齐放,草木郁郁葱葱。

    不过,顾长庚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无法欣赏圣灵教美景的。

    顾长庚坐在剑上,注视着下方的圣灵教,轻描淡写的勾勒出一柄无色小剑,弹了下去。

    小剑触及阵法的那一瞬间,整个圣灵教的阵法都复苏了,阵纹亮起,密密麻麻,竟不少于当初的白槎城。

    甚至有些阵纹的繁琐程度,较之白槎城,更胜一二。

    “何人竟敢袭击圣灵教?!”

    教内弟子长老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一看,便发现了不做掩饰的顾长庚,当即喝问。

    “退下。”

    突然,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

    圣灵教众人竟在瞬间恢复冷静,恭敬退下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天边云霞滚动,聚成一朵祥云,一只白色的巨兽站在上面。

    顾长庚抬眸:“白泽?”

    巨兽像人一般的朝顾长庚行礼,“见过顾道主。”

    顾长庚勾起唇角,冲天的剑意突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直的压下白泽,“明夷在哪?”

    白泽呼吸困难,“道主,还请……”

    “我问你明夷在哪?”顾长庚漆黑的眼眸中,是化不去的暗色,“不要让我问第三遍。”

    看着强势的剑修,白泽沉默了。

    “你这人好生无理!谁知道你口中的明夷是何人?不管不顾的逼迫圣师,想以势压人吗?!”

    一个容貌清秀的少年人跳了出来,责问顾长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