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今天更新了吗?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辛原想催动傀儡,却被谢明夷一针散灵。

    乔安的九尾狐影再现,吸收了那些弟子身上的怨气,使他们恢复了神智。

    纤阿一步一步走到辛原面前,问:“我想杀了你。”

    辛原闭着眼:“动手便是。”

    “杀你之前,我想知道原因。”

    “嗤!还能有什么原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咯!”

    纤阿大声:“何仇何怨?说清楚!”

    辛原艰难的爬起来,抬头望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轻声道:“说不清楚。”

    “你究竟为何……”纤阿泣不成声,跪在地上拽着辛原的衣襟,“你告诉我啊!”

    一日之间,亲近的叔父背叛,父亲身死,祸斗重伤即将卵化。

    纤阿早已在崩溃的边缘。

    辛原想了想,说道:“你们人族不是常常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吗?既如此,我背叛厌火门,也是理所应当,不是么?”

    纤阿:“我不信!”

    辛原撇过头:“爱信不信。”

    “砰——”

    纤阿一拳砸在了辛原的脸上。

    辛原再度倒在地上,突然笑了起来,因为被打的自己没事,打人的纤阿却是指节肿胀。

    “看,这就是非我族类,我不是人啊,你拿你们人族的道德约束我,我只会觉得你是个傻子。”

    “不是人……那你是什么东西?”手上的刺痛让纤阿逐渐冷静下来。

    辛原侧目看向远处的赤猊,努努嘴示意:“喏,看见了吗?它就是我爹,我是它儿子。”

    “你是妖兽?!”纤阿只觉得荒谬,从未有过人形妖兽!

    辛原:“一半一半吧,毕竟我的母亲,是个人。”

    “人……怎会和妖兽结合?”纤阿三观都受到了冲击。

    一旁竖起耳朵偷听的谢明夷的也惊到了,半、半……半妖?

    他凑到顾长庚身边,轻轻挠了下他的手心,悄咪咪问:“人可以和妖兽生小孩吗?”

    顾长庚正蹲在火坑旁观察祸斗卵化的过程,闻言回头亲了他一下,“别闹,物种不同怎么生小孩?有生殖隔离呢。”

    “可那个……那个家伙说自己的母亲是人,父亲是妖兽!”谢明夷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称呼辛原。

    顾长庚眨眼:“这么刺激?”

    谢明夷鼓起脸颊:“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认真点!”

    “好吧好吧。”顾长庚单手撑地,临空转身绕到谢明夷身后,环住他的腰,“这么说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什么?”

    “他的父母是真爱……哎呦,你踹我干嘛?我又没说错,真爱可以打破一切隔离……”

    先不聊顾长庚和谢明夷如何打闹,这边辛原已经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在厌火门的领地里,有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落,名为幸家村,住在那里的村民都姓幸,幸福的幸,幸运的幸。”

    “幸家村的后山,住着一只妖兽,对,没错,就是赤猊,幸家村村民视它为山神,每年供奉一个鲜嫩可口的小孩,以此求得山神庇护,让山中野兽不侵扰村民。”

    “我的母亲是采药女,有一次她上山采药,迷失了方向,在山上住了一晚。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她回到村里不久,便和人成了亲,八个月后,生下了我。”

    “她很爱我,又很怕我,不愿与我亲近,我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我五岁的时候,她的丈夫抽中了献祭山神的签……我要被送去后山,喂妖兽。”

    说到这里,辛原愉悦的笑了起来,“我的母亲真的很爱我啊,她拿着柴刀挡在屋外,与那些人拼命,她说后山根本没有山神,谁要伤害她的孩子,就从她的尸体上跨过去。”

    “哈哈。”辛原笑出了眼泪,“那时候,我藏在屋里,害怕极了,我听着母亲的哭喊声,思考了很多,我想……幸家村不是归属于厌火门的领地吗?为什么厌火门的仙人不来救我?不除掉后山的那个怪物?”

    纤阿忍不住道:“修士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厌火门根本不知道幸家村发生的事!”

    辛原点了点头:“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绝望的时候就喜欢怨天怨地,怨恨所有人。”

    “我母亲没能保住我,我还是被送去了后山,作为祭品。”

    “黑漆漆的山洞里,我听着赤猊的呼吸声越来越近,以为自己要死了,就这么葬身兽口,但结果出乎我的预料,我不但没死,还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赤猊抓了一头母狼,用狼奶喂养我,后来我慢慢长大,它开始教我捕猎,给我吃猎物身上最鲜嫩的一块肉,可惜,都是生的。”

    “我在山上待的第二年,幸家村又送了祭品上山,我第一次看到赤猊吃人,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它一口就吞下去了。我害怕的跑下了山,想找母亲。”

    “却发现那个女人挺着大肚子,一脸温柔的和她丈夫说话,旁边还有一些村民,他们其乐融融。”辛原讽刺的勾了勾唇角,“而村子的另一处,我看到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要自己的孩子。”

    “哭什么呢?有男人,她就能继续生,很快她就会把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肚皮上,期待即将到来的孩子。”

    “我还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个男人,我母亲的丈夫,他是故意和人换了签,想借着这个由头送我去死,因为我长得不像他,他起了疑心。”

    纤阿张大嘴,只是因为孩子不像自己,就送孩子去死……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父亲吗?

    “后来,我就回了后山……你问我为什么要回?呵,因为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儿,我只是一个孩子,我需要被照顾,吃着肉长大。”

    “我在后山一住就是十五年,我慢慢长出了和赤猊一样的尾巴,有了一口尖锐的牙齿和利爪,我逐渐意识到,赤猊不吃我,是因为我是它的孩子。多可笑,人和妖兽生下的孩子?”辛原冷笑了几声,合上眼睛,“我曾经希望赤猊不要吃人,它每次吃人,我都会用棍子抽打它,可是下一次幸家村送来祭品,它还是会一口吞下去。”

    “我明白了,它是妖兽,吃人是它的本性,我不能强逼它更改自己的本性,就像它不能逼我吃人一样。”

    “所以我离开了它。”

    “回到幸家村,杀了那个男人。”辛原掀了掀眼皮子,似乎杀人只是一件小事,“说来可笑,他和我母亲在一起十五年,依然很恩爱,有个十四岁的孩子,一家三口非常幸福。可当我拿着刀刺向那个男人时,他却毫不犹豫的推我母亲给他挡刀,头也不回的拉着孩子逃跑,反倒是我的母亲,她可真伟大,一边吐血,一边抱着我的脚不让我走,就为了给她的丈夫孩子拖一点点时间。”

    纤阿眼睛跳了跳,这么说来,辛原杀了自己的母亲?

    “这点时间,他们当然跑不掉,一家人怎么可以阴阳两隔?我母亲都死了,他们凭什么还能活着?”

    “可孩子是无辜的!”纤阿忍不住道。

    “无辜?或许吧。”辛原嗤笑出声,“可是你见过哪只凶兽捕猎,杀掉母兽后会留下小崽子的?”

    纤阿无言。

    “给自己报了仇,我就离开了幸家村,准备去求仙问道。只是因为资质低下,我被各大宗门拒收,其中就包括厌火门。于是,我只能成为一名散修,修炼粗糙不堪的功法,历时六百年,突破先天境。”

    “然后,遇到了你的父亲。”辛原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冰冷。

    纤阿愣了下,问:“当初……是发生了什么吗?”

    “你父亲被妖兽追杀,已经受了伤,眼看跑不掉了,我刚好出现了。”

    纤阿:“你救了他?”

    “差不多吧,你父亲把妖兽引到了我这里。”辛原轻描淡写道。

    纤阿握紧拳:“我不信,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谁知道呢?父亲在儿子面前总是要收敛本性的,就像我爹在我面前,也总是会更斯文的进食。”辛原摊摊手,不以为意。

    “或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拥有妖兽的血脉,所以并未死在那只妖兽的爪下,反而阴差阳错救了你的父亲。后面的事你就清楚了,我和你父亲结为兄弟,加入了厌火门,从一名散修成为一宗长老。”

    “转眼便是三百年,在你父亲有意的资源倾斜下,我突破了元神境,我以为我会在厌火门待到老死,可是命运弄人……”

    纤阿:“赤猊霍乱?”

    “没错,就是赤猊霍乱。幸家村不知走了什么运,居然出了一个走邪门歪道的修士,那个修士蛊惑村民,企图瞒天过海,助赤猊吸收祸斗的气运,以此获得赤猊的力量。”

    “很快,他的计划就被发现了。”

    “你们杀死了他,而幸家村的村民,则与赤猊一起被逐出厌火门领地。”辛原手背遮住眼睛,表情似哭非哭,“你知道吗?本来赤猊是躲藏在深山里的,根本没人找得到它,是我,它闻到了我的气息,急匆匆的从山里蹿出来,这才被厌火门发现,被……我斩断了尾巴!”

    纤阿心情复杂,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辛原继续道:“它是我的父亲,哪怕我伤了它,它也不肯离开,是你的父亲,用火焰灼烧它,强行驱逐它离开门派领地。”

    “那一刻,我突然就恨上了你的父亲。”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恶因得恶果,你们自诩心间种火,燃尽污浊,却是佛头加秽……灯下黑。”

    辛原定定的看着纤阿,直到这一刻,纤阿才发现这个人藏起来的愤怒。

    “我用幸家村村民的骨血制成香烛,酿造怨气,日夜供奉祸斗,一步步的控制它,继而通过它影响那些心智不坚的长老和弟子,每一次的观火大典,其实都是在催化怨气,直到有一天藏不住了……嘭!”辛原露出一个微笑。

    纤阿皱眉:“你的修为,又是怎么回事?”他记得赤猊霍乱时,他才元神第一境。

    辛原眯起眼,道:“当初那个邪修可以从赤猊那里获得力量,我自然也能,我可是它亲儿子啊,哪怕没有香火供奉,它也心甘情愿的把力量给我。”

    纤阿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他大骂:“你简直就是个畜生!用自己父亲的精血提升力量!”

    妖兽不比神兽,它们将力量赐予人类,只能是通过精血。

    辛原无所谓的点头,“随你怎么说,我本来就是畜生嘛。”说完还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一阵抽痛又让他龇牙咧嘴。

    花长老默默听完了全部,他拍了拍纤阿的肩膀,“你好好想想吧,怎么处置他。”

    纤阿抿唇:“不用想了,辛原罪大恶极,当为烈火焚烧而死。”

    花长老顿了顿,“你能想明白就好,我真怕你下不了手。”

    毕竟是看着他长大的叔父。

    ……

    另一边,顾长庚搂着谢明夷,解释什么是生殖隔离:“……所以说,正常的生灵是不可能跨物种生子的。”

    谢明夷横他一眼:“没有例外?”

    “例外……也是有的,曾经就有一条白蛇,给凡人生了一个孩子……”

    “噫~”谢明夷疯狂搓动手臂,他鸡皮疙瘩掉一地,蛇产子什么的,太恐怖了!

    “额……这么难以接受吗?”

    “你说呢?”

    “那我换个例子,有个名叫华胥的女人,她无意中踩中了雷泽大神的脚印,感而有孕,生下了龙凤胎!”顾长庚随口说着另一个典故。

    谢明夷蹙眉:“感而有孕?”

    “强大生灵的一丝气息,也会对弱小者产生影响,就像中域刚刚降临,十六只神兽的出现,让这个世界出现了很多异兽,难道这些异兽都是它们的后代吗?并不是,只是它们过于弱小,被影响了。”

    谢明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辛原……”

    他想说,辛原有没有可能并不是半人半兽,而是因为从小与赤猊生活在一起,被赤猊的气息影响,导致他出现了兽类的特征。

    顾长庚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嘘!”

    “谁知道呢?”

    顾长庚的目光落在辛原腰间,那里挂着一个已经非常陈旧的香囊,那是他被送去后山的前一晚,他的母亲连夜赶制出来的。

    香囊里面,放的是赤猊的粪便。

    采药女能在后山安全的度过一夜,不受野兽侵扰,就是因为她捡到了赤猊的粪便。

    在儿子即将被当做祭品送去后山的那一刻,这个无助的女人,只能想到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哪怕是妖兽,也会对自己的粪便,敬而远之吧。

    但她没有想到,一只妖兽会因为孤独,而对沾染了自己气息的小崽子产生怜爱,就此护他一生。

    十五年之后,曾经的儿子拿着刀冲过来,女人抱住他的脚,不是为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而是因为认出了他,想多看他一眼。

    告诉他,母亲想他。

    ※※※※※※※※※※※※※※※※※※※※

    厌火门副本,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