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完结篇 3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最后一道机缘,吾当仁不让!”

    散发着光晕的众妙之门前,圣灵教教主喘着粗气,目光满是贪婪和兴奋,身后是伤痕累累、半死不活的诸多修士,被大长老以一己之力挡住。

    圣灵教教主嘴角微微勾起,沾满了血污的手朝那扇门扉推去。

    “嘭——”

    突如其来的一爪子正中圣灵教教主的屁股,直接将人踹的一口老血喷洒,身体腾飞而起,越过众妙之门,消失于天际。

    “谁?竟敢……”

    大长老凶神恶煞的回过头,怒气却在下一秒烟消云散,化为惶恐不安。

    只见那门前,有一只白色的小兽,形似虎,态似猫,背上是一对稚嫩的肉翼,看着软弱无力,在场的修士却都知道那对翅膀的恐怖。

    地煞门,穷奇。

    天降凶兽,化恶而生。

    大长老咽了口唾沫,缓缓后退,哪怕他是元神第三境的修士,也不想和神兽为敌。

    不是实力的问题,当然了,他也确实打不过穷奇,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穷奇这凶兽对恶念的克制太大了。

    要么你心无杂念,要么你比穷奇还凶,否则在它面前就会束手束脚,平白无故的感到憋屈烦躁,心火止不住的烧。

    当初降临此地的十六只神兽,崇明兽最神秘,血脉高贵;白泽最博学,阅历丰富;九尾狐最直率,爱恨分明;白槎最诡异,生死不渡;九凤最孤傲,清高金贵;獬豸最忠诚,老实巴交;狰最闷……蔫坏蔫坏的。

    还有其他的神兽,蠃鱼最贪玩,小孩心性;祸斗最粗心,神经大条;蜃羽蝶最纯良,心怀善意;绯绯最天真,无忧无虑;大风最残忍,肆意妄为;耳鼠最胆小,却能察音聆心;讹兽最没用,但肉质鲜美。

    至于穷奇,它最邪恶,好吃人,据说曾“离家出走”,途径一城,竟一口气吞食了整座城的居民,事后还是地煞门门主亲自出手,才把穷奇制住。

    大长老思绪飞快转动,把几只神兽在脑中过了一遍。

    嗯?怎么好像只有十五个?漏了哪个?

    哦,漏了乘黄。

    白帝家的。

    没办法,乘黄最懒惰,是个死宅。

    大长老已经有一千年没听过乘黄的消息了。

    若不是这次机缘降世,恐怕要等到白帝城换主人,外界才会听闻乘黄只言片语的情况。

    总而言之,十六只神兽能力各异,脾气也是千奇百怪,但单论战斗力,论凶残程度,穷奇恐怕是第一。

    大长老不敢跟它打,其他的修士也不敢。

    都怂了。

    穷奇粉嫩嫩的小爪子轻轻叩击众妙之门,水汪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忐忑。

    虽然它本身没做什么恶,但历任地煞门门主都是一个德行,借着它的力量,干了不少坏事。

    有一次,它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离了地煞门。

    结果白泽那混蛋,居然卜算它的方位透露给地煞门!

    就在它藏身的那座城,一城的凡人还有散修,都被地煞门屠杀殆尽,关键事后还把这口锅扣在了它的头上!

    穷奇:想想就气得心肝疼!

    那些人虽然不是它所杀,但却因它而死。

    想来,这份业力,它也有份。

    业力会抵消一部分气运和功德。

    果然,众妙之门纹丝不动。

    小穷奇心一沉,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泪珠哗啦啦的往下掉。

    “呜呜呜……”

    刚断奶就掉到十方界的穷奇被巨大的悲伤笼罩了,抹着眼泪,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之前被崇明兽忽悠,以为这里有大机缘,离开了山海界,从此被法则限制再也长不大。

    现在,好不容易世界升格,法则变了,它能长大了,崇明兽说的机缘也来了,它却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穷奇:o(>﹏<)o

    越想越难受,宝宝好气哦!

    它决定了,这辈子最讨厌的两个家伙,就是崇明兽和白泽了!

    一个骗它,一个算计它!

    比人类还可恶!

    “那个……穷奇大人……您也进不去吗?”

    一个男孩略带紧张的声音响起。

    穷奇转头怒视,没眼力见的人族,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话的人,是赢氏的一名修士,十七八岁的模样,却是元神境修士,鬼知道他真实年纪有多大?!

    “你叫什么名字?”

    穷奇见其他修士无不对它退避三舍,唯有这个家伙敢开口,不由有些好奇。

    “我叫赢玄,赢氏族人。”

    赢玄是赢氏族长的次子,不过这个身份不重要,他还有另一个隐藏起来的身份——

    圣灵教预选圣子之一,玄冥二。

    赢氏的蠃鱼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为何它又突然出现了,赢玄得到消息便赶回了赢氏一趟。

    借用蠃鱼的力量,他炼化了玄冥真水,掌控了极寒之力,一鼓作气从先天境突破到了元神境。

    这次机缘现世,他也跟着过来了本来只是打算走个过场,开开眼界而已。

    只是……看着九道机缘不断流失,看着穷奇踹飞圣灵教教主,却因打不开门低首垂泪,赢玄便知道,属于他的机会来了。

    世人皆道穷奇乃凶兽,凶狠残酷。

    他却从白泽那里了解到了穷奇的真实面目。

    白泽曾无意中说:“穷奇扬恶抑善,这是它的天赋,而非天性。”

    “地煞门的那只穷奇,还是个奶娃娃呢。”

    奶娃娃……

    赢玄一下便记住了。

    他大着胆子走上去,道:“穷奇大人,我有办法让您进这扇门。”

    穷奇瞥他一眼,丧丧道:“你一个人族小子能什么办法?”

    它眯起眼,语气逐渐变冷:“你该不会是想忽悠本座吧?警告你,上一个忽悠本座的家伙,已经上了本座的必杀名单了!”

    说完,它恶狠狠的瞪了赢玄一眼,奶凶奶凶的。

    赢玄:必杀名单……所以忽悠了穷奇的人居然还没死……是这个意思吗?

    略作思索,赢玄放心了,用真诚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小兽,道:“穷奇大人,请您相信我,我可以向天地起誓,绝不会在此事上欺骗您,隐瞒您。”

    “您可以先听一听我的法子,相信穷奇大人这么厉害,一定能辩识出我这法子是真是假,到底可不可行。”

    穷奇陷入了思量,它不想与狡诈的人族为伍,但只听一下……好像、大概、也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吧。

    小兽矜持的抬了抬下巴:“行,那你就说吧。”

    赢玄勾起唇角,“是。”

    “不过,在此之前,穷奇大人可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进入此门,是否有什么特定的要求?”

    话音刚落,在场的修士,不管是推过门还是没推过门的,都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

    进门的要求……嘶,他们也想知道啊!

    没推过门的:知道了进门条件,也许自己就符合,就有机会了呢?

    推过门的:妈的……死也要死个明白!

    穷奇倒是没想那么多,只随口道:“大气运或大功德,二选一,达标了就能进。”

    赢玄眨了眨眼,心里有数了,表面却故意显露出几分迟疑,道:“不应该啊。”

    穷奇二话不说钻了套:“什么不应该?”

    赢玄目光多了几分凝重,“之前有一修士,无力推门,便拔剑出鞘,一式开门。现在想来那人并无什么大功德大气运,完全只是凭借一己之力入门……”

    穷奇:……

    听完一个哆嗦,倒吸一口凉气。

    “嘶——”它顿觉进不进门,也不重要了。

    小命要紧啊!!!

    能以力开门的,肯定已经打破了世界限制了,这般的大佬,它如何打的过?!

    小穷奇夹了夹尾巴,觉得后臀凉意丝丝。

    “那个……本座突然还有事,就先走了……”

    “慢。”

    赢玄笑吟吟的挡住了它。

    “让开!”穷奇朝他龇牙,又挥了挥左前爪。

    “我还未曾告诉穷奇大人如何进门呢。”

    “本座不想进了!”

    “那可不行。”赢玄微笑,“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兽,都要言而有信。”

    “一言既出,天地见证。”

    “这是属于我和穷奇大人的因果。”

    穷奇感应了下,它与这小子之间的确多出了一道因果。

    该死!

    还是被坑了!

    世界升格,天道显现,一切誓言都将化为因果。

    小兽用力的捶自己脑壳,被关了千年,怎么就是学不会远离人族呢?!

    身体长不大,脑子也长不好了吗?!

    “那就快说!”穷奇气呼呼。

    赢玄微微叹了口气,“八方阁阁主曾言,此次机缘共有九道,如今进门已有八位,故而机缘只剩最后一道。”

    穷奇翻了个白眼:“那又如何?”

    “但我倒是觉得还剩两道机缘。”

    “嗯?”穷奇有些不解。

    赢玄脸上的笑容扩大,带着运筹帷幄的自信,“因为——”

    “神兽乘黄与白帝,进的乃是同一扇门!”

    一共就一扇门,这里难道还有其他的门吗?这小子,说话太不着调……诶,等等。

    穷奇突然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只有自己推开的门,才能安全进去!”

    “确实,之前有修士尝试过,一旦进入他人推开的门,便会神形俱灭。”赢玄点了点头,“那么是否可以推测,白帝与乘黄之间有着特殊的羁绊,导致他们能够进入同一扇门,也共享了同一道机缘?”

    “既如此,我说还剩两道机缘,也就有了依据。”

    赢玄转头看向那扇门,继续说道,“不过他们为何要共享机缘呢?一人一道机缘不是更好?乘黄乃神兽,又不曾作恶,门也是它推开的,它自然可以进去,那让他们共享机缘的唯一原因,便是白帝没有入门资格。”

    “他需要乘黄带着他进门。”

    “那么……乘黄为何可以带着白帝进门呢?”

    风吹过赢玄的衣袍,沙沙作响,他略微整理了一下,“我想起了神兽乘黄的能力,乘之,寿两千。”

    “乘黄作为一种长寿神兽,它与修士签订的契约,其实就相当于部分命数的转移。”

    “白帝得寿岁,乘黄了因果。”

    两者命数纠缠,可气运叠加,视若一体。

    这也是为何乘黄可以平安无事宅在白帝城几千年的原因,它将自己的部分寿岁转移给白帝,牵扯到它的因果,也被一并挪给白帝了。

    故而,乘黄是真的不沾因果,无事一身轻,待在白帝城吃了睡睡了吃,断然不会有麻烦找上门。

    赢玄:“所以,穷奇大人也可以找一拥有大气运的人签订契约,获得那人的气运,从而得以入门。”

    “签、签订契约?”穷奇声音都有些结巴了,它现在只想远离这个人类,太可怕了。

    赢玄颔首:“不错。”

    “大气运之人千年难遇万里挑一,哪有那么好找?”穷奇说着有些心虚,它面前这个叫赢玄的家伙,气运就很旺盛,但……但它是绝对不会再与一个人类签订契约的!!!

    好不容易有大佬横推了地煞门,它才不要再次被人族束缚!

    小兽握紧爪爪,在心里暗自做下了决定。

    赢玄眉眼间笑意融融,“巧了,我便是那千年难遇万里挑一的大气运之人。”

    圣灵教九位预选圣子,都是大气运之人。

    其中太清三更是神兽九凤的身外化身,气运深厚。

    不过可惜,依旧差一点。

    之前赢玄推过门,并未推开,他能感受到,就差那么一点。

    穷奇心一颤,干脆来了招死不认账:“胡说,你不是!!!”

    “我是。”赢玄面不改色。

    穷奇还想挣扎:“你……”

    “穷奇大人,您该知道的,我不会欺骗您。 ”赢玄语气加重,“毕竟,我发了誓言,天地见证。”

    穷奇依旧不答应:“那又怎样?本座说了,不想进门!也不会与你签订契约!”

    “这可由不得穷奇大人。”

    赢玄推后一步,目光沉静如水,“那位持剑进门的前辈,就是灭掉地煞门的人,穷奇大人作为地煞门护宗神兽,定是无法独善其身的。”

    “若不与我签订契约,入门获得机缘,等那位前辈出来,您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赢玄看出来了穷奇对顾长庚的惧怕,同时他也猜测出地煞门灭于何人之手,两相一结合,便是最好的威胁。

    穷奇脑子不好使,确实被威胁到了。

    它怕被杀死,哽咽着留下两行清泪,做最后的挣扎:“你有大气运,自己去推门独享机缘就是了,干嘛一定要跟我一起?”

    赢玄笑而不语,利索的与它签订契约。

    废话,他要是能自己单独推门进去,早就进去了。

    这不是……还差一点吗?不过结果倒是好的。

    机缘他要,神兽……他也要。

    而且,门内究竟如何尚不可知,多个神兽陪他一起,更安全。

    就算最后穷奇得了机缘,就这奶娃娃似的心智,还不得拱手让予他?

    众人呆愣的看着赢玄一顿操作,心情颇为复杂。

    赢氏族人里面,有一不修边幅的中年修士,目光呆滞,自言自语道:“我滴个乖乖!难怪族里那些小子怕他怕得要死,这要是把人得罪了,那睡觉也不踏实啊!”

    “诸位,我先走一步。”

    叠加了穷奇的气运,赢玄伸手终于推开了门,拽着生无可恋的穷奇,踏入了众妙之门。

    ※※※※※※※※※※※※※※※※※※※※

    感谢在2021-01-27 11:57:43~2021-02-08 14:1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秋一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