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完结篇 5 · 烽火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桑若尘做过很多梦。

    大多混乱、破碎、迷幻,梦里氤氲旖旎若烟云,梦醒清明沉静如深潭。

    这些梦,总是遗忘的很快,仿佛有一个刷子无情的洗刷记忆里所有的荒诞与虚幻。

    睡醒的那一刻,梦境便已支零破碎,待到洗漱完毕、着衣下床,那些在梦中汹涌如潮水的情绪早就伴随着记忆一同退潮。

    他便又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桑若尘了。

    当然,也有少数完整的、清晰的、能记住的梦境,铮说,这是婆娑因梦,介乎真假之间,若沉迷其中忘却自我,便永远醒不来了。

    桑若尘为人散漫而自由,心很大的同时,又有着近乎野兽的敏锐直觉,起初他觉得无所谓,不就是做梦嘛,哪怕梦里危机四伏,他也不会害怕,因为他知道那是梦,他随时可以醒来。

    然而之后的每一次婆娑因梦,他都会觉得自己沉入了更深的梦境,越来越真实的梦境仿佛现世,宛如泥沼一样用力将他拽入深渊。

    每次要死不活的挣扎着醒过来,他都会捂着胸口,咬牙忍受那令人窒息的压抑与痛苦,消化梦里的一切。

    他逐渐恐惧,开始不愿意入睡。

    幸好,他是个修士,长时间不睡觉也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失去了梦境,他的修为似乎也陷入了瓶颈。

    这时候,桑若尘才知道,他之所以修为进步飞速,不少他天赋异禀,而是他……善于做梦。

    铮曾经问他,至今为止,做过几个婆娑因梦。

    他轻描淡写道,约莫几百个吧。

    那是他第一次在铮的那张兽脸上见到惊讶的表情。

    铮说:你很厉害。

    他挑了挑眉:有多厉害?

    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以为铮在开玩笑,不过是做了几个梦而已。

    直到有次他差点没能从婆娑因梦中醒来,他才知道,铮所言非虚。

    婆娑因梦,是圣人观世间百态所形成的梦境,对心性、意志力,以及修士的神魂都是极大考验,对于普通修士而言,经历一次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那么多或长或短的婆娑因梦中,最让桑若尘难以释怀,仿佛折磨自己一样一遍遍在脑中回想的,只有那烽火狼烟的乱世。

    乱世,往往伴随着天灾人祸。

    桑若尘在这个名为乱世的梦中,是一个因战乱流离失所的孤儿。

    虽然在梦中,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但身为修士拥有格外浑厚的神魂,他还是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过目不忘,天生神力。

    无论是学文,还是学武,他都能闯出一片天来。

    但可惜的是,他只是个流浪的孤儿,根本没有渠道去拜师学艺。

    他只能凭借着一股子蛮力,在混杂不堪的外城打出了自己的名声,任何一个流氓地痞,见了他都得好声好气的叫一声:火哥。

    对了,他本名霍峰,因战乱失去家人之后,便改名烽火。

    他心里憋着一股气,他想着自己早晚有一天会上战场,骑着大马,披着铠甲,手握□□,用力一挥,便亲自熄灭那让百姓家破人亡的烽火!

    当然,理想总是美好的。

    在他还未成年,还未来得及入伍参军的时候,战事便全面爆发了。

    大秦以一国之力对抗卫、齐两国,朝廷发布了新的紧急征兵制度。

    年满十二者,皆被视作劳壮充丁入伍。

    十四岁的烽火不出意外的被抓进军队,成了一个毫无话语权的小卒子。

    烽火想着,他是准备长大了就参军,但不是现在,他现在太过年幼,还不足以让他在战场上自保,他得想办法逃走。

    想逃走的又何止他一人?

    这个名为朱雀军的军队,早已做好了士卒逃跑的准备,并且冷酷无情的全部抓回来军法处置。

    烽火机灵,是最后一个被逮回来的。

    他被压着在军营前的空地上打了二十军棍。

    嘶……那力道,相当疼!

    烽火怀疑要不是战事吃紧,军队里缺人,可能他们这些当逃兵的早就被处死了也说不定。

    不过失去了修士记忆的烽火骨头硬的很,身上自有一股叛逆的劲儿,他梗着脖子骂骂咧咧:“我本来就不是自愿的!凭什么抓我?你们不就是怕死,不乐意自个儿冲在前面,就让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去送死吗?”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不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下次还跑!我不会替你们这些孬种上战场的!”烽火忍着疼痛,咬的嘴唇都血淋淋的,却仍不服气的大声嚷嚷。

    行刑的是个老兵,听了这话气得牙痒痒,忍不住反驳:“征兵的旨意是陛下决定的,我们朱雀军保家卫国,个个忠肝义胆,没有一个孬种!”

    本来烽火一个人说还有点尴尬,这下有人接话,就更来劲了,冷笑着说:“保家卫国?保谁的家?卫谁的国?那些穿着锦衣吃着肉食的大人物吗?”

    老兵怒火直往上窜:“当然是我秦国百姓的家!”

    烽火毫不胆怯的瞪着他:“那我的家为何不在了?我不是秦国百姓吗?!”

    老兵手里高高抬起的军棍一抖,打偏了。

    “你说啊!你们朱雀军不是保家卫国吗?为什么还是有人因为战乱无家可归?本来活着就很不容易了,现下你们谈判失败了,跟人家打起来了,就把还没成丁的孩子往战场上送,这就是你们说的保家卫国?!”

    字字诛心,老兵把军棍抬起又放下,惨白着一张脸,浑身发抖,烽火说的这些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军里也时不时有人议论着,才十二岁的孩子,本来是他们朱雀军应该保护的对象啊,现在却被一道旨意送上了战场……

    饿殍遍山野,家家有哭声。

    尤见老来骨,不闻少年人。

    老兵叹了口气,目露悲伤:“这话……以后莫要说了。”

    得亏是在他们朱雀军,换了其他军团,早就以大逆不道之罪论处了。

    “你心虚了是不是?”烽火昂起头颅,喋喋不休,“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军爷,总是话说得好听,真上了战场,败得快,撤得也快!还有你们的那位陛下也是一样,天天就知道……那啥……对,文士说的穷、穷兵黔武!完全不懂休养生息!”

    老兵抿了抿唇,握紧了棍子,然后狠狠打了下去!

    “嗷——!”

    烽火不设防的惨叫出声。

    老兵算是狠下心了,一棍接一棍,边打边问。

    “什么叫你们的陛下?!那是我们的陛下!大秦的君王!”

    “穷兵黔武?你知道什么意思吗?你知道如果大秦不穷兵黔武,会怎么样吗?”

    “你以为……以为我们、不想休养生息?!”

    “我们,比谁都希望……”

    老兵抹了把眼泪,红着眼眶打人。

    烽火一开始还挺着背,最后也实在受不了了,“早就满二十棍了,你他娘的还打?!我要告你滥用私刑!”

    “非私刑尔,我允许的。”

    一个略带几分沧桑的男人声音响起,紧接着是一连串的脚步声。

    老兵急忙放下军棍,单膝跪下,“将军!王副将!”

    烽火扭着脖子回头,就看到了几个身披黑色盔甲的男人站在他身后,为首的一个年纪稍大,脸上满是风霜。

    这就是朱雀军的大将军——

    易岚。

    四十多岁的年纪,在这个乱世已经算是老人了,他却依旧在战场上奔波。

    烽火其实不是第一次见他,在很早很早以前,他还没有家破人亡的时候,朱雀军从他家门前经过,那个时候,这位大将军下了战马,向村人借了米粮,也包括烽火家。

    然后……

    烽火记不太清了,只知道那场战事是朱雀军赢了。

    可是,年底大雪,田地里颗粒无收,他们村子因为没有存粮,饿死了很多人。

    隔年,有一支敌军闯进了村,挨家挨户的找粮,发现没什么收获后,就屠了村泄愤。

    那一晚,烽火躲在冰冷的井里,望着天上的月亮,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回忆让烽火忍不住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易岚走到他面前,低着头俯视他,“小孩,你恨我?”

    烽火收敛表情,吊儿郎当道:“大将军说笑了,我就一小卒子,哪敢恨您啊!”

    易岚沉默片刻,转过头对老兵道:“继续打,朱雀里没有刺头。”

    老兵:“是!”

    烽火:“……”

    老兵再次举起了棍子,眼看着就要落下。

    烽火连忙大喊:“停停停!再打我就要死了!”他没说谎,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再打下去真要没命了。

    易岚淡漠的掀起眼皮,“你这样的,上了战场也活不过一天,不如死在这里,还有人帮你收尸。”

    烽火突然就觉得憋了口气,闷的心里发慌,他反驳道:“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在战场上,我是死在敌人手里,现在,是死在自己人手里!太不值了!”

    易岚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你不是逃兵吗?怎么现在愿意上战场了?”

    烽火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上套了,面不改色嘴硬道:“这……来都来了,不上战场杀几个敌军,不就白来了?”

    听到他的胡言乱语,易岚也没说什么,只淡淡问:“还逃吗?”

    还逃。

    这话烽火留在心底,表面老老实实:“不逃了。”

    易岚微微点头,对着一旁副将道:“这小孩,把他调到玄一队去。”

    副将似乎有些惊讶:“他?……是。”

    朱雀军按照天地玄黄分为四大军部,每部都按字号分了多个小队。

    玄一,是玄字部最好的队伍,里面的每一个士兵都身经百战。

    烽火这个新来的兵卒,是完全不够格去玄一队的,他也早做好了被排挤的准备。

    但事实超乎他的预料。

    根本没人排挤他,反而都挺照顾他的。

    “排挤什么啊,战场上的兄弟,那都是过命的交情,可能今早打了招呼,晚上就见不着了,大家伙儿都数着日子过呢,哪有闲工夫搞朝堂上的那套?”

    熟了之后,烽火忍不住问老兵,得到了这个回答。

    烽火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就转移话题,“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加入朱雀军的啊?”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

    一个性格比较开朗的士卒打破了僵局,回答道:“我先说吧,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家境不好,老爹又生了病,你们知道现在治病有多贵,我根本负担不起,听说参军有钱拿,杀一个敌兵就有一两银子,我就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沉声道:“我不能死的,我死了,我爹就没有钱买药喝了。”

    自他开口后,其他人也纷纷说出了自己参军的原因。

    “我就是因为敬佩易大将军,才加入的朱雀军。”一个娃娃脸目光满是憧憬,“我发誓,一定要成为易大将军那样的人!”

    “我比较能吃,家里人多,没有多余的口粮,我只能参军……其他军团伙食都不怎么样,就朱雀军吃得饱。”一个傻大个笑呵呵的,“我就想着,在朱雀军里,就算有一天战死了,我也是个饱死鬼,不亏。”

    另一个面容俊俏的闷声道:“我出生世家,但因为是庶出,一直被嫡系打压,只有大秦精锐朱雀军,能让我以军功快速的晋升。我要堂堂正正的将我娘从后院接出来。”

    还有一个年纪仅仅比烽火大两岁,姓江,稚嫩的脸上满是坚定,“我参军的原因很简单,我祖父、我爹,还有我三位兄长,都是战死沙场,如今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丁,我要证明自己不比他们差,我们江家都是好男儿,愿意为大秦流干最后一滴血!”

    “当然啦。”少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希望能多赚军功、出人头地,给祖母、娘,还有三位嫂嫂撑腰!”

    ……

    烽火沉默着听完所有,心里有些绝望,一个个的都有自己参军的理由,只有他一个人是被逼无奈加入朱雀军的吗?

    “烽火,听说你是被抓进来的?”不知是谁,好奇问了一句。

    “谁说的?!”烽火炸毛,目光严厉的扫过每一个人,“别道听途说!我是自愿加入朱雀军的,我要用自己的力量,终结这个乱世!”

    众人面面相觑:“……”

    江小哥是最捧烽火场的,他原来是队里最小的一个,烽火来了后,他终于能体验一下当兄长的快乐,当下用力鼓掌,“说得好!烽火,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烽火翘起嘴角,得意道:“我告诉你们,我可厉害了,以后上了战场,我保护你们!”

    “一个不落的带你们杀出来!”

    ……

    一个不落……

    多好的愿景。

    可惜,他没能做到。

    战事突起,烽火所在的玄一小队深入敌后,几乎全军覆没。

    烽火连天的战场上,烽火亲眼看着一个个兄弟倒下,他嘴里喃喃念叨着这个词,泪流满面。

    一人之力,如何扭转乾坤?

    最后,他只能背着江小哥的尸体,一路从敌军中杀出来。

    “我没有生病的爹要照顾,没有困在后院的娘,也不敬佩易岚大将军,饭量虽然大,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更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我只想,带你们活下去。”

    “你们都高尚,有梦想有需求,可你们……为什么不活下来?”

    伴随着厮杀,烽火几乎流干了眼泪,等他带着死去的江小哥回到军营,才发现江小哥背后全是密密麻麻的箭矢。

    如果他没有背着江小哥,被扎成刺猬的或许就是他自己了。

    劣质的铠甲,根本挡不住锋利的箭矢。

    他瘫软在地,再次泪如雨下。

    “烽火,你这次做得很好。”

    烽火抬起头,见到了一个熟人,那日挨军棍的时候,就是他压着自己。

    “老胡呢?”烽火沙哑着嗓子问。

    老胡,就是打他军棍的那个老兵。

    那人淡淡道:“撤军途中,中了三根流矢,死了。”

    烽火:“……”

    他说不清此刻心里什么感受,悲伤的情绪早已因江小哥他们的死发泄过了,半熟不熟的老胡,他的死讯只是让他多了几分怅然。

    后来,烽火又上了几次战场。

    队友一批批的换,这个时候,他才懂了那日询问‘为何不排挤他’所得到的回答。

    朝不保夕的战场,哪有闲工夫啊?

    而且——

    战场上的兄弟,都是过命的交情。

    也许是烽火运气比较好,无论死多少人,他都依然活着,逐渐成为了玄一队的领头。

    战事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朱雀军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闷,打起来也越来越凶。

    烽火又一次遇到了易岚大将军。

    他发现,易岚大将军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了。

    很难得,易岚大将军记得他。

    “你叫烽火……壮实了不少。”易岚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不知为何,烽火曾经的那些怨怼突然就消散了,他甚至能很平静的说起过往,告诉易岚,我之前见过你,你从我家借了粮。

    易岚的表情忽而变了,他怔怔的看着烽火,“你是……霍家村的?”

    烽火扬起一个笑容,“是啊。”

    易岚的表情更复杂了:“听说,那年收成很不好。”

    “下了大雪,颗粒无收。”

    “然后呢?”

    “你不是知道吗?”烽火定定的望着易岚,他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不会烽火一提起来,他就想到了霍家村。

    易岚低垂着头:“我必须借粮,朱雀军……不能挨饿啊。”

    “我知道。”

    顿了顿,烽火又道:“我不怪你了。”

    保家卫国的将士们必须吃饱,因为他们在用自己的命为整个大秦续命。

    霍家村,只是必然之下的牺牲品罢了。

    “别恨陛下,他是个好君主。”

    “是这个世道太艰难了,天灾人祸到一块儿去了,就好像,是上苍不让大秦延续。”

    “不给我们休养生息啊。”

    “陛下也没有办法了,不穷兵黔武,就要灭国。”

    “生为大秦人,只能奋死一搏!”

    那一天,易岚跟他说了很多,他静静的听着,心里那个许久没冒出来的念头,又一次席卷而来。

    熄灭烽火,还天下一个太平。

    他要上苍,再也决定不了人世间的清平!

    自那日起,烽火奋勇杀敌,立下的军功都被他转给已经死去的队友了。

    他们的梦想与需求,他来替他们完成。

    没了军功,他就依旧只是一个士卒,每逢战事,他都冲锋在前。

    人人都说他悍不畏死,只有他知道,他不是不怕死,而是他潜意识觉得,他不会真的死。

    他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什么,就好像……好像,是一场梦?

    他若是死了,梦就醒了。

    他觉得如果自己继续思考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但他却抗拒思考这些,他……不想醒。

    直到有一天,一只箭矢冲着他射了过来。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只箭矢离他越来越近,而时间仿佛也在此刻流速减缓。

    周边的一切冒出了白色的光芒。

    “咔嚓!”

    就像一面碎掉的镜子,战场破碎了。

    属于桑若尘的回忆,解锁了。

    他流下了属于烽火的最后一滴眼泪。

    他还未终结这个乱世,怎么能醒过来?

    桑若尘回到现世后,疯了魔一般想要再次进入那个名为乱世的婆娑因梦。

    狰只冷静的告诉他,婆娑因梦没有重复的,醒了就是彻底醒了,不会续上的。

    那一刻,桑若尘几乎要哭出来。

    之后,桑若尘又做过很多梦,但没有任何一个像乱世那般动人心魄。

    “战场上的兄弟……”

    桑若尘轻笑一声,看着面前这扇门,轻轻推开。

    “我一直都相信,目前所有的困境,都是因为现在的我能力不足所造成的。”

    “婆娑因梦不能续?我偏要续!”

    所以,大道三千,当有一条大道,直指他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