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别楼 - 第4章 震撼奇袭(上)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苏劫通过时间洞察,知晓了明日发生的惨事,顿时没有兴致在校场逛悠。

    “是鹿水,赵军知晓若是等秦军在猛攻,上党郡必破,想必是城中将领拼死一搏,在秦军已然胜券在握之时,夜间突发奇兵,派遣先锋两万暗自从鹿水一路游到秦军后方,对秦军发出致命一攻,届时城门口骑兵冲出,里面夹攻,将秦军一举击溃。”

    “毒啊,妙啊,这赵军真是有胆魄啊,难怪能在王龁率兵下还能坚守月余啊。”

    【叮咚,系统临时任务发布,请宿主击退赵军的奇袭,成功奖励时间礼包一份,失败扣除倒退时间5秒】

    苏劫还没来得及反应,系统的声音便消失了。

    “我还没捂热,就要扣我5秒的倒退时间啊。”

    此刻摆在苏劫面前最难的问题,便是如何见到王龁!

    就在苏劫在帐篷里来回踱步,烦闷不已之时,一个铁甲军士走了进来。

    “谁是苏劫,将帅有请。”

    苏劫心中大乐,“正在想怎么见到王龁,就来传唤了,机会来了。”

    “恭喜苏兄,将帅亲自有请,将来必定加官进爵啊。”

    “苏兄乃我大秦猛士,将帅亲自召见必是前途一片光明啊。”

    在一片恭维声中,苏劫跟着兵士来到了中军大营,见到了中间主位上威猛老者,便是王龁。

    王龁左右皆是军中的将军,一个个将目光投向了苏劫的身上!

    苏劫自然不敢怠慢,快步上前拱手道:‘苏劫参见将帅,参见各位将军。’

    苏劫的姿态让王龁和诸位将军暗自点头。

    “识礼数,难得!”

    王龁哈哈一笑,示意不必多礼。

    “今日本帅观你之勇远非常人企及,乃我大秦不可多得之勇士!”

    苏劫回道:“不敢称将帅夸赞!我军之勇,皆为将帅领兵有方,将帅先之以身,后之以人,待我等士卒如手足,我等安敢不效死命。”

    苏劫的回答,顿时让王龁和一众将军眼神一亮。

    要知道,眼前苏劫看起来也就双九之龄,他们看过其祖籍,乃是咸阳周围的山民,按道理,能够说出这等话的人绝非一般的老秦人。

    先之以身,后之以人,乃是兵法韬略中的行兵要旨,要知道,这个年代,一般如苏劫这般年岁的人大多都是在耕地。

    只有一般的世族子弟,才能学习和知晓这其中的道理。

    王龁来了兴趣,忽然笑道:“苏劫,你习过古籍?”

    苏劫笑着回道:“回将帅话,苏劫自幼便读过三二兵法,六韬三略之术也略有所及!但只是略懂皮毛!”

    王龁和众将领不禁一惊,若真如此,这苏劫大有可为啊。

    王龁捋了捋虎须,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帅问你一问,如今我大秦军队久攻上党难下,军心浮躁,若你为一军之将领,你如何做?”

    苏劫沉吟片刻,便道:“回将帅话,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秋。所以战事之前,为将者,一定要竖立信心能够打赢这场战争,精明的将军能够察觉,并利用一些征兆打败敌人。”

    “士卒相互以破敌为喜,相互以勇猛为荣,相互以威武为誉,这是军队战斗力强大的征兆;如果全军上下不断惊动,士卒散乱行列不整,相互之间被敌人的强悍所恐吓,相互传播作战不利的消息,相互之间议论纷纷,谣言四起不能制止,互相煽惑欺蒙,不畏惧法令,不尊重将帅,这是军队战斗力虚弱的征兆。”

    苏劫所言,在王龁等人听来,更是耳目一新。

    因为苏劫所言,并非孙子兵法中的一些战略之术,而是从作为一个穿越人的视角来阐述问题。

    众将越听越新奇。

    苏劫不敢在多言,随即撵口不语。

    王龁嘿嘿一笑,到并没有过多询问,只道:“老夫见你今日,以为你只有勇武之心,万没想到还是个难得将才,若是在磨炼十年,大秦将校或有你一席之地。今日以你之功劳,当为屯长一职,但老夫见你之才,破格提拔你为百将,如何。”

    王龁此言一出,让苏劫颇为惊讶,这秦时的军制,五人为一伍,两伍为一什,五什为一屯,屯长麾下一般都有五十人了,并且,想成为屯长,爵位一般都要是簪袅。

    万没想到王龁如此爱才,破格提拔自己为百将,苏劫是又惊又喜。

    苏劫忙道:“多谢将帅厚爱,苏劫惭愧,末将还有一事要禀明将帅及各位将军!”

    王龁哈哈一笑,道:“此乃你自己的功劳,与本帅无关,本帅只是惜你之才,不知苏百将有何事禀明,说来一听。”

    苏劫深吸一口气,随即道:“末将心有一计,可助我大军,两日之内攻破上党皮牢!”

    “什么?”

    “你说什么!?”

    一个个将军被震的纷纷站了起啦。

    要知道,大王已然下令十日内攻破上党,虽然诸位都知道攻破上党郡乃是时间问题,但要说十日内破城,很难很难,此刻苏劫语出惊人,挑动了各位将军的神经。

    王龁神色微变,道:‘苏百将,行军之事,切莫儿戏,老夫心知你立功心切,但你既读过兵法韬略,应知为将者无能,累死三军的道理,切莫儿戏!’

    苏劫立马拱手,道:“将帅之言,末将安能不知,只是末将之计,必能达成,不得不请将帅裁决,要攻破上党,只需引诱城中赵军主动来攻,到时,我军只需示敌以弱,诈败而退,引诱至彭峡谷!彭峡谷地势险要,夹道难行,我军可事先在峡谷两边埋伏火弓手,一旦赵军踏入其中,便是全军覆没,届时,上党郡便唾手可得。”

    苏劫一手指着大营中的地图,正是秦军驻扎后方的彭峡谷。

    整个场中顿时被苏劫惊的鸦雀无声。

    苏劫见大家不言,心中没底,忽然瞥见王龁面色不善,不由大惊失色。

    王龁不说话,只见下首一人率先出口,语气不善。

    “苏劫,军中大事,岂是你能妄议,若不是看到你有军功在身,本将此时便将你扫地出门。”高虎见苏劫之语,只道是黄口小儿乘机爱表现,出言斥责一番。

    苏劫心中一叹,“到底是人微言轻啊!”他有这般把握,自然是料定了赵军今夜必来袭营,若是将计就计,诈败而出,肯定会如他所说,明日便可克下上党皮牢。

    苏劫正要反驳,王龁终于开口了,“苏劫,你之计谋到也算是良策,你说你自幼熟读兵书,但此刻却不知变通,虽为良策但无法实施,与那赵括之流有何区别,如你所说,赵军此刻坚守不出,那该如何引诱,如何诈降?”

    苏劫自然是早已洞悉,道:“让赵军来攻,这点不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