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诺一 - 第十三章 自古帝王皆寂寞 最强暴君系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谢大王!”管仲起身又是微微一揖,这才挺起了胸膛。

    “管仲啊,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朝代?”殷商问道。

    对于吕布李元霸这些武将,也不必聊的太多,只要他们效忠自己并且知道他们能打就够了。可是管仲可不一样啊,很可能要成为自己的股肱之臣,多少机密事宜都要跟他商量的,所以一定要把话给聊透了。

    “大王乃商朝之君帝辛也,微臣如何不知?”管仲朗声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那个爱卿坐下咱们君臣两个好好聊聊。”说着亲自起身让座,态度做的十足。

    话说现在殷商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必须要礼贤下士的说。

    又大声的吩咐:“速速准备一桌御膳来,我要跟管爱卿边吃边谈!”不一会儿几个宫女鱼贯而入,瞬间就摆上了一桌丰盛的宴席。

    亲自拿起酒壶帮管仲斟满了酒,两人连着对饮了三杯,这才正式落座,开始谈论正事。

    “管爱卿,国事如此,那也不必细说了,不知爱卿有何治国良策以教孤王呢?”

    “大王,恕微臣直言,而今天下之势,已经危如累卵!”管仲一边啃着一块鹿肉,一边眼皮子也不抬的道。

    “噢?愿闻其详!”

    “如今大王久已不理朝政,懈怠朝纲。独宠妲己美人,沉迷酒色享乐。朝中百官对大王的信心日渐消退,人人不安,各怀鬼胎。大王又兴建摘星楼,多行兵事,横征暴敛,使得百姓怨恨滋生……依微臣所见,您的社稷已是大大的不稳。”

    “呃……”殷商无言以对,因为这也是事实嘛。

    “这是内患,倒还罢了,一时间也不至于颠覆朝政……”

    管仲不紧不慢的接着道:“但是外忧却是大患啊!东夷一再造反,我们就不得不派兵去清剿安定,每一次用兵都要花费无数的钱财和人力,士兵死伤更是成千上万,而东夷却一直未能彻底的臣服。东伯侯姜桓楚此人勇而无谋,不堪大用啊!”

    “南有黎人屡屡作乱,山高路远,大军难至,所以更是不好征服。南伯侯鄂崇禹多谋无断,也不懂得对付黎人需要软硬兼施,恩威并至,只是一味的安抚,导致黎人愈加猖狂嚣张,终成南边之患!”

    “北有犬戎鬼方,这些部落骁勇善战,悍不畏死,更兼其中多有流亡过去的散仙毛神,妖魔鬼挂参差一起,要想彻底的征服他们,那更是难上加难!北伯侯崇侯虎此人桀骜不驯,凶狠残暴,素有反志,一旦跟鬼方族人串通起来,北方就将大乱而不可收拾!”

    殷商听得默默不语,因为管仲一席话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

    自己固然有一统天下,征服四方的大志,但若要施行起来,可谓步步维艰,到处都是艰难险阻!这三处单是对付一处就不易,何况天下之大呢!

    却听管仲又道:“这三处或动兵用武,或设计降服,若要解决也还不难,但大王的心腹之患,却是千里之蛙的西岐啊!他们休养生息数十年,至今已经国富民强,万众归心。不但有猛将千员,雄兵百万,更兼粮草充盈,车马齐备,一旦起事,那真是难以应对啊!”

    殷商也叹了一口气:“爱卿所言极是,现在孤王我内忧外患之下,日日都是愁眉不展,茶饭不思啊!”但却一边叹气一边拎起了一条野鸡腿……

    管仲朗声道:“大王,既然今日你我君臣对坐,那我管仲也想请问您一句实话。您是想要自暴自弃的享乐此生呢,还是奋发图强,一统天下?若只求享乐,微臣自当帮大王调理朝政,稳定四方,至少可以保大王有生之年社稷不倒!”

    说罢目光炯炯,直视殷商。

    殷商将鸡腿放下,忽然一笑道:“那我若是想要一统天下,威加海内,成就万古流传的帝王大业!却又如何?”

    管仲忽地站起身来:“我就知道大王心中有此雄心壮志,否则又干嘛要跟我管仲谈论国事?只要大王有此抱负,管仲定当辅佐大王,成就一番震古烁今的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哈,知我者,爱卿也!那咱们君臣二人,就一起为了这个目标共同努力吧!”

    管仲大袖一扬,又深深的拜了下去,口称“喏!”

    殷商下旨,直接将管仲封为大夫,朝歌内外一应事宜,都由他来做主。

    管仲上任后首先做的就是安民生息,贴出榜文,承诺三年之内免去全国一应的赋税劳役,让大家伙都安心的务农种地。

    三年后的赋税只取十分之二,并且保证至少二十年不变!又制定了许多的法规,详细的条列出来,令所有官员执法都有据可依,也令百姓知法懂法从而守法。

    短短数月之内,朝歌气象,就为之一新!

    百官都不知道这个管仲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既然是大王的心腹之臣,那么谁也不敢对他说三道四。而且人家管仲管大夫却是能干啊,这一点大家伙也都服气的很。

    殷商的暴君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也令他有点出乎意料,如果我成了一个明君的话,那系统的仇恨值和暴君值却又该如何提高呢?

    没有暴君升级系统,那自己的雄心大志只怕也是无法实现的啊。

    这天正在宫中纳闷,忽然大夫费仲求见,说有事造膝密陈?这个奸臣能有什么好事!不过对于自己的升级暴君系统,只怕却真的是好事呢。

    这也是殷商一直留着费仲还有那个尤浑不杀的原因。

    “近日来我见大王闷闷不乐,心下也很是着急,作为一个臣子却不能化解大王的忧虑,那真是不称职之极了!只是如今百姓安居乐业,朝野安定团结,咱们大商朝的形势一片大好,却不知大王为何忧愁呢?”

    “卿言不错,但日日呆在宫里,孤也不免气闷的紧。”殷商说的也是实话。因为做君王的人,都是寂寞的。

    啥也不好干哪!殷商感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