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吃糖 - 暧昧 白桃松木(校园)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十中每年一月份都会办冬锻节,但是篮球赛因为赛期冗长,会在十二月举办。

    今天下午四点之后就是高二年级的篮球赛决赛,其中一个班就是周翊然在的班。

    程意和曲云绯两个人下楼往食堂走,曲云绯去食堂买饭,她在小卖部排队。

    食堂里队伍看着不长,程意算着时间差不多,就把卡交给她让她买完饭赶紧过来。

    曲云绯哒哒哒跑进食堂,结果排到程意时还没回来。

    程意远远地瞅着她应该快来了,跟收银员要了东西结果曲云绯还没来。

    程意抱歉地笑笑,回头想让后面的人先买,脑袋上方传来很熟悉的声音。

    “要一瓶矿泉水,我帮她付。”

    她抬头看他眼睛亮亮地,他笑了笑刷了卡,曲云绯却在这时刚好就哒哒哒跑回来了。

    “我来迟了我来迟了呜呜呜刚刚有一群人插队,我气死了都,程程你东西买好啦?”

    程意点头,“周翊然付的。”

    “昂?”曲云绯抬着眉看她,转头跟收银员买了东西又跑过来八卦。

    程意拆了奶茶喝了口,周翊然站在她身侧。

    曲云绯仍是挤眉弄眼的样子,小声在她耳边让她老实交代他们俩是怎么回事。

    程意笑,没答话。

    周翊然低头看了她一眼,“马上江远熙来,一起吃饭?”

    程意还没反应过来,曲云绯已经好呀好呀地在那点头。

    叁个人进了食堂坐下来,曲云绯说要去找江远熙就把程意和周翊然撂在那。

    程意面对周翊然时仍有种罪恶感,暗恋就这么变质了,她自己也很心虚,生怕周翊然看出什么。

    周翊然倒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程意差点就忘了他那天晚上也硬了。

    段位没他高,她撇了撇嘴想。

    两个人就这么无言相对着,也没觉得尴尬,算是这么多天的特殊晚自习留下来的影响,周翊然喝水程意吸溜粉丝,过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

    “你怎么不吃饭?”

    周翊然淡声说江远熙去买了。

    程意小声嘟囔;“又去这么久,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周翊然笑,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那么点毛病,她吃饭他也喜欢看。

    她吃相很好,吃粉丝时拿着餐巾纸攥在手心抵在唇边,吃几口就擦一下嘴,小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小金鱼。

    程意发现周翊然在看着她吃饭,终于有点别扭了,抬头看他。

    他触到她的视线微微笑了下,也不说话还是看着她。

    程意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发现他们座位这一片过于安静,转头发现周围的女同学们眼睛有意无意地看向这里。

    她跟周翊然的相处已经太过自然,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种“我在和周翊然在一起!”的那种强烈感觉,更何况两人也一起吃过饭,所以根本就没觉得两个人单独坐在一桌吃饭有什么不对。

    她现在觉得了,她对自己的影响力不够清楚,但对周翊然的影响力是绝对了解的。

    如果周翊然低着头一眼不发地吃饭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他一直在笑着看她吃。

    她真是恨不得给自己隐身,食堂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她不知道得成多少姑娘的公敌。

    她迟疑了一下,看着周翊然小声开口:“要不你走吧,满校园遍地是你的爱慕者,我觉得我们再坐一会我就要被她们活剥了。”

    周翊然笑了起来,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低着头上身贴近桌子,离她越来越近,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那你呢?”

    程意怔住了,一开始没想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愣愣地看着他。

    她反应过来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他发现了?

    她慌得厉害,周翊然还在眸色专注地看着她,她喉咙像是哽住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该承认吗?周翊然会不会觉得她不自量力痴心妄想?他们俩以后是不是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相处了?

    程意并不贪心,虽然有时会想能和周翊然关系更进一步,但也觉得现在这样两个人像是关系很好的稍微有一点点暧昧的朋友她就很知足了。

    要打破这个关系吗?她从来不是个勇敢的人,她不敢。

    周翊然自然是很清晰地捕捉到小姑娘眼底的情绪,错愕是必然的,但他同样看到了慌乱与紧张。

    曲云绯声音快乐地响起,“我们来啦!”

    江远熙笑着在周翊然身边坐下。

    两人打破了他们僵硬的气氛,程意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头笑嗔曲云绯去找个男朋友去了那么久,还不知道两个人干嘛去了。

    曲云绯白皙的脸红了红,拍了程意的肩一爪子,此地无银叁百两:“你别瞎说话!”

    程意哼笑一声,“快点吃吧,你这粉丝都得凉了。”

    曲云绯做了个鬼脸,拿起筷子开始吃粉丝,吃着也不安分。

    “诶,你们俩今天下午都会去打篮球赛吧!”

    江远熙笑嘻嘻地点头,“下午一定要去啊曲绯绯,我肯定是要你给我送水的。”

    曲云绯眨了下眼说那当然。

    “程程,你下午跟我一起去看篮球赛的吧?”

    程意转头看曲云绯,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撞上周翊然的目光,她心一跳瞬间转了身。

    “能去吗?下午那会万一有课呢?”

    江远熙摆手,“全校都可以来看,那会应该是自习。”他顿了顿,突然笑得很灿烂,“今天老周也上场,估计没几个人不去看。”

    他一手搭周翊然肩膀上,看着周翊然笑。

    周翊然肩撞了下他的,没答话。

    程意垂了垂眼,继续安安静静地吃粉丝。

    周翊然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对面的人在他问过那个问题后突然的低落?

    但他其实不太能想明白,女孩子男孩子的思维总归是有差异的。

    他想着他得多试探几次了。

    曲云绯拎着一袋水牵着她往体育馆走。

    十中的体育馆大,观众席上的座位也多,他们去得不迟,但体育场里已经人挺多了。

    曲云绯拉着她往前排走,是江远熙给她留的座位,她自然要程意跟她一起坐。

    但事情变得比较麻烦。

    体育场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来的晚的女孩子甚至都没找到地方坐,后排有不少女孩子在嘀咕程意,声音越来越大。

    “曲云绯是江远熙女朋友没错,但那个程意算什么啊?她凭什么坐前排啊?”

    程意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曲云绯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就凭我们俩关系好怎么了?就你们这种在背后嚼舌根的人也配坐前面?想什么呢?”

    曲云绯气死了,抓着程意的手一个劲地让程意别在意后面那群柠檬精,程意笑了笑反而安慰她说自己没事。

    曲云绯不太理解她为什么不生气,但也没机会深究,因为在体育馆边缘热身的周翊然穿过了大半个篮球场往这个方向走过来了。

    周翊然仍然是平淡清冷的那副气质,穿着黑色球衣一边往这边走一边脱罩在外面的校服外套,他头上戴了黑色发带,垂下的额发被尽数固定到头顶。

    他眉眼本就生得极出挑,脸型轮廓干净利落,脸上没了遮挡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夺人眼球,穿上球衣难免更让他成为焦点。

    身后的女孩子小声尖叫说他往这里来了是不是找这边哪个人的。

    周翊然停在程意面前,小姑娘低着头,发旋毛茸茸的,看不见脸,却莫名觉得她好像有点委屈。

    他皱了皱眉轻声叫她,程意早就知道他停在她面前但她不知怎的不太想抬头,听到他的声音才不得已抬头看他。

    他把校服外套递给她,手指微微靠近她的下巴在虚空处捏了捏,“有没有给我带水?”

    程意赌气般鼓着嘴摇头,他笑了声也不恼,慢悠悠地弯下腰离她极近,不用细看都知道两人太过暧昧的距离,“小没良心的。”

    说罢就转身回去热身了。

    曲云绯几分得意地回头眼风扫了下后面那群窃窃私语的女孩子,用眼神说她家程程坐在这就是正正当当的,还有什么杠精想质疑的?

    程意觉得曲云绯好玩,对她安抚地笑了笑,曲云绯也低下头,悄声问她:“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啦?我一直都没发现。”

    程意呆了瞬,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们俩都参加那个英语小组赛,经常在一起讨论稿子,就认识了。”

    曲云绯自然是不相信,周翊然向来和异性保持距离,两人之间暧昧横生的气氛也绝不是单纯的所谓讨论稿子能产生的,更何况这两人看起来太过熟络,仿佛是长期天天接触一样。

    她还真就猜对了,两人确实是天天接触。

    “我真的觉得周翊然喜欢你诶,你不觉得吗?”

    程意垂着眼,轻声开口,“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周翊然确实是很多时候对她太特殊了,她自己也能感觉到。

    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帮他拿衣服,这无疑是在引导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

    可是为什么呢?

    周翊然对她始终是克己的,除了那晚把她整个人压在身下也没有更亲密的举动,而且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不让她被别人看见。

    她始终不认为她能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吸引到周翊然,现在也仍然不觉得。

    她突然就有点难过,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呢。

    篮球赛开始,她没再继续瞎想,听体育馆里女孩子的呼声越来越高,周翊然又进了一个叁分,回头用手在额前抹了把汗,本来挺粗鲁的动作被他做得帅得一塌糊涂。

    程意脸红红的,大冬天的紧张得出了一层薄汗,她眼神下意识地追着周翊然,他算是场上最白的,每一次起跳衣服下摆往上飞,都能看见他极具力量感的腰腹轮廓,手臂的肌肉也明显,每一次发力都是蓬勃的少年气。

    明明那么近得看过他赤裸的上半身,她还是被眼下的男色弄得脸红心跳。

    江远熙这么个体育部部长也不是吃素的,红色球衣穿得整个人明骚得不行,曲云绯不停地拉着她的手捂着胸口说好帅好帅。

    半场打完,比分甩开对手一大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