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水月 - 分卷 巨星之神针夏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巨星之神针夏贝》作者:镜中水月

    内容简介:

    跑龙套,演员,巨星,中医,针灸,妙手回春!

    肩膀不得劲?找夏贝扎一针,螳臂当车不是妄想。

    腿脚不利索?找夏贝扎一针,日行千里不在是梦。

    脑袋迷糊涂?找夏贝扎一针,神清气爽不在吃亏。

    一个从巨星穿越到跑龙套身上,再从龙套到巨星,一个无名的中医,如何成为这个世界的名医,故事开始

    巨星之神针夏贝的关键字:巨星之神针夏贝,镜中水月,夏贝,司鳞,中医神针,巨星,娱乐圈

    第001章 穿越,太寒酸了!

    夏贝睁开眼睛,入眼的蓝天白云,耳边吵杂的声音,还有这躁热的太阳,他抬手遮挡太阳,脑子有点懵圈。

    奇怪,我怎么没有死?从二十米高的威亚掉下来,那可是坚硬的水泥地,我应该摔的粉身碎骨、血花四溅才对,怎么可能还活着?

    感觉到身下传来的冷凉,这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没有死。夏贝双手捂脸,脑子开始回忆,突然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窜上来。

    夏贝,二十三岁,去年刚从一所普通艺术大学毕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毕业生,听说演戏能赚钱义无反顾的来到横店,第一次应聘就入选了,运气相当不错,他感觉自己离明星只有几步,虽然只是那种走在路边的群演可能连镜头都切不到,但是,角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混进圈了,初来就有这收获就是对他最大的鼓励。

    什么乱七八糟的记忆?自己可是名牌艺术大学毕业,进娱乐圈也是凭实力,虽然,有一半是靠颜值。

    记忆继续;夏贝第一次出演,是一群人掉水的画面,但他是一只旱鸭子,事先没告诉剧组,导致溺水,不被人当人的跑龙套根本没有人发现他溺水,等他吃水浮上来才知道,一摸没气了,这个时候剧组也没有认识到严重性,让随行的医生做了急救措施,本来以为死透了,没想到几次心脏复苏就给救醒了。

    但醒来的已经不是夏贝,而是自己,也叫夏贝。

    夏贝挣扎了两下坐起来,呆呆的环视四周,灯光摄影棚,导演,演员这熟悉的场影,脑子恍恍忽忽的,夏贝拍了拍脑子,想让自己清醒一点,见鬼,这是什么情况?

    发什么愣,还不快点起来,要收场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夏贝抬头去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二、三十左右,抱着个箱子催促他快起来。

    夏贝还在懵逼当中,没有马上起来,他就用脚踢了踢,很不高兴的说到,你不会是脑子进水变傻了吧?怎么没反应?夏贝!我可告诉你,别跟我在这里假傻充愣,你这不算工伤,你没有告诉工作人员你不会水,你自己隐瞒了不会水的事,所以剧组不承担这个事故,而且你也没事,我劝你想在横店混下去就别纠缠着这个事,到时候结工钱的时候会给你多算一两百的。

    夏贝的脑子转的很快,结合一下刚才的记忆,他意识到一个超极坑的念头,他穿越了!

    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人又催促他起来干活,无奈只能按下震惊的情绪,起来干活,不过他说的一两百?他的命就值这么点钱,连打发乞丐都不够,你瞧不起谁呢!

    收道具,整理剧服,搬箱子,这都是后勤工作组的,夏贝只搬了一会儿,就满头大汗肩膀酸疼。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从一个天王巨星穿越到一个跑龙套的身上,而且相当不起眼,刚才看到自己的容貌,他差点吓得背过气去,一张普通到扔进人群里就找不到的脸,普通的一米七多身高,普通的t恤加牛仔裤,一双黑色老旧的凉鞋,全都在充斥着他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电视剧里不是这么演的,穿越剧的主角不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牛逼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这么寒酸狗血,老天爷,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夏贝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他无力的坐在地上,心思千回万转,怎么也想不通。

    上世自己出道的晚,三十五岁才走向人生巅峰,风光无限,成了最红最火的明星,本以为自己想要的生活要来了,没想到被最好的兄弟抢了资源戴了绿帽子,最后还把他最隐私的相片传到网上,一时之间扑天盖地的舆论把他几乎逼疯,他也一度的颓废,但他很清楚的记着,吊威亚的时候,他没有想不开,更没有想这样卑微的结束自己,是有人动了他的威亚,故意制造成他想不开。只是没想到老天爷这么眷顾他,没死成,还穿越到别人的身上来,这是老天爷对他愧疚的迷补吗,可你也穿得好一点啊,这种普通到一抓一大把的,你让我怎么逆袭啊。

    夏贝苦着脸,一愁未展。

    我说你怎么又坐下了,还干不干,不干趁早滚蛋。那个人又来催促,夏贝感觉到他就是故意的,白了他一眼扶着树站起来,认命似的继续干活,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终于是把活干完了,也到了中午饭点。

    他找了块凉快的地方坐下,拿着一块钱的矿泉水喝,这种廉价的水他以前根本不会喝,可现在唉,形势比人强啊。

    夏贝,这是你的盒饭。话音刚落,抬头就见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朝他飞过来,身体本能的抬手就给打了出去,啪的一声,白色的东西被他打在地上散出米饭。周围有几秒的安静,显然大家都被他吓了一跳,夏贝看着米饭,一脸的尴尬,这是饭盒。

    兄弟,还有饭吗?夏贝尽量微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狼狈。

    一人一份,没有多余的。刚才扔盒饭过来的人一脸无语,他也没想到夏贝出手这么准能打到盒饭。

    夏贝的笑微微僵住,这也太无情了吧!可看着离开的人也很无奈,看向掉地上的盒饭,摸了摸了咕咕叫的肚子,思想上做了一番挣扎,最后还是把盒饭捡起来,捡掉沾土的米饭,大半还是能吃的。嚼着饭,嘴里有沙沙的声音,配着水勉强吞下去,脸色不太好看,当初自己刚进演艺圈的时候,也没受到这种憋屈的待遇,现在既然要干最累的活,吃着掉在地上的饭,别人还冷眼嘲讽,这是什么狗屁穿越,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夏贝的心头就很酸,他妈的谁出来给我说个理啊!硬着头皮把饭吃下去,眼睛有点红,鼻子有点酸,可是没有人来安慰他,哪怕一句你怎么了也没有。

    这个世界比自己的世界还要冷酷无情吗。他揉了揉眼睛,吸了吸鼻子,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想要生活下去就得拼命努力,以现在的这副样子,想靠颜值上位是不可能的事,那就只能靠自己的演技,可是对于一个无钱无势无背影的龙套来说,没有这些做铺垫,他的演技在好个有个屁用,他怎么感觉自己前景堪忧,星光黯淡。

    吃完饭,夏贝很孤单的一个人坐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旧钱包和一把钥匙,钱包里有身份证,身份证是夏贝的名字,二十三岁,还有群演证和一张二十块钱,就没别的东西了,看着这么寒酸的钱包,夏贝哭笑不得,这么寒酸的穿越,这是他妈的吭谁啊!

    第002章 这男人帅到掉渣!

    夏贝没有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叽叽,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悲伤春秋,既然穿越,那就好好生活。

    天黑了,剧组没有收工,因为有一场夜戏,自己没有戏的时候就是组里的搬运工,干一些体力活,没办法,他身无分文,不干活会饿死街头。

    把最后一箱道具搬上车,整个人都有点累瘫了,晚饭就吃那么一点,干了这么多的体力活早消耗光了,从他穿越到这个身体上就没有体息过,简直是残无人道,坑爹坑到他姥姥家去了,好不容易没活了,他拿着一瓶水坐在石阶上体息,赶紧的恢复一点体力。

    不远处演员们正在拍戏,一切苦情戏。

    卡,这场戏还不错,过了过了,大家辛苦了。那边的导演喊了卡,夏贝喝了一口水,无语的摇摇头。

    这种戏也叫不错?女主干巴巴的表情一点感情也没有,就算是有后期处理也敬业一点,最起码流两滴眼泪也行啊。就这么点演技要是放在曾经自己片场上,那连个五十开外的小群演都不如,这里竟然可以当女主角,难到这就是当下女艺人的阶级吗。

    夏贝自言自语,摇头晃脑,正要喝水突然感觉旁边有人,吓的他一大跳,这可是大晚上,又是在郊外,不会遇到鬼吧,必竟他也是穿越者,无神论者不攻自破啊。

    那你觉得,她还缺少什么。一个极冷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夏贝勐得抬头,就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一张俊脸。

    你你是人还是鬼。他已经站起来,看到男人的正脸,突然就心里一阵的不平衡,男人肤若麦色,五官冷峻,眉目深邃,气度非凡,一米九多的身高鹤立鸡群,看似温文尔雅,其实冷傲的生人勿近,西装革履,笔挺的腰身,比曾经的自己还要帅七分,这男人,真他妈的帅到掉渣!

    男人斜了一眼,一逼看傻叉的眼神,我是人。

    夏贝一听他是人就长长的吐了口气,兄弟,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你要是把我吓出个好歹你负责啊。夏贝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从他的气势上来看,这不是个普通人。

    司鳞的眉头就皱了一下,听这语气他是不认识自己,否则也不敢这么无礼。

    说说,她还缺少什么。司鳞没有接他的话茬,他更在意刚才无意听见他的话。

    夏贝挑了一下眉,这人是谁?他干嘛那么关心女主演的好不好?想是这么想,不过他嘴上还是说道,缺太多了,表情干硬,没有情绪,眼神不行,就连台词的对白都没有感情,就她这样的演技能上女主,真不知道导演眼瞎还是投资商冤大头,这种电视剧上了能有多少的收视率?赔本就是跌打的。夏贝很客观的给出自己的评价,做为一个资深演员,他有资格来评判一个人的演技,演技是演员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连点都不符合,那就不是一个好演员。

    你有什么建议?司鳞听了他的话后重新看向片场里那个被司候的女主,眉头不由就皱了起来,冤大头吗。

    我的建议?表情在悲伤一点,眼神和面部都要柔和,就是那一种伤心难过但又很温柔的表情,我觉得这个挺合适。夏贝给出自己的建议,反正也只是随便说说,这个帅哥在无敌也不可能影响到导演的决定。

    但夏贝却想错了,旁边的男人听完他的话后直接走过去,然后就看到导演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然后帅哥跟他说了些什么,导演就朝这边看一眼,哇糟,那男人不会在说自己坏话吧,老兄,你不会真的跑去跟导演提什么建议吗?完了完了,导演又看我了,我要凉菜了。

    第003章 投资大佬的权威

    司总,我觉得这一段挺好,而且现在很晚了,如果重拍会拍到第二天了,那样会耽误到第二天的工作,还是让大家休息吧。导演不太乐意了,他感觉这一段拍的很好。

    我说了,重拍。司鳞完全没有跟他商量的意思,直接下了命令,冷酷的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司总,这、这不太好吧,我是导演,刚才那一段拍的不算完美,但已经很好了。导演脸上的赔笑有点崩不住了,这个司总是出了名的不讲人情,非常严格,说一不二。

    司鳞冷冷的瞟了一眼,我说了,重拍,不要让我说第三遍。霸道总裁气场全开,导演脸上的笑切底的僵硬了,所有人都看向导演。

    陈和颂的脸微微涨红,手里的剧本被他攥的很紧,内心急切的安慰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这是投资商爸爸,没有他的钱根本就开不了机,为了电视剧,为了自己的成名,一定要忍住!忍住!

    司总,你的建议肯定很好,你请说。投资大佬的权威就是任性,陈和颂在心里把司鳞骂了个遍,但脸上还要赔起笑容司候好了。

    司鳞没有马上回答,转头看了眼夏贝的方向,陈和颂也转头看了一下,什么也没看着。

    眼神、表情、情绪都不到位,把脸部和眼神都放温柔一点,表情带上忧伤,忧伤中带着温柔。司鳞把夏贝的意思搬过来讲给导演听,导演听的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建议?这是找茬的吧,一个人怎么可能拍出那么多种情绪,这个司总大半夜不睡觉跑到郊外来突袭检查是什么鬼,还要给自己提意见,他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

    导演心里很火大,可是眼前这个是投资了整部戏的大佬,他随时可以把导演换了,陈和颂继续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能得罪大佬。

    司总这个这个很难做到,一般的人哪里会同时有这么多的情绪。导演很为难,看向那边还在休息的女主,眉头就皱成一个疙瘩。女主也看到了司鳞,眼睛都在冒火花,但她不敢过来,在圈子里大家都知道司总的脾气不好,要是冒然过去他一定会生气的。

    做不到就换人,这一场戏我会看。言下之意如果到时候没有按我要求来拍,那么后果自负。

    司鳞那冷酷居高临下的气压把陈和颂压得有点透不过气,他根本无法反驳,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说司鳞已经转身大步离开,真是来也冲冲去也冲冲,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陈导茫然了,心里一万头草泥马扑过,这大佬能不能给点人性。女主这时走过来,脸上带着激动和兴奋,伸长脖子望司鳞离开的方向,直到她在也看不见才收回目光,激动的问陈导。

    陈导,刚才那个是司总吗?女主的声音很激动,眼睛里都冒出花痴的星星来。

    司总路过来看看,凝云啊,刚才那个戏我们在过一次,你要把眼神和脸部的表情放温柔一点,还要带着一点点的忧伤,温柔里带着忧伤。陈和颂把司鳞的要求提了一下,陆凝云的大眼睛忽闪了两下就愕然了。

    陈导,你在说什么啊?我哪里能同一时间做那么多的表情?陆凝云噗笑了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

    做不出来那就想办法做出来,你不是想知道司总是来干什么的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他是来提意见的,说你的演技不行。陈和颂也不耐烦了,现在都晚上十点多了,还要在过一次,晚上是别想睡觉了。

    陆凝云被陈导吼了一声脸都怔住了,司总说自己的演技不好?他是在关注自己吗?天呐,司总在关注自己!下一秒陆凝云愕然的脸上就浮出一丝花痴和骄傲的笑容,眼里闪烁出光芒,精神亢奋起来。

    第004章 这不是挖坑埋自己吗?

    夏贝站的远,没听清楚他们在讲什么,心里有点后悔不该多嘴。

    夏贝,去把工具箱在搬出来,这场要重新拍。道具组的人在喊夏贝,夏贝看着那个冷酷的男人离开,回头就跑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