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南葵葵星 - 心魔 东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噗呲噗呲是青珛的蜜水伴随抽插发出的声响。

    嗯嗯啊啊是青珛嘴角破碎的呻吟。

    水声俞来俞有洪水泛滥之势,呻吟逐渐表露青珛的失控无助,那只手才加大力道,往着敏感点不由余地的进攻。

    他熟悉她的身体,他向来习惯服侍她,他光从肉体就能轻易让她俯首称臣,可他不甘心于此。

    云来君吐出嘴里的粉晕,手上动作不停,舌尖一点一点从胸口往上,舔舐到青珛的下颌,最后在青珛不描而红的唇上轻轻香了口。

    这样收敛又蜻蜓点水的吻,非常的不合时宜又让人出乎意料,早在云来君的唇点在青珛唇上,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口,等着他的纠缠。

    可云来君只是亲了她一下,手上力道不减,面上沉默深邃的望着青珛。

    青珛身体陷入情欲之中,完全被身上的男人操控,强行让自己清醒着,有些不解又有些埋怨:“东官……”

    “我在。”

    “东……官……啊~~~”

    像是害怕再听见青珛叫他的名字,青珛的呼唤被他陡然加重的力道撞的支离破碎,咿咿呀呀发出不明所以的娇呼,勾人而不知自。

    身下的人已经被自己弄的神志不清,双眼无力的合上,云来君却非要青珛看着自己:“刘扬青珛,睁开眼。”

    青珛茫然无措的仍由云来君差遣,凤眼微张,眼里是一片茫然之色。

    “刘扬青珛,看着我。”

    青珛这才仿佛找到一丝神智,目光定焦在云来君身上:“东官……不要手,珛珛想要你……”

    但云来君似乎有自己的打量,眼色沉沉的望着青珛,手上探索着青珛的秘境,寻到那处就决然进攻。

    青珛刚刚才说过的不要手,此刻却是被撩拨的当场打脸,紧紧夹着不肯放。

    两目对视中,云来君居高临下的宣布:“刘扬青珛,本君心悦你,从未变过。”

    “不要~~~~~”

    青珛尖叫着,身体颤抖起来,伴随着云来君手上的动作,嘴里的告白,她尽然又在他还未真正进入之前就第二次达到顶峰。

    青珛觉得她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了。

    细数见面后的几次亲密,重逢那日各人心中都怀揣着不同又强烈的情感,伴随着云来君的怨怼和不甘,那场战争虽然激烈,但是短暂。青珛能够理解云来君寡欲多年的重新开荤坚持不久,毕竟他那天根本也没打算隐忍。可那日他结束的仓促,她尽然也去的快。

    假以判定为是久别重逢的加持,可在净灵池那几次是让青珛真正感觉到了大快朵颐的酒足饭饱。

    不应该的,青珛根本就没饿过。

    在凡间的时候,魏另能花样百出的手段就已经让青珛这张白纸应付不暇;入了仙籍以后,除开跟魏另能的化身赐由仙君和承微,青珛呆在魔域更是有专门服侍她的男宠。要说技巧,这些人的能力都在云来君之上,清心寡欲的云来君少有欲念缠身的时候,这么多年来,也仅有过她一人。

    但是眼下,云来君一板一眼的简单动作,就让青珛快活不止。

    这让青珛感到不服气,抓住云来君的衣袖撒娇诱哄:“珛珛也喜欢东官。”

    男人有片刻的僵硬,然后探上青珛的脉搏,灵力注入四下探查,确定无碍后才道:“你进阶了。”

    青珛这才摸上自己额心的仙子印,她渡劫了,但是心魔幻境没有打开。

    种种因由在青珛脑海中浮现,并没有找出木灵珠依旧封锁的原因,但青珛却突然明白云来君克制的缘由,他一直担心着她,所以才宁愿忍耐也不愿意在刚刚与她交合。

    这想法又让青珛一阵情动,明明已经泄过两次,但只要想到他的所做,青珛就控制不住自己动情。

    她的欲念居然来自于他的深情。

    浴火夹杂着怒火,青珛猛的抱紧云来君,狂热的吻过去,将人压在身下,急切的想要把人吞进去,拆吃入腹。

    云来君仍由青珛索取,只是在紧要关头侧过头,避开那个猛烈的吻,他目光落在远处,固执的不同身上的人对视:“刘扬青珛,你可要想好了。”

    那一世,他不懂凡间礼数,懵懂无知,和她的纠缠开始的莫名其妙。可现在,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他已知七情六欲,他前几日才忍痛将人割舍,他已经给过她最后的机会。

    “东官,珛珛心里有东官。”

    青珛也是懂他的,在凡间的时候,景东官夜里来找她,时常会因为魏另能前些日子的归家久留而不愿意再跟她亲近,她知道要怎么哄他,却不知道自己眼下的甜言蜜语对云来君来说,代表着怎么样的选择。

    “刘扬青珛,你跑不掉了。”

    云来君一个翻身,转变形式,反守为攻,在青珛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突破层层阻碍,一击命中,直到深处。跟前两次的温吞细致不同,这是滚烫的,跳动的,用尽全力的深入。

    只肖几个来回,青珛便曲起双腿,想要逃离,怎么会这样,他才刚开始,青珛就感到了铺天盖地的快感。

    身下的人想跑,云来君面色阴沉的禁锢住青珛的腰肢,拽着人向自己送过来,又在人被拉回来的瞬间,死死的撞过去。

    这真是太多,受不住了。

    该服软的时候还是得服软,青珛伸出双手,一双美目蕴含雾气,可怜巴巴的:“东官……珛珛疼……”

    她软绵绵的撒娇,云来君便受不住,顺着她的手将人抱起来,动作变的缓慢轻柔:“我弄疼你了?”

    “床上有东西,咯到珛珛到了。”

    两人这才注意到,鸳鸯喜被下铺着的枣生桂子,这让原本怜惜青珛的云来君突然受到刺激,毫无章法的肆虐起来:“那让珛珛在上面。”

    这跟青珛想的不一样,换了个姿势,得来的反而是更凶猛的顶弄,云来君虽然躺在她身下,双手紧紧握着青珛的细腰,抬手将青珛提起的时候力道之大,等青珛失重落下的时候,他还会顶跨直上,尽然比刚刚那个动作还进的更深。

    青珛像在风中摇摆的花枝,只能随着风向时而左右摇摆,时而前后转动,紧紧夹在身体内的硬挺之物随着她的动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珛珛,你夹得我好紧。”

    “啊,珛珛,别那么吸着我不放。”

    云来君失控了,从前不是没有过女上位的姿势,可青珛没用过这样的花招。

    他的失神落在了青珛眼里,她早就受不住了,恨不得要他马上结束才好,青珛放声呻吟,企图快些勾出他的东西。

    “嗯……啊……东官,你弄的珛珛好舒服……”

    “东官,太大了……珛珛不行了……”

    “啊……好深……东官……”

    “东官……不可以……你顶到珛珛花心内了……”

    “东官……不要了……不要了……”

    “疼……”

    因为舍不得,虽然知道插入子宫时是销魂快感,可景东官从前很少进到里边,但青珛今日几次泄身,花门早就打开做好准备,几个深顶就轻而易举的让人顺利造访,云来君此刻即便想要退出,那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珛珛,忍一忍。”

    云来君咬着牙关,用尽全力几个来回,重重释放在青珛身体深处。

    青珛被烫的一个激灵,登上顶峰之时神情涣散,较软无力的直扑扑朝着身下的人倒下。

    云来君把人搂在怀里,喘着气亲吻着青珛的眉眼,也没打算把东西拿出来,反而问道:“珛珛,我弄的你舒服吗?”

    听到青珛娇滴滴的嗯了一声,云来君抱紧了怀里的人儿:“你乖一点,我等下让你更舒服。”

    原本迷糊着的青珛顿时清醒不少,还要继续?

    她刚刚历劫,身子不太吃得消,凝神调息间骤然发现,她与木灵珠的羁绊变的更深了,心魔幻境没有因为她的心愿达成而减弱,反而变得更坚固。

    可云来君没给青珛时间深思,他低头找到青珛的朱唇吻过去,刚刚释放过的物件又昂扬起来,已经就着插入的姿势在青珛体内缓缓行径。

    在新一轮的情欲升起之时,青珛明锐的感觉到,这不是她的心魔。

    在这幻境内,除了她,还有一人心结未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