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南葵葵星 - 荡妇 东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自打青珛升阶后,几次入定都会想起凡间许多往事,而现在身处心魔幻境内见着的景象,只让青珛更觉得这就是在人间。

    云来君坐在溪边柳树下,耳里听着围在他身侧的那群孩童咿咿呀呀念书,手上拿着戒尺跟柳条嬉闹,看起来是漫不经心,实则一旦有人念错字,云来君手中的戒尺就对着桌上的不倒翁戳上那么一下。等到不倒翁倒地又“啵”的声弹起时,犯错的小童就像收到了讯号,赶忙从头念起。

    云来君眼下这副悠哉模样,又好似当年书院里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先生,明明一肚子学问,却什么都不懂,明明清高冷冽的很,又充满顽劣童真。

    可过去和现在始终是不同的。

    珛珛的东官要是远远见着心上人,嘴角便会不自觉的上扬,一边快步朝着她走来,一边大声叮嘱:“我过去便好,珛珛你慢些走,哎,慢些,别跑,小心摔了。”

    而柳树下的云来君只是在感知到青珛小仙的气息后微微侧头道:“调息好了吗?”

    是很稀松平常的举动,类比旁人已经算是过分关心。旁人谁会管你是否心魔缠身,旁人谁会在你调息时周到护法,旁人谁会这样挂心你的修炼结果?

    旁人都不会这样对青珛好,可是东官怎么能跟旁人比?东官是特别的,是不同的。

    也没人把我们的青珛仙子怎么样,可青珛就是难过又委屈,就像那日转过身就空无一人的大殿,他当时尽然真的狠心赶她走,如今也真的是好冷淡。

    “你又在想些什么?”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小姑娘难过的云来君蹙起眉头,小童们便识趣的收拾好书本做鸟兽散状。

    小姑娘近来从入定后醒神,都会有明显发愣的时候,苦着张小脸可怜巴巴的露出愁容,仔细问又问不出个结果。

    云来君觉得问题很严重,早在青珛入定时,他就将整个心魔幻境探查了一番,而后惊讶的发现,此幻境结界之辽阔,以青珛的修为根本无法支撑。那么这便只能是自己的心魔幻境了,因为共用过木灵珠的缘故,又被青珛身上魔气所扰,在云来君踏入心魔幻境的那刻,木灵珠感受到了原主人的到来,产生了不可抗力,混乱之中糅合出个怪异的心魔幻境。

    这样怪异的心魔幻境,表面云淡风轻的云来君其实是束手无策脑袋抠破,他隐隐已经明白,这心魔幻境即是青珛的,也是他的。他们两人有着同样解不开的心结,远在洞房花烛之上,远在像幻境内这样择一小镇甜蜜相伴之上。可他又想不明白那心结是什么?不是跟珛珛永远在一起就好吗,但此刻他还有什么围绕在他心头没化开?难道是因为知道这不是真实?

    云来君想不明白自己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云来君也想不明白,他的珛珛,为什么会跟他有个相同的烦恼?

    云来君的眉头越皱越深,这问题棘手,跟在凡间那个中秋夜以后,在他被迫离开片刻之时,在魏另能清晨提亲之前,在云来君悔恨至今那时发生的那件事不分伯仲的棘手。

    云来君不由得皱眉沉思起来。

    青珛的矫情转瞬即逝,恢复成平常那个聪明伶俐的青珛仙子后还忍不住暗骂自己两声,怎么就因为个男人变得这般玻璃心呢?

    一直找寻不到东官的这些年里,青珛的男宠可没有少养,直到跟承微确定关系,才心痛不已的遣散后宫。是啊,即使是因为要跟承微在一起,青珛送走最宠爱的男宠平帛当晚还是忍不住按着平帛大干了一场。是啊,即使是跟承微在一起了,青珛也从来没觉得承微就应该对她什么样,不该对她怎么样。即使承微丢下青珛去了南海,偶尔才能回来一趟,青珛没觉得不舍只觉得轻松。

    承微不在的日子,青珛很刻苦的在修炼,若是承微回来的太勤打扰了青珛的修行,青珛小仙也是闹小脾气的。只有那种修为小有突破,喜悦找不到人分享,元道仙君的耳朵听的都要起茧子,青珛才会趁着这股高兴劲头赶去南海找承微炫耀。

    多么的独立啊,不用依附着谁,也不用依赖谁,就算是仙魔同修,青珛也靠着自己从散仙修成了正经小仙。青珛自以为这是一种带有阅历的成长,在凡间那遭走下来后,魏另能带给她的伤害都因为景东官留给她的包容抚平,青珛在后来的感情中,学会了保护自己不受伤,也学会不要让对方伤心。即使她有不止一个的男宠,青珛也学会了不让任何人为她难过。

    不要让人伤心,不要再像伤害东官那样,让东官感觉难过了。青珛再回不到凡间那世,天上地下再寻不到东官这人,没有办法跟他说对不起,没有办法弥补他,独自成长的几千年里,青珛能自己琢磨明白的也只有这些。

    可看着面前冥思苦想的云来君,青珛觉得自己这两千年可能是错了。她找东官,不是想要道歉,不是想要弥补,就是想他而已。她也不要什么坚强独立,如果东官是颗树,她非得是寄生的藤蔓狠狠缠绕在他身上,永生永世不得分离。

    喜欢东官,几千年里想着他,挂着他,现在还要缠在人身上。云来君要是这会儿抬头,便能看见青珛能把他吞进肚皮的眼神。

    刘杨青珛家的景东官是去不了南海的,青珛仙子惦记上的云来君就更惨。

    云来君只是专注思索了片刻,目光没有落到那个近来升阶以后变得些许玻璃心的矫情仙子身上,就搞得矫情仙子要使诈。

    青珛捂着眉心,直直的就往后仰去,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晕倒,只有豪赌一把,是摔个头破血流还是重新得到他的关注,青珛在赌,赌自己能赢。

    重逢那日和好的太顺其自然,东官原谅她的太快,床单滚的太早,给青珛营造了人生叁大错觉之一的——他好喜欢我。

    自然,青珛没感觉错,但青珛同样也感觉到了云来君的改变。东官还是东官,东官又不只是东官,这位拥有东官记忆的云来君,她要是再惹人伤了心,他可能就会再像大殿内那般撵人走,可能就会再像眼下这般冷冷淡淡。青珛害怕因为承微的缘故再次伤了云来君的心,可青珛此刻更害怕真的失去东官。

    云来君手疾眼快的将青珛仙子搂在怀中,语气因为关心变得严厉:“刘杨青珛,你再修你那劳什子的邪魔妖法,休怪本君废你修为。”

    语气虽严厉,但是满满关心,说完话就已用灵力探测青珛周身。

    被熟悉的草木清香拥在怀里,青珛心满意足,东官还是关注着她的,就算是走神也留意着她。可是东官又好凶,东官从前可不会这样跟自己说话。

    提醒着自己不要矫情,可还是觉得哪里不是滋味,青珛窝在云来君怀里,闷闷的说:“好难受。”

    确定怀里的小仙子并无大碍,云来君收回灵力:“哪里难受?”

    “心里难受。”

    “你有什么好心里难受的?”

    自打在心魔幻境的洞房花烛夜后,青珛总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奇异。尽管东官在生气,可他是在乎她的,所以才会在那个清晨忍耐着拒绝欢爱,才会督促着自己修炼,才会接连几日跟着幻境内的假人悠哉乐哉的过家家也没再碰过自己。

    他明明是想的,青珛能感觉到,可为什么,为什么东官开始这样对自己了。

    青珛拉着云来君的手放在左胸口,娇娇滴滴就是要勾人:“东官凶珛珛,珛珛心里好难受。”

    明白怀里的人儿在撒娇,云来君担忧的那份心松下,替人揉着胸口:“多难受?”

    不揉还好,这一揉是真的非常难受,久别重逢早就应该缠缠绵绵大战叁百回合,可初相遇短短一回就导致青珛神魂不稳;净灵池那次倒是酣畅淋漓,但完事以后就开始了冷战,开始了大殿撵人;在心魔幻境内的洞房花烛夜弥补了心中多年来的遗憾,可那应该只是个甜蜜故事的开始,哪里有云来君这样除了催促新婚妻子调息凝神就再不碰娘子的夫君呢?

    被云来君体贴的揉着胸口,青珛觉得自己要疯了,自己应当变得更像魔女了,不然她怎么会这样淫荡,这样急切的想再次跟东官交缠在一起。

    “东官~”女子脆生生的娇呼。

    “怎么?”男子简单却隐忍的回答。

    “东官~东官~珛珛难受。”

    “哪儿难受?”看着怀里的姑娘抓着自己的衣领强忍着不露出呻吟,云来君这才将手掌下移,发狠用力抓紧那团软肉:“这儿吗?”

    青天白日柳树下,在东官面前始终时不时就浮现出席草城里姑娘娇羞的刘杨青珛,将头在云来君的坏里埋的更深,就是不回答。

    云来君不紧不慢的揉着酥胸,胯下猛兽一点一点抬头苏醒,可他还是那么镇定自若,很耐心的复尔又问一遍:“这里要是不难受,本君便不再替青珛仙子轻揉了。”

    “难受,就是这儿难受。”再受不住云来君这些欲擒故纵的伎俩,青珛难耐的挺着胸脯,开始了属于自己的进攻:“珛珛的胸儿难受,涨的好疼,要东官含两口才能好。”

    “哼,荡妇。”一把大力捏下去,任凭软肉在掌心四溢,可也顾不上这些粗暴,如果可以,他还想更残忍一点。

    云来君再难忍耐,这几日他已经憋到极限,叼着雪乳狠狠咬下去之前还再强调着:“你个荡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